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國際社會救援獄中重病黃琦刻不容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國際社會救援獄中重病黃琦刻不容緩

 2018-09-13 18:42
中國「六四天網」負責人黄琦因揭發四川地震中,幾十處校園豆腐渣工程,卻被中共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關押已600多天。圖/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網路影片
中國「六四天網」負責人黄琦因揭發四川地震中,幾十處校園豆腐渣工程,卻被中共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關押已600多天。圖/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網路影片

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中,一頭被埋廢墟下36天奇蹟生還的豬,被中共政府賜名為「豬堅強」。四川建川博物館為其專門打造了一個「豬堅強之家」,有專屬的臥室和餐廳。每天,「豬堅強」不上網不看報,慵懶地睡著,任由游客瞻仰拍照,過著養尊處優的幸福生活。

同樣是512汶川大地震,四川人黃琦在28天的時間內連續13次組團前往德陽、绵陽北川、汶川、都江堰等重災區贈送救災物資,曝光了地震中幾十處校園豆腐渣工程致死中小學生案,卻被中共當局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這是黃琦人生中的第二次入獄。

2000年,黃琦因「天網」刊登有關「六四」、法輪功、反腐敗等敏感文章第一次入獄。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刑期五年。2005年刑滿出獄時,已被折磨罹患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風濕等各種疾病。

在中國這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奇葩國家,黨的「核心」習近平告訴全世界:中國人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與此同時,2016年11月,黃琦第三次被中共當局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關押,至今已有640多天失去自由。在綿陽市看守所內,黃琦被體罰,被毆打,被檢察官杜鵬,馬自強等人在病重時多次提訊,以刑訊逼供手段強迫承認控罪。

黃琦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被視為中國異議網絡先驅。他與前妻曾麗於1998年成立「成都天網尋人諮詢服務事務所」,1999年開啟「六四天網」。因為持續披露公共事件、人權訊息,「與無權、無勢、無名的弱者同行」,成為了中共政權的眼中釘,心頭剌。像中國數不清的異議人士民運人士一樣,黃琦「不是在看守所和監獄中,就是行走在前往看守所和監獄的路上。」

喜歡標榜「依法治國」的中共當局希望在世人面前導演一場黃琦公開認罪的大戲,「四川省公安廳打擊天網黃琦方案」的劇本已編好,公檢法「劇組」已粉墨登場,偏偏碰上了主角黃琦是「如果強迫我認罪,最終只能得到一具屍體(黃琦語)」的錚錚鐵漢。當局無奈取消了原定于2018年6月20日在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的庭審,開庭變得遙遙無期。

綿陽市檢察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批捕黃琦,緣于黃琦在天網上公布了一份涉及訪民的《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訴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諷刺的是,在這個「遍地是機密」的中國,這份「國家級絕密文件」是由中共綿陽市遊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主動出示給訪民陳天茂,並允許陳天茂進行拍照,而身為中共干部的黃兵主任并沒被控洩密仍在原單位工作。

其實,明眼人一看便知,所謂的「提供秘密罪」,只是當局打壓黃琦的借口。從2016年11月開始,中國當局強力封殺民間維權網站,先後抓捕了四川的「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湖北「民生觀察」網負責人劉飛躍,「權利運動」負責人、「翻牆網」執行主編的甄江華等。在中共的邏輯中,打壓異議是原因,羅織罪名是手段,關押折磨是目的。

劉曉波「被肝癌」至死不被釋放,楊天水「被腦癌」保外就醫一個月之后死亡,如今,黃琦的母親,現年已經85歲的蒲文清女士本週三(12日)接受中央廣播電臺「為人民服務——楊憲宏時間」訪談時稱,黃琦目前在看守所的情況非常糟糕,全身浮腫,肌酐值高達214,腎功能衰竭嚴重,體重下降二十多斤,如果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黃琦極有可能成為「劉曉波第二」被中共關死在獄中,

黃琦被抓捕后,蒲文清也被當局非法關押19天,遭受到多次恐嚇,房子被當局更換門鎖,致使有家不能回。親朋好友也在中共當局的警告下不敢和她有任何的來往。85歲的蒲文清女士疾病纏身,無人照顧,生活困苦,卻依然堅信黃琦無罪,沒有放棄救援她的兒子。

這位堅強的母親在訪談中哽咽著說:「我請求國際組織、媒體為黃琦呼籲。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見到兒子回家,我死也瞑目。」

※本文整理自​中央廣播電臺「為人民服務——楊憲宏時間」訪談內容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