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促使金管會嚴陣以待的寶佳集團,背後錯綜複雜的人事佈局大解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促使金管會嚴陣以待的寶佳集團,背後錯綜複雜的人事佈局大解密

 2018-05-10 11:46
此外,在顧立雄喊出「金金分離」以後,立法院內也出現了國民黨立委的反彈與施壓。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三位國民黨財經立委,狂轟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費鴻泰在3月26日質詢時還舉台新彰銀案為例,質疑顧立雄是要幫助台新金控取得彰銀經營權。圖/張家銘
此外,在顧立雄喊出「金金分離」以後,立法院內也出現了國民黨立委的反彈與施壓。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三位國民黨財經立委,狂轟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費鴻泰在3月26日質詢時還舉台新彰銀案為例,質疑顧立雄是要幫助台新金控取得彰銀經營權。圖/張家銘

金管會(5月8日)預告,銀行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會將「金金分離」原則正式入法,此舉必將影響金融市場即將到來的董事會選舉。修法之後,若違反金金分離原則,將處以最高1000萬元罰鍰。且金管會不排除祭出第61-1條「帝王條款」,以有礙銀行健全經營之虞,直接解除董監事職務。此外其他懲罰上限也提高。這次修法又被稱為「寶佳條款」,正是為了規範財團插旗金融業,維持金融安定性。然而這與「寶佳」有什麼關係?

野心蓬勃的寶佳,實力雄厚的金主們

「寶佳」指的是近來震撼金融圈的寶佳建設集團,從2016年就收購三信銀、中信金、玉山金、新光金、台新金、永豐金與華票股份,其中台新金與永豐金持股更是高達9%,擁有問鼎董事席次的實力。但此舉卻引發金融市場的騷動,尤其是被盯上的台新、永豐兩家金控的公司派,更是惴惴不安。

寶佳買入台新金、永豐金9%股份,自然是為了進入董事會,但是為了規避「大股東適格性審查」的10%門檻,寶佳集團採用迂迴戰術,購入逼近但不超過10%的股份。等待董事會選戰時,再與戰友聯手出擊。寶佳林家宏的戰友有誰呢?就是國寶集團董事長朱國榮、樺福遠航集團董事長張綱維。(連結

這幾位金主早在去年的三信商銀改選中合作,展現出龐大資產與控股能力,並拿下五席董事。但是張綱維的這場戰役並不光彩,因為張綱維實際上是以4%持股,加上7家轉投資公司,徵求委託書的方式拿下董事席次。此舉規避了「大股東適格性審查」,對於金融秩序的穩定,已經不只是隱憂,而是直接的威脅。

至於朱國榮與林家宏的緊密關係,則可以從他們的手下大將說起。寶佳資產管理執行長唐楚烈、朱國榮賞識的龍邦國際興業財務部協理唐浩天,兩個人是親戚,唐浩天是唐楚烈的姪子。而且唐楚烈的背景,是受陳冲一路提拔的公股銀行高層,曾任合庫證券董事長與彰銀總經理。(連結

金融圈複雜佈局背後牽動的黨政高層

只要稍微對國內金融業風暴有瞭解的讀者,應該都耳聞過「台新彰銀案」這一個重大國內金控併購爭議。台新金與彰銀的糾葛至今未決,而寶佳聘用唐楚烈壓陣,也是為了對決唐在彰銀時代交手過的勁敵台新金。

細究唐楚烈的公股銀行背景,更會發現前行政院長陳冲,也在這些金融佈局中著力甚深。陳冲現在正任職「財團法人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財團法人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正是由建築業龍頭的寶佳集團出資,基金會內多是以陳冲為核心的前朝金融官員。透過他們的金融專業與人脈,不斷地從產業界角度遊說金融政策。

此外,在顧立雄喊出「金金分離」以後,立法院內也出現了國民黨立委的反彈與施壓。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三位國民黨財經立委,狂轟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費鴻泰在3月26日質詢時還舉台新彰銀案為例,質疑顧立雄是要幫助台新金控取得彰銀經營權。但即使國民黨立委們擺出架勢捍衛公股,拒絕顧立雄的「金金分離」政策,實際上也不會是捍衛公股,而是為了守護國民黨長年執政下,建立的財金幫「政商共生模式」。(上報報導:【內幕】究責慶富聯貸案換3董座 打破老藍男壟斷公股行庫 連結

陳冲底下的合庫幫,就是公股高層小圈圈的一個例證,除了陳冲自己出任寶佳出資的「財團法人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幾個月前在慶富案落馬的前合庫金董事長廖燦昌,過去也是吳敦義跟前的紅人。

唐楚烈從合庫證券董事長卸任後,轉任的彰銀內部高層也是自成小圈圈。現在的彰銀董事長張明道在上任以來,連年發生十億以上虧損,卻在慶富案受到財政部輕縱,得以全身而退,更透過操作呆帳提列的手法,使慶富案的虧損,不傷及彰銀百億營收的財報。

金管會應嚴守「金金分離」與「產金分離」的底線

前面扼要說明了寶佳林家宏、國寶朱國榮、樺福張綱維的金融實力與股權合作,以及國民黨黨政高層、公股銀行高層如何互相交織成綿密的共生網絡。但筆者也不是要反對任何人投資,而是要強調投資必須遵守規範,不要規避審查。金融圈一旦失序,對社會的傷害都是難以估量的。

因此,金融監理,不可能縱放財團規避「大股東適格性審查」,必須針對實質關係人去做規範。何況過去幾年之中,台灣已經發生過多起違反關係人交易的事件。例如:永豐金何壽川父子,與遠雄集團趙藤雄父子,將旗下金融事業的存保款項,挪到私人口袋內;或者如前面提到的朱國榮在2014年,爆出利用國寶人壽資金炒作龍邦建設股價,這些都是惡例。

如果金管會不能實質審查這些大股東,那台灣金融秩序將會蕩然無存。故此,金管會應嚴守「金金分離」與「產金分離」的金融監理底線,並且好好把握這次的修法機會,調整台灣的法規標準,才能夠保障大眾的資產安全,以及促進金融產業的健全運作。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