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辯論會馮光遠臉書同步作答:台灣人支持台獨有何不對?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辯論會馮光遠臉書同步作答:台灣人支持台獨有何不對?

 2014-11-08 00:57
台北市長首場電視辯論,馮光遠不缺席,在臉書上同步作答。(黃謙賢攝)
台北市長首場電視辯論,馮光遠不缺席,在臉書上同步作答。(黃謙賢攝)

台北市長首場電視辯論賽昨(7)晚登場,僅管賽前無黨籍候選人馮光遠頻頻喊話又抗議,希望三立電視台能給「更生人」一個機會,但最後仍只邀請了柯、連兩位候選人,馮光遠再次痛批,這不但是對台北市長候選人的不尊重,更是對所有台北市民的歧視。

馮光遠表示,由於台北市長選舉是攸關台北市未來發展的重要過程,也是所有台北市民最重要的選擇,因此,雖然沒有參與辯論,競選團隊仍在臉書上,針對所有提問回答,以更尊重台北市民的方式參與這場辯論。

馮光遠首先向大家問好,接著嘲諷「本來應該要問候其他六位可敬的對手,可惜除了柯醫師、連先生以外的五位候選人,都未獲邀,以致於無從問候起」。馮光遠於申論時表示,他從文化人、創意人,成為一個社會運動者,看到了國家因為政治人物的私心私利,因為政黨惡鬥,因為缺乏想像力的執政者,陷於困境。他提倡「小確幸,大是非」,確立價值,讓每個人在公平正義的環境下追求自己的幸福,並提出「四新」發展理念:新城市、新經濟、新治理、新民主。

針對公民團體提問,有關勞動權益與女性職場保障,馮光遠認為勞動權益必須由政府帶頭,因此拒絕使用派遣員工;在性平辦公室的設置上,要從只具諮詢功能,轉換為透過市長賦予預算審議、決策與統計調查等實質權力,落實性別平等的資源分配。

找回台灣民主靈魂 注入屬於「人」的生氣

至於台灣競爭力論壇問到MG149帳戶問題及法治等問題,馮光遠回答,市政府是受市民付託的公務機關,並不是針對特定利益團體利益的營利機構,單純的競爭力、GDP數字的追求,卻不重視福祉的創造與分配的正義,事實上,不符合公務機關存在的目的

有關台北市青年創業會問的國家認同議題等,馮光遠說,不論提問者說的台獨是指「新憲法、新國家、新國號」,或是沿用目前國號的獨立國家,或是維持一個似國家非國家的現狀,他都贊成。他說,提問者似乎認為台獨是不對的,他不知道一個台灣人支持台獨有什麼不對?

馮光遠反對使用核能,因核能產生台灣無法處理的廢料,使用核能與否,是政治決定,不是技術決定。在都市計劃、發展方面,馮光遠希望,每一位市民對台北市的任何想法,都可以藉由主動發起投票的方式來實現,將會推動台北市的公民投票自治條例。

最後,馮光遠強調,他參選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台北市民,能夠看到藍綠對決外的不同風景,他不能也不應該在這場辯論會中缺席,所以決定採取這種從所未見的方式,來參與這場辯論會,為台灣這已經伊於胡底的困境,注入屬於「人」的生氣。

馮光遠辯論全文如下:

【前言】

今(7)日晚間三立電視台舉辦了台北市長選舉「兩位」候選人的辯論,馮光遠競選團隊表示,由於此次辯論並沒有邀請所有的候選人參與,這不但是對台北市長候選人的不尊重,更是對所有台北市民的歧視。由於台北市長選舉,是攸關台北市未來發展的重要過程,也是所有台北市民最重要的選擇,因此馮光遠團隊認為,我們雖然沒有參與辯論,但我們仍然應該要提出本團隊針對所有提問的看法,以更尊重台北市民的方式,來參與這場辯論。

請大家來看看我們怎麼說,也請轉貼、分享,謝謝。

【馮光遠競選團隊主申論】

各位市民朋友大家好。

接下來,本來應該要問候主持人、在場嘉賓,其他六位可敬的對手。可惜現實是,除了柯醫師、連先生以外的五位候選人,都未獲邀參與辯論,以致於無從問候起。

對於同為市長參選人的其他五位參選人完全被忽略,不能在全體市民的共見共聞下,暢談他們的理念,我們認為,這是所有台北市民的損失。因此,馮光遠競選辦公室,決定即時、同步,以文字回答此次辯論會所有的問題。對於往後的每一次辯論會,亦將比照辦理。

馮光遠從文化人、創意人,成為一個社會運動者,看到了國家因為政治人物的私心私利,因為政黨惡鬥,因為缺乏想像力的執政者,陷於困境。

馮光遠參選,提倡的是「小確幸,大是非」,首先確立價值,我們對於國家遠景的價值,對於世代正義的價值,對於人權與法治的價值,而後,每個人可以在公平正義的環境下,追求自己的幸福。

從參選至今,我和我的團隊,陸續提出了許多政見,其中不少是其他候選人所不敢碰觸的問題,因為我相信,解決政治僵局的方法,唯有跳脫表象,直接訴諸價值的確立。

柯醫師,以為超越藍綠,就是無黨籍,就是不參加政黨活動,其實是答非所問,最多只是稱為是對現況的一種荒謬的反動。實則,有價值,不必曰藍綠。

面對千頭萬緒的市政,需要的是以市民的公益為念,以台灣未來為念,更要民主的骨架和開放的胸襟,及公共性的思維。我將以此價值作為我施政的標竿,創造台北市永續發展的基礎。

我們的發展理念可以用「四新」來說明:新城市、新經濟、新治理、新民主:

新城市:我們對城市定位與發展願景為「環境.人文.多元尊重.宜居安居.永續的臺北城」,透過政府與全體市民的共同協力發展,使臺北城成為具有深厚人文底藴,並具備可持續發展的、宜居新台北。

新經濟:我們不要再落入GDP的分配陷阱,我們要告別低成本壓榨勞工的奴役。我們不需要BOT與地產炒作,環境不能再受傷,人權價值不能交易。要發展新經濟模式,我們應該開始重視文化內涵、尊重知識專業、實踐分配正義,才能實現台北新經濟。

新治理:城市治理不只談廉潔、不只講績效,城市治理不是只有大型建設。完善的城市治理要由下而上,讓市民充分參與,以市民生活為主體。全民參與、負責透明、公正法治、充分回應。

新民主:民主,是由下而上的決策。民主,是透明資訊與必要監督。民主,是全體市民作主,是全民監督、全民審議、全民投票。

新城市、新經濟、新治理、新民主;我們一起看見新台北。

【公民提問(一)】

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問:勞動權益問題與女性職場保障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勞動權益必須由政府帶頭,因此我的台北市政府首先要拒絕使用派遣員工。使用派遣工是台灣勞動條件惡化最明顯的癥兆之一,這已經是近來探討台灣勞動環境時,最常被提出來討論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從台北市政府本身帶頭翻轉這個惡化勞動環境的施政作為。

我們認為,不僅是台北市政府本身的施政要符合勞動權的公平正義,同時我們也將透過同樣的施政理念,透過制度規定,打造尊重勞動權益的台北市,譬如說「人權條款」,實際上則為與台北市政府有業務往來的合作廠商參與市府勞務或採購契約的基本要求。若是發現廠商有「血汗勞動」的情形,則市府不會與之合作。再者,廠商在參與市府合作的勞務契約時,也必須要通過台北市政府的勞動檢查,藉此讓台北市政府可以起一個帶頭的作用,帶動台北市民營企業跟隨公部門的勞動標準。

在性別勞動平等政策上,同樣可以透過制度性的作法,透過勞動檢查,將性平意識放進去作為檢查項目,達到由市政府帶頭在勞動環境中注入尊重性別的概念。另外在性平辦公室的設置上,我們要讓性平辦公室從目前只具有諮詢功能,轉換為透過市長賦予預算審議、決策與統計調查等實質權力,透過實質決策的權力來落實性別平等的資源分配。

【公民提問(二)】

台灣競爭力論壇問:MG149帳戶問題、法治的遵守、如何提升台灣產業競爭力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台北市政府是受市民付託的公務機關,並不是針對特定利益團體利益的營利機構。單純的競爭力、GDP數字的追求,卻不重視福祉的創造與分配的正義,事實上,不符合公務機關存在的目的,也不是當前台灣社會的迫切需求。公共利益必須被最大化,即意味著,除了亮麗的數字之外,還要在分配與效能上予以強化,也就是「質」的追求,而不是財團財報的利益要最大化。市政府存在的目的是作為市民的守護,這裡面,需要效能,需要無微不致,需要無所遺漏,卻不是什麼可能深化剝削結構的「競爭力」。

法治的基礎就是制定良好的制度並且確實的執行。譬如說最近的食安問題,難道我們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嗎?不,我們可以從食材履歷的檢驗、環保檢查、勞動檢查,以及透過制定自治條例,提出包括「三振條款」、市府「代位求償」、集中回收處理甚至主動發起公益訴訟等。這些,有的還需要以利地方自治條例方式立法,但我們相信,建立制度,落實執行就能夠解決食安問題。

貪污腐敗的問題,其實在於制度的缺失,造成結構性的漏洞與利益集團尋租猖獗。制度性的基礎,在於價值的確立。公共性的利益源於公眾參與共議後的確信與守護。確立後的價值與制度才能作為遵從與規範的依據,也才讓公共運作得以適正。

【公民提問(三)】

台北市青年創業會問:國家認同議題與青年就業及競爭力議題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針對第一個問題,我要說,不論提問者說的台獨是指「新憲法、新國家、新國號」,或是沿用目前國號的獨立國家,或是維持一個似國家非國家的現狀,我都贊成。

提問者似乎認為台獨是不對的。我不知道一個台灣人支持台獨有什麼不對?我們不會說一個美國人支持美獨不對,我們不會說一個中國人反對外國干涉內政不對,但我們卻質疑一個台灣人支持台獨,這不是很奇怪嗎?重點是,我們應該要認同台灣這塊土地,形成以台灣為主體的「生命共同體」。

而第二個問題談到青年政策,這點我們就必須理解到,青年政策要談的是一種世代關係,是世代群體的權力結構問題,也是社會資源安排的問題。

對此我們主張透過「青年社會支持體系」來「撐青年」,從就學、就業、創業、居住等層面,以政策支持青年族群的生涯發展,強化青年世代成為中堅角色,方可支撐整體社會及其未來。

青年政策事關世代權力結構與社會資源的分配正義,所以在我們主張的「青年社會支持體系」裡面,我們要擴大青年公共事務參與的機會,包括政策形成乃至於公共職務等。

我們認為,青年問題應該策定整體的配套政策與措施,才是對「青年政策」正確的理解方向與解決。透過「青年社會支持體系」,我們一起讓「社會撐青年,青年創時代」。

【公民提問(四)】

台灣防暴聯盟問:家暴防治、婦女平等安全、女性歧視與言語暴力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在婦女權益平等的政策上,馮光遠團隊主張,台北市政府可以透過將性平辦公室從諮詢性的組織提升為實質參與政策、預算與決策的審議單位。我們認為,從市政府本身開始,打造一個性別友善的職場環境是這一切的開始。同時,我們也會在勞動檢查上,加入性別友善條件的審視,並且落實檢查與督導。而對於弱勢或遭受侵害者必須積極提供保護。保護不是消極性回應,而是必須讓受創者撫慰、療癒與扶助與再出發,這將是我們的主張,也是我們的目標。

另外我們的居宅政策中,也將社區化作為主軸之一,而社區化就是將長照、托育等透過社區總體規劃,讓婦女可以擺脫只能把所有心力放在家庭,而能夠透過家戶合作的方式,讓他有時間去發展自我。並作為參與社會或重新參與社會的基礎。

歧視,其實來自偏見與無知,性別平等必須建立在認知與同理。因此,關於性別教育,我們主張從校園做起,開設性別學程,同時也培育性別師資,讓性別教育可以從國小國中校園開始,透過教育,透過認識多元價值並立的社會實態,互相尊重而成熟的多元性別觀念才能落實。

【公民提問(五)】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問:核能議題與食安問題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我反對台灣使用核能,因為核能會產生台灣無法處理的廢料。而且核災一旦發生,所波及的範圍之大,是台灣無法承受的。

使用核能與否,是政治決定,不是技術決定。這是當前政府的擁核說詞所不敢面對的。既然反核的理念已成為國民的共識,政府當然有義務提出解決方案。

在核電依然存在的情況下,我將舉辦年度「核災疏散計畫兵棋推演」,邀請相關單位,共同來驗證目前的應變計畫是否可行,以督促相關單位改善,以充足災害準備。

同時,我們也要將核能的風險與成本揭露,並促使中央政府改變對核電的依賴,以永續發展的思考,發展太陽能、地熱、小型風力發電等綠能,及相關配套措施。

而對於食品安全問題,我們亦提出:

一、食品製造商及銷售商,依法應負同等責任;

二、對於在勞動人權、環保、食安屢次檢查不合格的廠商,市府將撤銷其商業登記;

三、若食安問題已發生,政府將先行賠償,再代替民眾向廠商進行訴訟,或提起「公益訴訟」,為市民爭取權益;

四、市府統一監督廢棄物回收作業,並推動食材認證。

我相信,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念茲在茲的,應該是對於如何保障市民的生命健康與身家財產安全。

【公民提問(六)】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問:都市計劃、都市更新、都市發展

馮光遠競選團隊回答:

我希望,每一位市民朋友,對於屬於台北市的事務任何想法,都可以藉由主動發起投票的方式來實現。因此我將會推動台北市的公民投票自治條例。

台北市的公民投票自治條例和現行的公民投票制度不一樣。台北市的公投自治條例,小到一個里或數個里的事務,都可以是公投的對象。當然公投的連署數會降低,投票也會採取簡單多數決。

另外台北市公民投票自治條例,將仿效選舉罷免法的補助金規定,凡是公投提案募集了足夠的連署、得以成案之後,將給予提案人補助金,償還他推動公眾議題的付出。

市民參與市政,不是只有事後的監督、揭弊,讓每一位市民樂於提出他對城市的想法,才是真正的參與。

而「居」,恰是我所有政策的核心概念,讓台北市真正成為「宜居」的城市,就是我的政策核心。關於居宅,我的政策重點有三個:

一、代租代管:政府代租代管,專責機構承辦租管業務,社會住宅以租代建平抑房價,老屋拉皮回春,老舊社區街區整理微都更,

二、清查市產:清查市府空間、空地,小規模興建社會住宅,閒置空間社區管委會決議用途,

三、善用容積獎勵:停止聯開BOT,容積獎勵歸公有,避免大規模社會住宅標籤化為貧民區,容積空間由社區管委會決議用途。

【馮光遠競選團隊結辯】

時間過的很快,這次的辯論會也已經到了尾聲,進入了結辯的階段。

雖然我馮光遠未獲邀請,但是因為一直以來,我參選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台北市民,能夠看到藍綠對決以外的不同風景,我與我的競選團隊,認為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在這場難得的辯論會中缺席,所以決定採取這種從所未見的方式,來參與這場辯論會,不知結果大家是否滿意。

台北市屬於台北市民,這不該是個口號,作為主人的台北市民,應該有權得知所有企盼參與建設台北市的候選人及其團隊對台北市的願景,然後依據理智的理解與判斷,做出市民的共同決定。當選舉淪為純粹黨派之爭或是利益團體尋租之時,所謂的市民作為城市的主人將將只是美麗的的口號。

今日,台北乃至台灣的社會,充滿著不公與不義,而這樣的不公不義,不僅來自於個別人的失德與失序,更重要的是,我們本該憑恃與信賴的社會政治經濟結構已經產生崩潰的危機也已不再可供持續。我們所面對的問題,是結構的不義,是可持續發展不再可以期待,林林總總的問題,都是攸關公眾,也唯有透過公共價值的建設與提升,並且共同改善打造,才能徹底改變我們所面臨的問題。

台灣社會之所以喪失信任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台灣社會早已喪失了對於民主價值的堅持。所以關於這回的參選,我和我的團隊一開始所擬定的選戰方向,就是定調高舉「價值」。

我們以為,民主價值落實於市政之上,應該從「居」出發。追求「安居」與「宜居」,於是我們可以在這個城市中樂業、實踐理想、並且追求卓越。從而,福祉追求的公共價值,市政府扮演的是透過治理的路徑,讓市民的福祉成為可能。

城市的建構治理,是一種理念的實踐。這並不是一個人或一群人的意志與意圖的率性,而是廣大市民的共同參與的過程。

這些年來,為了選舉的輸贏,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最主要的就是失去了我們對於民主價值的堅持。

我和我的競選團隊不是不知道,參與這回選舉,勝選的機會是很小的,但對我們來說,這次的參選,就好像台灣的靈魂一樣,我們是要為台灣這已經伊於胡底的困境,注入屬於「人」的生氣。

我們雖然沒有資源,就好像靈魂沒有重量,卻是能夠讓一個生命圓滿的重要條件。透過這次的參選,我們要將價值表述出來,像是台灣的人權、台灣的民主、台灣的法治、台灣的自由,台灣的獨立等等。

為了一時的輸贏,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我們把這些正常民主國家都該有的東西,透過這次的選舉不斷的訴求,這是一種浪漫,屬於靈魂的浪漫;這同時也是一種堅持,擁有主體的堅持。

我是馮光遠,我希望透過我和競選團隊的堅持,讓我們再一次,一同找回台灣民主的靈魂。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