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從修法進度看財團醫院改革的照妖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從修法進度看財團醫院改革的照妖鏡

 2017-10-30 12:54
立法院正在修訂『醫療法』以矯正醫院財團法人的弊端,法案審議結果就看第35條、第46條能否修訂成功。圖/李秉芳(資料照)
立法院正在修訂『醫療法』以矯正醫院財團法人的弊端,法案審議結果就看第35條、第46條能否修訂成功。圖/李秉芳(資料照)

行政院針對財團醫院許多積非成是的弊病提出『醫療法』修正案,劉建國等20位委員連署對『醫療法』最關鍵的第35條提出修正案,主要目的都是要矯正目前醫院財團法人以公益非營利性法人,卻享受比營利性的保險公司更優惠有利又可世襲傳家型「免稅控股公司」的荒謬現象,讓財團醫院法人能回歸「公益法人」而非「財團機構」的設立初衷。該『醫療法』修正案的通過與否,將考驗已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對醫院財團法人的真實態度。

在法理上明確醫院財團法人公益定位

財團法人是「法人」,不是「財團」。「捐助」不是「投資」,捐助者在捐贈之後的第一時間,在法律上與捐贈資產已毫無關聯;因此,「捐助人」絕對不是財團法人的所有人或經營者,更不允許在家族世襲的免稅傳承下將財團法人衍生繁殖。財團法人的資產必須是由捐助人以公益性的完全付出,財團法人的資產不應該成為捐助人可控制的私有財產,醫院財團法人更是財團法人中的模範生才對,這些論點在法理上是絕對的清晰,毫無模糊空間可言。

醫院財團法人的營運,首重「病患就診」與「醫護工作」,切勿想追求「成本降低、績效評比」,醫療機構必須由醫療人員領導管理,絕不允許以行政凌駕醫療的組織結構或運作形態,因行政凌駕醫療是公認的所有過度醫療的主要根源。醫院財團法人的「年度結餘」,除在法律規範下用於籌措公益活動所需之財源外,僅能使用於改善醫護環境、提升醫療品質等公益用途,或適當員工福利與社會責任,藉此補強政府醫療體系之不足,嘉惠全民的健康,才合乎設立的初衷,醫院財團法人做為營利投資公司的主體性,在法理是不合法也不恰當的。

若醫院財團法人成為上市公司大股東,甚至化身為享有稅捐優惠的控股公司,乃是法令不彰、政府長年未管理下的變形產物,讓非營利性的醫院財團法人享受比營利性保險公司更優惠的待遇,形成社會的不公平競爭,長期以來已逐漸扭曲正常醫療體系的發展。

必須修法約束醫院財團法人營利性運作

〈醫療法第35條修正案〉會支持醫院財團法人可投資上市公司股票,是以籌措公益醫療所需的財源,但醫院財團法人董事會不可有派任被投資公司董監事「介入公司經營」的行為。因為,醫院財團法人的資 金,源自善心者的捐贈,或政府的獎勵與補助。如果容許醫院財團法人以資金投資公司,並爭取上市公司董監事席次及經營權,這是明目張膽的營利驅使,實與財團法人公益的設立初衷背道而馳。

圖/網路CC授權  http://cc0.wfublog.com/
現行醫療法第 46 條行政院版的修正案將「年度醫療收入結餘」, 修改為「年度收入結餘」非常值得贊同。圖/網路CC授權   

政府於多年以來不允許營利性的保險公司,派任被投資公司的董監事及行使表決權,即立意限制保險公司對一般企業的不公平競爭。政府對營利事業管理的準則是如此嚴謹,怎麼非營利事業的醫院財團法人卻如此放任,實令人不解。政府如果繼續進而容許醫院財團法人之捐助人(或董事)的繼承人,透過財團法人之指派,不必繳納遺產稅,以「永遠的大股東」之姿,長期掌握所投資上市公司的董事席次及經營權,已違反公平競爭原則與人民納稅義務的普世價值,更公然違反醫院財團法人公益性的初衷,對比政府對保險公司的廣大投資股東們的不公平待遇,對社會上保險公司股東人的施政不公平性,昭然若揭,莫此為甚!

另現行醫療法第 46 條行政院版的修正案將「年度醫療收入結餘」, 修改為「年度收入結餘」非常值得贊同。因就法律上「非醫療收入」 就是因為醫院經營的「醫療收入」所產生的附帶利益,兩者不可分,因而加總成為「年度收入結餘」是天經地意的事,醫院財團法人要逃避「非醫療收入」納入「年度收入結餘」的理由,是完全不合理也於法無據的。

立法院正在修訂『醫療法』以矯正醫院財團法人的弊端,法案審議結果就看第35條、第46條能否修訂成功。因『醫療法』修法的影響非常深遠,社會將可容忍短期的落日條款以解決長期的病態結構,但醫院財團法人設置初衷的公益性,是不容以任何立法取巧方式扭曲。特別感謝立委們對『醫療法』修正案的提案與支持,這將是完全執政民進黨的考驗,全民的眼光是雪亮的,天佑台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