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小心,民主化到一半的國家最危險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小心,民主化到一半的國家最危險

2017-07-15 15:48
「民主化到一半的國家最危險」,普丁統治下的俄羅斯,是最典型的例子。圖/Wiki, www.kremlin.ru, CC3.0
「民主化到一半的國家最危險」,普丁統治下的俄羅斯,是最典型的例子。圖/Wiki, www.kremlin.ru, CC3.0

劉曉波去世,總統臉書致悼,立即引來譏刺,說總統只知劉曉波,不知李明哲何在?不過,不論是譏刺總統者還是總統本人,似乎都有個共同的信仰,那就是中國的民主自由。蔡英文引用劉曉波文章「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而李明哲則是因為想前往中國促進中國民主自由而被捕。

中國的民主自由關台灣何事?有一派說法認為中國民主化對台灣的安全有利,因為民主化的中國不會隨意以戰爭威脅民主化的台灣,真的嗎?台灣人面對這種關鍵存亡問題,萬萬不可一廂情願。

關於民主化的迷思

這種民主化論調來自於兩個虛幻的迷思:其一是「成熟民主國家不會輕易發動戰爭」,的確不會輕易發動,但不表示不發動,美國出兵豬玀灣,出兵巴拿馬,也曾鎮壓波多黎告獨立起義,英國毫不猶豫的就出兵福克蘭群島;第二個迷思是「成熟民主國家之間彼此不會互相交戰」,這是因為冷戰期間民主陣營有共同敵人,當然不容易「網內互打」,而冷戰結束後,國際秩序延續至今,所以目前看來相安無事,不代表成熟民主國家之間真的永遠不會發生戰爭。

更致命的一點是,一個國家不會一夜之間從不民主國家成為成熟民主國家,中間總要經歷漫長的民主化過程。翻開血淋淋的民主化歷史,一個國家民主化到一半的時候,往往是侵略性最高、最危險、最恐怖的時候。

這串血淋淋歷史,可從法國大革命說起。法國的立憲民主化運動很快崩潰成大革命,不只國王上了斷頭台,連溫和革命派如羅蘭夫人也上了斷頭台,最後連把他們送上斷頭台的羅伯斯比爾自己也上了斷頭台。很快的,民主化不只造成法國天下大亂死傷慘重,更波及全歐洲,因為天下大亂中出了拿破崙,開啟橫掃全歐的拿破崙戰爭。

這時的美國才剛獨立,從專制的英國統治下脫離建立共和民主國家,這個新生民主國家馬上在歐洲發生拿破崙戰爭時趁亂投機,於1812年出兵當時還是英國殖民地的加拿大,導致英軍報復而打了「第二次獨立戰爭」,連白宮都被燒毀。美國最後和英國談和,但還是沒放棄向外侵略擴張的「昭昭天命」:一邊迫害、殘殺印地安人奪佔土地,又併吞德州而與墨西哥發生美墨戰爭;之後因為新設太多州,使得奴隸州與非奴隸州的州權發生潛在不平衡,引發南北戰爭。在這樣的慘痛教訓後,美國的擴張胃口才終於大大減小,並於美西戰爭後完全停止。

對中國民主化,不要太一廂情願

但這股民主化災難回到歐洲,當德意志帝國建立時,表面上有議會,卻只有顧問功能,實際上由王權完全獨裁的「開明專制」體系,這樣的王權統治,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崩潰,開啟了威瑪共和的民主化時代。結果如何?我們都很熟悉,威瑪共和成為希特勒崛起的溫床,緊接著就是捷克遭殃、波蘭遭殃,然後捲起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地球的另一端,當日本明治維新立憲時參考歐洲各國憲法,最後覺得德國開明專制最好,於是日本的「民主化」就抄襲了德國,其實一點也不民主。但即使是這樣半吊子的民主化,也很快就讓日本走上侵略之路,干預朝鮮而引爆1895年的甲午戰爭;之後更強挑帝俄,日日進逼中國東北,並在之後建立滿州國,又繼續向中國華北侵略。日本蠶食中國引起美、英、中、荷的「ABCD包圍網」,惡向膽邊生的日本選擇偷襲珍珠港,引爆二戰太平洋戰爭。最後一個血淋淋的例子,就是蘇聯垮台後的俄羅斯。民主化到一半的俄羅斯,出兵鎮壓車臣,出兵喬治亞,更干預烏克蘭並奪佔克里米亞。

台灣自己的民主化過程,在「寧靜革命」下沒有太大波折,而由於有強大的中國威脅,台灣自我防禦都來不及了,不可能還分兵去侵略別人。因此台灣人把民主化想得很簡單,以為每天做生意,過了幾十年,自然就民主化了,這種極度天真,很可能會為台灣帶來危險。在人類歷史上,民主化絕對不是像台灣人心目中這樣平順,而是都要付出大量鮮血作為代價,不只本國人要犧牲慘重,連無辜的鄰國也要陪葬。有理性的台灣人,對要不要在極權中國推動民主化,恐怕得再三斟酌。

台灣自己的民主都尚未成熟,吾人應該致力於台灣的民主化,及早讓台灣成為成熟的民主國家,在此之前,還是少管別國的閒事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