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奧運人系列/看報「應徵」練滑雪 苗栗囝仔翁明義三度攻奧寫歷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奧運人系列/看報「應徵」練滑雪 苗栗囝仔翁明義三度攻奧寫歷史

系列三/他,三次參加冬奧,歷經「中華民國」、「退賽事件」到「中華台北」三樣情,15年選手生涯也練就流利德語和好廚藝;因緣際會還成了奧會梅花旗的設計者

 2016-09-05 09:10
翁明義高工畢業投入滑雪運動,之後曾三度獲選冬奧國手。圖/翁明義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翁明義高工畢業投入滑雪運動,之後曾三度獲選冬奧國手。圖/翁明義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身著筆挺的襯衫、戴著斯文的眼鏡,64歲的翁明義十足企業人士形象,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是運動員出身,還是三屆冬季奧運國手。在那個封閉的年代,運動員不是願意吃苦就可以,在戒嚴時期,半夜路跑練體能可能「被逮」;外滙管制,只發給一張機票就得自行去歐洲參加「講習」。

如此刻苦艱難,卻讓翁明義練出十八般武藝,為了與外國人溝通,練出流利德文;為了在經費不足中存活,練就「麵疙瘩」好手藝;學機械、懂製圖的他,還被臨危授命設計了中華奧會梅花旗。儘管人生早已開創出運動之外的道路,代理德國氣動工具、事業有成,但他仍說:「就是因為我是『奧運人』,才獲得德國公司信賴與尊敬,體育,造成了我的一生。」

翁明義,1952年生,苗栗通霄人。平凡的苗栗囝仔,1969年他從省立大甲高級農工職業學校(現改制國立大甲高級工業職業學校)機械科畢業,但升學考試沒考好,因緣際會,在昔日師長招手下,北上來到台北體專(現改制為台北市立大學)當技工,邊工作、邊準備重考。

大學落榜生  看報參加雪訓人生轉彎

當時,林務局和滑雪協會登報開辦滑雪訓練課程,勾起了17歲的翁明義好奇心而報名,「覺得滑雪耶、好特別!」他說。隔年,他再參加滑雪協會的幹部訓練。

雖然只學了一年、還算菜鳥,但因為他在體專工作之餘,加入剛成立的橄欖球隊,體能訓練有底子;又主動找國外的外文資料進修,練到癡狂時,在平地時也模擬滑雪基本動作。

1970年底,翁明義再上合歡山參加幹訓,當時包括已故中華奧會副祕書長、曾以選手及行政人員身份17度參與奧運的陳雲銘等人,都準備參加1972日本札幌冬季奧運、那是亞洲國家首度舉辦冬奧,日本NHK電視台特地來台拍攝台灣選手的雪訓。

他回憶,那時合歡山一夜大雪,位在海拔3150公尺的松雪樓,一樓整個被雪蓋掉了。雪實在太大了,NHK拍攝小組下不了山,四輪傳動的吉普車又上不了山來載人,最後拍攝小組只能徒步慢慢下山,結果翁明義背著攝影器材,「滑」著幫忙運送下山,之後再自行涉雪走回松雪樓。

雖然不是體育科班出身,但滑雪帶給翁明義快樂與成就感,在國內的成績超過許多體育科班生。1973年,滑雪協會決定送幾位選手出國受訓,翁明義是其中之一,如今提起,他仍十分亢奮說:「那是我第一次搭飛機出國呀!」

但那時他有兵役問題,「其他人都先飛了,我後來得自己一個人飛。」他從松山機場出發,先飛香港、轉安曼、再轉飛目的地奧地利,20幾個小時的飛行,雖然興奮、也很緊張。翁明義笑說,「想去訓練,只能勇敢闖江湖啊!」


當年參加雪協合歡山幹訓,競爭頗激烈,不過翁明義很快脫穎而出。圖/翁明義提供

半夜跑步被當「壞份子」 勤練射擊致耳鳴

退伍後,在當時奧會主席沈家銘提攜下,翁明義進入中華奧會上班,擔任國際關係組的助理。因為沈很照顧選手,選手們都管他叫「沈老闆」,也因為「老闆」一句話,翁明義拒絕美國教練高薪挖角,與當時冬奧國手梁仁貴、陳雲銘號稱「奧會三劍客」,處理大小事務。

不過,就算進了奧會工作,練習還是不荒廢,白天上班、下班就練跑步。但那個戒嚴時期,半夜在街上跑步,還招來「關切」。

翁明義笑說,當時在國內競爭頗激烈,很多人為了拚國手資格,想盡辦法「偷練」,即使當年奧會為了「旗歌」問題整天開會,會開到晚上10點,下了班還是去練跑步,「我跟梁仁貴兩個,從朱崙街奧會,跑到大直實踐家專(現為實踐大學台北校區),再跑回來奧會。」

有一回在冬夜裡,因為比較晚出發,三更半夜跑得滿身大汗的翁明義,因為先跑到實踐,警察還來關切,「他們以為我是『壞份子』,我解釋半天說在訓練,後來阿貴也跑來了,警察才知道我沒騙他,放我們走。」

1976年2月上旬,不滿24歲的翁明義入選了人生第一次的冬季奧運,參加結合射擊和滑雪的冬季兩項比賽。

由於台灣雪季很短,滑雪很難與全年到頭都有雪場可練習的歐洲選手抗衡,因此翁想在射擊上勝過歐洲選手。服兵役時進入陸戰隊射擊隊,曾練到槍的表尺座都裂開,加上當時還沒有使用隔音耳罩等保護措施的觀念,「我到現在右耳還經常耳鳴得厲害,算是一種職業傷害。」翁明義說。

為了提升成績,什麼苦都不怕。他回憶,那時每回出國比賽,每每從雪場回到選手村,見到歐洲選手已悠閒喝起下午茶,「但我們台灣代表團的選手,都只能躲回房間裡,用橡皮筋綁手臂,再繼續苦練。」

苦練德文 贏得國際友誼省下器材費

但當年一般人出國不容易,有機會出國訓練和比賽,讓翁明義視野大開,他發現,「去滑雪比賽或訓練的地方,很多都是鄉下,沒人講英文,德文反而比較流通。」之後便決心補習德文。下了班,晚上就去德國文化中心上課,報了周一、周四晚上的課,一次上兩個半小時,一心想把德文學好的他,後來連周二、周五也去,「真的很努力,就是想把德文學好,聽啊、寫啊、溝通都要行。」

服役的海軍陸戰隊射訓隊讓他「自主管理」,晚上他也外出上德文課。當時奠定的德語基礎和能力,後來非常有用,「後來去法國等歐洲國家比賽,有的連大會都不願意用英文,我會德文,交了很多朋友。」

有回,他擔任教練帶隊到歐洲訓練,協會讓他帶了一筆器材費供選手使用,但翁明義憑藉著語文能力和友情,省下了歐洲的器材開支,「我後來用這筆錢,添購了75套設備,買回來送回合歡山訓練用,希望能培育更多滑雪人才。」

歐洲移訓還得打工  誤把夜壼當湯鍋

想盡辦法出國訓練,但出國訓練或比賽,經費人力都有限,選手常必須身兼數職,去開會、當領隊。住宿、吃飯、生活都要自己搞定。

翁明義回憶,有一年到奧地利去訓練,回國時遇上三月復活節、航線班機全滿沒空位,又沒錢,只有等待一周,等旺季過去、撿便宜機位。這一周的時間,只得在當地去找零工、支付生活費。

當時找到蓋房子的小工,工資一小時僅5奧地利先令、約合台幣10元,翁明義和隊友被分配到用獨輪車、運送蓋房子的材料,他們做得又快又好,原本老闆認為一天的工作量,他們一小時就做完。原本一星期的工作,還提早收工,老闆開車載他們去觀光不說,還主動將工資加到時薪35奧地利先令,更不收他們伙食費。「老闆真的都看在眼裡,所以我常告訴年輕人,工作時不必先討價還價,好好做最重要。」翁明義得意的說。

出國也一定要帶鍋子自己煮食,在歐洲,動物內臟原本是賣給狗吃的,「但比較便宜,還是買回來煮。」買麵粉也比麵條划算,所以最常買一袋麵粉回來做麵疙瘩,「我現在最拿手的就是這一道了。」

翁明義回憶,有次帶隊到義大利,為了國旗,跟大會開會開到很晚回旅館,選手熱心要煮麵給他吃,在床頭櫃拿了「鍋子」洗乾淨煮麵,後來才發現竟是「夜壺」,本來是歐洲人冬天讓老人家「方便」用的,現在想來真是哭笑不得。

還有一次,他被派去歐洲擔任教練講習兩周,但協會只給了他一張「華航機票」,生活費無著。他只有把較貴的華航機會換成最便宜的巴基斯坦航空機票,「華航機票要7萬多,但巴基斯坦大約3萬多,省下將近4萬元的錢做兩周的生活費,但是巴基斯坦的飛機真的挺恐佈,當時飛到半空中看到飛機漏油,迫降維修再飛,卻衝好幾次衝不起來,嚇得我臉色發白,現在想想都覺得,命是撿回來的。」

從「中華民國」到「中華台北」 親手設計的奧會旗取代國旗

比經濟環境更窘迫的,是台灣的國際情勢。

1980年,翁明義人生第二次入選冬奧國手,他和代表團人都到了美國寧靜湖,因為旗、歌問題,美國拒讓台灣代表團進入選手村,「我們住在外面等。團本部一度還考慮,我成績比較好,留我一個人比賽。」原本都已經拆解的槍,一度又組裝好,但最終,考量比賽還是有風險,「全團退出那屆冬奧」,也是冬奧史上唯一的政治杯葛事件。

1981年沈家銘和國際奧會主席簽下了「洛桑協定」,「奧會模式」就此確立。學生時代曾在課堂上學過製圖的翁明義,當時被委以重任,成為中華奧會旗幟設計人,他手繪設計了多款旗幟,「最後挑了其中五幅,送去給(蔣)經國先生挑選。」

誰都不願意,拿著不是自己國家的國旗出賽,儘管那面旗幟是自己設計的。翁明義的感觸可能比台灣任何一個運動選手都深,他有美術設計天份,曾穿著自己設計、直式書寫「中華民國」四個大字的滑雪服出賽;也曾在歐巡賽中因為大會沒有準備國旗,自己去買布、畫圖,手縫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會場升起。怎料,日後在奧運會場上,取代自己情感最深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竟是他親手設計出的奧會梅花旗。

1984年南斯拉夫塞拉耶佛冬奧他再度站上奧運舞台,並擔任掌旗官,手持親手設計的會旗入場,眼淚往肚子裡吞,這也是翁明義最後一次參賽冬奧,同年,32歲的翁明義創業,之後重拾書本、完成自己的升學計畫。

最近,翁明義找出當年他手繪奧運會旗設計原稿的其中三幅,端詳說:「現在再看,如果硬要選一幅,還是目前的梅花旗較好,另外幾幅似乎軍事意味較濃。」




當年翁明義基於機械製圖專長,手繪設計了好幾款奧會會旗,讓總統蔣經國審。圖/翁明義提供

1969年接觸滑雪、1984年退役,15年間,翁明義結識無數外國朋友,至今許多都保持聯繫。64歲的他,每年仍持續滑雪,也帶妻子、女兒進入滑雪世界,女兒翁鄭蓉18歲,今年擔任我國參加利樂漢瑪青年冬奧(第二屆青年冬奧,位在挪威)的青年大使。

回想當年,「苦一點也好,現在才有故事回味。」他認為,運動改變他的人生、也造就了他的人生。他常說,「設定目標,使命必達。」是他一直在實踐的人生哲學,當年在運動界,追求進步的毅力、方法及運動精神,是他後來成功創業的重要因素。「一路走來,受到的幫助很多、遇到的貴人很多。」這也讓翁明義很早就告訴自己,「有能力也要助人」。

如今除了想栽培台灣滑雪新秀、參加冬奧,近兩年,翁明義和幾位老奧運國手,正在籌備發起「奧運人協會」,希望更積極地回饋社會。 翁明義以自身為例,告訴年輕運動員,要增強自己的競爭力,技術之外、語文和國際友誼都極其珍貴,也會是自己一輩子的資產。


想盡辦法訓練,是老國手追求進步的自我要求。圖/翁明義提供


1976年,翁明義首度參加冬奧,背後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與各國並列。圖/翁明義提供


1975年世錦賽,翁明義設計比賽服,首創「中華民國」字樣直寫的例子。圖/翁明義提供


如今翁明義已是成功企業家,希望回饋體壇、提攜後進。圖/郭文宏攝

《奧運人系列專題》
系列一/從自備國旗到自繪會旗 那年,老國手這樣守護台灣
系列二/沙地練滑雪、出賽兼衛國 台灣冬奧的「飛躍奇蹟」
系列四/最悲情的天才神射手 杜台興 6次入奧2度「被迫退賽」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