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最後一次投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最後一次投票

 2018-11-07 10:14
洪博學認為,老共信誓旦旦2020要奪取台灣,用甚麼方法還難預料,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你月底這一票,會決定是不是最後一次投票。圖/取自pixabay
洪博學認為,老共信誓旦旦2020要奪取台灣,用甚麼方法還難預料,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你月底這一票,會決定是不是最後一次投票。圖/取自pixabay

老共信誓旦旦2020要奪取台灣,用甚麼方法還難預料,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你月底這一票,會決定是不是最後一次投票。

投票並不代表民主的全部,卻可能毀滅剛剛萌芽的民主

2000年,敘利亞的獨裁者老阿賽德過世,由醫生兒子接掌政權,年輕的兒子企圖心很強,希望在腐敗的土地上進行改革,規劃透過民主投票選舉,釋放政治犯,進行土改,但是,沒想到,一場美意卻變成悲劇,歷經長年乾旱的打擊,敘利亞腐敗的土地,經不起折騰,派系利益紛擾,這場改革最後演變成內戰,多個宗教政治派系交戰18年,人民付出無數生命代價,難民四處奔逃,現在的敘利亞,再度回到威權統治。

2010年,茉莉花革命以來,許多懷抱激情,走向民主的國家,只是曇花一現,最終回復威權,值得台灣人警惕。

寫「美國的民主」一書的作者托克維爾說:「對一個積弱的政府,最危險的時刻,就是發動改革」,歷經馬政府八年「親中政策」,台灣經濟政治,處於衰弱狀態,內部已經被老共侵蝕,中國以「經濟統合」謀取台灣,壓力迫在眉睫,因此引爆太陽花公民運動,促使民進黨在2016年,有機會上台全面執政,新政府滿載台灣人民期望,啟動各項改革,企圖改變台灣體質,如今,國家是否因改革獲利,尚未可知,但是,很顯然,改革牛步和散漫,導致已經失去部分民心,加上改革進程,因為國民黨的杯葛而受阻,受沿用的政務官,立場搖擺,執政黨內派系矛盾,突顯於政策上,改革魄力不足,終於造成民進黨腹背受敵,以至於年底選情困頓,國民黨黨國威權可能藉此重返,尤其是民進黨為了「喜樂島公投台獨案」,與台派切割,這些台派人士,本來是支持改革的重大族群,結果是使選情雪上加霜,於是,當台派朋友告訴我,「年底將要用選票教訓民進黨」,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擔心的是,民進黨如果在地方選舉大敗,2020總統大選,鐘擺擺不回來,不只是逼迫台灣走向親中道路,遠離美國,更嚴重的是接受一個中國,台灣成為北京的玩偶,台灣人最終將失去投票權利,甚至連言論自由也受限,變成第二個香港,美國雖然反對中國以武力併吞台灣,但是,無法反對台灣以和平方式被併吞,我勸這位獨派朋友,要三思投票啊。

 

民主混亂是威權復辟溫床

台灣的民主發展,從1988年解嚴開始,剛剛走過30年,比起美國240年的民主發展,台灣的根基很淺,尚未進入民主穩固期,如同法蘭西斯福山所說:「這樣的民主很脆弱,最容易被威權或專制顛覆」,因為民主帶來混亂,剛掌權力者仍在學習,行政緩慢,缺乏效率,會使人懷念威權獨裁的好處,所以,一但民進黨年底大敗,國民黨復辟成功,甚至紅色代理人掌握政權,這將是台灣人的悲劇,未來永無翻身機會。

這場選戰中,一開始,民進黨就忽略老共的文宣手法,於是,我看到民進黨對付第五縱隊在台的文宣部隊,顯得有心無力,「有人懷疑民進黨內部對老共放水」,居然各地選情,都出現五五波的局面,令人膽戰心驚。

以高雄來看,國民黨文宣手法,就是走老共的套路,用民主對抗,包裝威權復辟,先把高雄定位老窮城市,宣傳如何賺錢,如同馬克思所說:「貧窮是共產黨生長的溫床」,果然,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靠著「又老又窮的高雄」文宣話術,以候選人草莽形象,配合網軍嘩眾取寵,迷惑選民,居然把一場9比1的選戰,打成5比5,使這場選舉,在全台掀起萬丈聲浪。

至於台中方面,反空汙本身就是假議題,因為不管貧富,地位高低,沒有人喜歡髒空氣,只有中國這種專制國家,才可以下令關閉工廠,甚至禁行汽車,禁燒煤球,以便讓京城看見藍天,台灣空汙超過三分之一來自中國,請問;用投票可以改變甚麼?但是,連這樣的假議題,都可以列入公投,甚至影響選票,可以想見;台灣人民腦殘的程度,多麼嚴重。

所有政治,都無法避免「恩庇伺從主義」觀念,民主政治也是如此,執政者也是利益分配者,擁有文官和政務官圍繞,成為幫閒或伺從,在野政黨候選人,也藉著選前的承諾,加上選後的報答,以此攏絡人心,也因此;再爛的候選人,甚至流氓黑道,也可以找到追隨者,如此觀察所謂「耍嘴皮的韓流」,身旁助選人物,就可以理解了。

這場選舉沒有藍綠,只有綠營和紅營的博弈

其次,民主政治的設計,通常是為了防止國家走向專制獨裁,但是,民主從來就無法防範金錢病毒介入,在這次選舉中,國民黨口口聲聲黨產被查禁,沒錢吃泡麵,但是,花錢買廣告,並不手軟,可以想見;背後有老共買單的影子,調查局說:「已經掌握33個特定候選人,拿了老共的金錢,還有3個傳媒被收買,甚至還有大量金錢介入選舉賭盤,干預選舉」,也希望調查局不要光說不練,在選前快速公布名字,坦白說;這場選舉中,已經沒有藍營,只是綠營和紅色陣營的博弈。

胡適說;「獨立比民主來的重要」,意思是指缺乏獨立思辨判斷的公民社會,民主通常會帶來悲劇,也因此,假新聞和假民調興風作亂之下,其實都在考驗台灣公民社會,是否具備獨立思辨的人格。

我從不諱言,高二那一年,一時激情,就加入國民黨,沒多久,因為黨費支用問題,和小組長槓上,終於退出國民黨,自有投票權以來,我從未投票給國民黨政治人物。

年輕時代,曾經在新聞界打滾多年,認識不少藍營政治人物,有一年立委選舉,一位藍營政治人物找我,希望我協助做文宣,我告訴他,「我從來不支持國民黨,除非你們改成台灣國民黨」,他聽了,悻悻而去。

政治大染缸使人錯亂

因為不支持國民黨,2014年那場台北市長選舉,我寫了幾篇「貶連頌柯」的文章,支持墨綠的柯文哲,現在想起來,總覺得有些愧疚,倒不是感覺受騙,只覺得自己道行太淺,識人不明,或許政治大染缸,真的會使人錯亂,所以這次投票堅定立場,以下列舉我不支持國民黨理由:

第一,我不支持國民黨,絕非因為某種偏見,我也相信國民黨內也有好人,但是,從1945年二戰結束,國民黨以託管名義強佔台灣,名實不正,一個政治失敗政黨,不承認失去中國,和一個政治成功政黨,得隴望蜀,國共兩黨,遙相呼應,皆屬於「大中國主義者」,以至於今天的台灣,陷入內戰七十年風暴,國共兩黨持續糾纏不清,創下歷史奇蹟,但是,中國人和台灣人,同樣在這個奇蹟中,失去生命尊嚴。

第二,有一個笑話說,美國送給日本兩顆原子彈,但是,後來卻以民主憲政,改造軍國主義日本,但是,美國送給台灣一個國民黨,卻使台灣無法自決獨立,到現在還是一個不正常國家,台灣企圖成為有正常憲法,有正常國號,有正常領土,美麗旗幟和國歌的國家,這個夢想,絕不可能在國民黨沒有死透以前完成。

第三,中國國民黨一直維持法西斯本質,並非一個民主政黨,這個黨沒想過改名為台灣國民黨,原因很簡單,不想承認自己在中國打敗仗,不承認國共內戰已經結束,甚至要欺騙台灣人接受「被共產黨統治,也是幸福的」,這樣的論調,放眼全世界,沒有一個政黨,把併吞他國,或被他國併吞,變成自己政黨的黨綱,就如同共產黨把併吞台灣,列入黨綱憲法,尤其以發動戰爭併吞他國,根本就是預告犯下戰爭罪,支持這樣的國民黨,就是支持犯罪。

第四,美國從圍堵中國,演變成對抗中國,因為美國看出中國稱霸世界野心,企圖讓全球接受共產擴張的事實,中國的野心想要實現,第一步就是奪取台灣,國民黨一但奪權成功,國共兩黨肯定合體,國力如虎添翼,有更大機會打破美國第一島鏈布局,中國把台海和南海直接納為內海,威嚇韓國和日本以及周邊民主國家,先稱霸亞洲,才可能和美國叫版,持續稱霸世界,為了避免全球兩個強國,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爆發戰爭,使台灣捲入戰火,台灣最好的處境和責任,就是永遠武裝獨立,成為正常國家,進入國際保護行列,但是,只要國民黨在台灣一息尚存,這個讓台灣永遠獨立的理想,就會受到挑戰,因為國共兩黨是雙胞胎,這兩個黨心意相通,話說回來,雙胞胎的軟弱處就是右邊死亡,左邊也會活不久,因此,讓國民黨在台灣結束營業,就是共產黨在中國結束營業的開始,中國失去邪惡老共,自由民主的一天,才會降臨中國大地,人民才有幸福可言,也才有世界和平的日子。

第五,民主政治必須有在野黨制衡,但是,民主政治常態化的原則,是不能主張這個國家要併入其他國家,有關領土變更或改國號,及制定憲法,是人民公投創制權利,台灣應該培植另一個愛台灣的本土政黨,而不是主張台灣要被中國併吞,或要併吞中國的政黨。

以上五點,說出我為何不支持國民黨,以及不支持「隱藏版共產黨」的理由,這些紅色代理政客,臉上都寫愛台灣,把拚經濟掛在嘴上,痛罵「統獨惡鬥」,卻絕口不提「願意接受中國併吞」,藉此欺騙選民,只為博取選票。

這篇文章,也寫給想用選票教訓民進黨的朋友們,希望你快樂投票,但是,誠懇呼籲,我很不希望你的這一票,是葬送民主台灣的最後一次投票。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