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網路嚴打與皇帝崇拜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網路嚴打與皇帝崇拜

2017-06-27 09:36
習近平費力打造的不過是一件皇帝的新衣,他赤身裸體站在舞台中央,成為全球笑料,自己偏偏渾然不知。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習近平費力打造的不過是一件皇帝的新衣,他赤身裸體站在舞台中央,成為全球笑料,自己偏偏渾然不知。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中共十九大前夕,鄧小平時代所形成的「要文鬥不要武鬥」的黨內共識被棄如敝屣,各派系權力爭奪不再是討價還價、玩弄平衡,而是進入了毛澤東時代之後四十年來最尖銳、最血腥的場景,非得「你死」,才能「我活」,已經不能一起開「圓桌會議」了。

向網路媒體開刀,連娛樂資訊也遭殃

被強敵環繞的習近平,再也沒有上台之初的「自信」,他一手發動網絡嚴打,一手掀起皇帝崇拜,不是左右逢源,乃是左支右絀——無論是日漸覺醒的民間社會,還是離心離德的文武百官,都讓習近平感到處處威脅、步步驚心。他希望能兩手抓、兩手硬,但他真有毛澤東的本領嗎?

首先,習近平下手整治官方越來越難於操控的社會輿論,對影響巨大的網路媒體開刀。中共宣傳部對報紙、電視等傳統媒體的控制可謂密不透風,民眾早已對官媒失去了信任,有多少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會看央視的新聞聯播和《人民日報》呢?他們轉而到網路社交媒體尋找一些有意義和有價值的資訊。

習近平哪能容許高高的網路長城出現漏洞?6月22日,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聲明,要求「新浪微博」、「ACFUN」和「鳳凰網」等網站關停其視聽節目服務。聲明說,這些網站大量播放「不符合國家規定的時政類視聽節目和宣揚負面言論的社會評論性節目」。此前,5月25日廣電總局即發佈公告稱,騰訊公司違反國家規定「傳播自採自製的時政社會類視聽節目、直播新聞節目、大量播放低俗節目」,因此受到總局四次約談,並受到整改和處罰。

自由資訊,在習近平眼中就是洪水猛獸。6月1日,廣電總局公佈了《關於進一步加強網路視聽節目創作播出管理的通知》,宣稱近年來發展迅速的網路視聽節目「存在著價值扭曲、娛樂至上、內容低俗、品質低劣、格調低下、語言失範等問題,亟需加強引導,及時整治」。該《通知》強調,「要大力弘揚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堅決抵制各種詆毀主流思想和主流價值的內容,堅決反對歪曲歷史、美化反動、調侃崇高、否定英模的錯誤傾向」。

廣電總局是中宣部的傳聲筒,而中宣部乃是拿著習近平頒發的御旨來行事。既然上峰有令,嘍囉們立即快速行動,大量「不談國事,只談風月」的所謂「低俗」微信帳號被永久關閉。原來以為走庸俗路線可以生存下來的那些微信帳號,紛紛遭遇滅頂之災。很多從不關心言論自由、只希望「娛樂至死」的民眾,對此百思不得其解:我們從未對黨國大業指手劃腳地「妄議」,難道我們的「低俗」亦危害到了黨鐵桶般的統治?他們不明白的事實是:在當局大肆打造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的背景下,任何吹捧娛樂明星的做法都是「政治不正確」。習近平嫉妒那些娛樂人物所得到的真心追捧,嫉妒連彭麗媛和女兒也迷戀的韓劇中的帥哥美女。他下命令説,歌星、影星、球星不能被當作天上的星星來追捧,星星豈能跟「當代紅太陽」爭輝呢?

官場溜鬚拍馬,連學界也舔習

在「網路嚴打」緊鑼密鼓展開的同時,毛時代的個人崇拜又死灰復燃。中國不能沒有皇帝,沒有皇帝人民無法正常生活。文革在中國從未真正結束,只是暫時化為潛流罷了。薄熙來在重慶掀起區域性的小型文革,以此挑戰半死不活的胡溫中央,並企圖推翻由習近平接班的佈局。習近平當然不能容忍薄熙來問鼎大位的野心,一手將薄熙來送入監獄。然而,習近平本人缺乏基本的想像力和創造力,腹中空空,治國無方,更不敢開展民主化的嘗試。於是,他只能竊取薄熙來那套「唱紅打黑」的把戲,將「重慶凖文革」拓展爲「全國凖文革」。

要搞文革,先要神話領袖。因為善於溜鬚拍馬而從湖北省委書記上調為天津市委書記的李鴻忠,在這新一輪的造神運動中當然是一馬當先。李鴻忠嘗到了拍馬屁的甜頭,繼續拍下去,或許就能由封疆大吏「入局」,升格爲「黨和國家領導人」。李鴻忠在天津官場發表講話説,確立習核心是基於「時代呼喚、歷史選擇、人民意願、實踐締造」的必然結果,是「黨和人民、國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有網友諷刺説:「天津離北京那麼近,吹多了領導人容易聽到。」在官場上,人們不以李鴻忠之作為為恥,而是爭先恐後效法之。

顧炎武説,士之無恥,乃是國恥。若顧炎武看到今日中國官場及學界之無恥,必定會覺得明末之官場和學界與之相比,簡直就是浪蕩妓女與良家婦女之差距。當今中國學界之墮落,不讓於官場。在一份剛剛出台的《2017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年度專案立項名單》中,僅以「習近平總書記」打頭的就差不多立了一百項,遍及人文社會科學的所有學科。試舉幾例為證:《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意識形態工作思想的總體性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化自信思想的理論內涵和文化使命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治國理政的倫理精神研究》、《習近平總書記的科技創新思想與世界科技強國戰略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中國道路思想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執政為民思想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依規治黨思想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家風建設的重要論述研究》……甚至還有一個立項研究題目名叫《國外關於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思想研究評析》,真不知作者能從哪裡找到國外研究習近平思想的「原始材料」?

毛澤東時代,確實有中共在第三世界的「難兄難弟」以及西方國家的極左派學習和推崇毛澤東思想;習近平時代,就連唯一的「小弟」北韓的金正恩都不買習近平的帳,即便習近平通過「一帶一路」等外援計劃「大撒幣」,也似乎沒有哪個中亞窮國對其五體投地、感激涕零。有網友評論説:「不知道說的是哪一個國外,是孔子學院還是大使館出錢辦的中國文化中心?」

習近平費力打造的不過是一件皇帝的新衣,他赤身裸體地站在舞台中央,成為全球笑料,自己偏偏渾然不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