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董事長的愛情禮物-永遠的社頭鄉長魏陳春惠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董事長的愛情禮物-永遠的社頭鄉長魏陳春惠

 2016-07-11 22:48
簡介:

社頭鄉近年來因為有幾位熱心人士的推動,讓社頭的在地小旅行遠近馳名。其中遊客最感到溫暖的,就屬前鄉長魏陳春惠家經營的琨蒂絲襪廠。而織襪廠董娘會去選鄉長,原來是老董獻給老婆的「愛的禮物」。(圖:陳婉真)

台灣女性從政有各種不同的理由,從早期的代夫出征,到現在的女性總統,理由不一而足,唯獨擔任過社頭鄉第13及14屆鄉長(1998~2006)的魏陳春惠,她從政的理由只因為擔任織襪大廠董事長的老公一句話:

 「老公說,家裡生意做得還可以,所以他想讓我的人生有個美好的回憶,希望我這一輩子嫁給他不致後悔。」

 「我說,為什麼你不自己參選?他說因為他脾氣不好,容易得罪人,不適合選舉。還說我命中帶有官印,一定選得上。」魏陳春惠說。

 老公魏和衷是10個兄弟姐妹中的老大,父親魏國瑝原本是沿街叫賣胭脂、水粉、髮油等「雜細仔」生意,甚至連醬油都賣,兄弟長大後慢慢做起鞋帶、襪子、鬆緊帶等工廠;因為兄弟都擅長經營生意,紡織業剛有尼龍絲時,也曾轉型做尼龍絲加工、成衣外銷,最後幾位兄弟都從事絲襪事業,因此,他們常自我陶侃說,魏家兄弟都是靠女人大腿吃飯的。

 最難能可貴的是,兄弟的絲襪工廠都各自創立品牌,各自打出一片天,現在市場上叫得出名字的如華貴牌是老二家的;老大魏和衷擁有兩家工廠,絲襪的品牌原本是女王,後改名為琨蒂絲(Queen Tex);佩登斯是老八的。社頭人都知道,姓蕭的大多做男襪,女襪則是魏家天下,而且這天下是歸一家的。

 更厲害的是,兄弟都有設計長才。直到現在,他們的褲襪種類多到前去參觀的女性朋友說,真希望自己變成蜈蜙,才能多穿幾雙他們設計的美麗褲襪,而且他們設計的褲襪無論紋路設計或是色彩搭配,都相當前衛。魏和衷的女兒在美國經營襪子的貿易,就目睹日本客人特地前往美國採購他們家的產品回日本販售。魏陳春惠說,她婆婆本來就很有繪畫天分,以前老房子的房間門簾上半段是繡花的,那些花樣都是婆婆自己繪畫打底後再繡上去的。

 老公為了幫老婆選上鄉長,可不是嘴巴說說而已,他以兩年的時間準備,每天四處拜訪,跑遍社頭各角落,果真在從未曾有從政經驗、沒有派系奧援的情況下,把老婆送上鄉長寶座。

 魏陳春惠的當選,在社頭鄉破了兩個紀錄:她是第一個非蕭姓的鄉長(社頭一大半的人都姓蕭,因而地方開玩笑說「社頭蕭歸庄」,蕭的發音與台語的「瘋子」同。);也是社頭有史以來第一個女性鄉長。

 在保守的鄉間,魏陳春惠的當選帶給地方政壇很大的震憾,最震憾的是地方派系和黑道勢力,大家都知道,彰化是黑道的故鄉,有人用很粗的話嗆她說:「查某人放尿未上壁,還敢肖想當鄉長!三個月內就要你下台。」代表會也抵制她,把她的特支費全刪除,公所的許多預算也被刪。

 這些都對她構不成威脅。她開自家工廠的車,自己聘司機,她以經營企業的方法經營公所,人事精簡,而且用人絕不收紅包,所以雖然上任第二年碰上九二一大地震,社頭鄉公所被震成危樓,在她任內老舊危樓被拆除改建。

 她也去向中央申請經費,在芭樂批發市場一隅興建一棟地方產業館,由於芭樂和襪子是社頭兩大重要產業,一度還發生芭樂農和襪子業者互不相讓的情況,最後以「織足(襪子)藏樂(芭樂)」作為產業館的名稱,兩者相安無事,每年年底固定舉辦襪子大特賣,因為社頭有很多外銷工廠,多少有些庫存,每年就利用大特賣的機會,一方面行銷社頭優質襪子,一方面讓業者銷庫存,買賣雙方皆大歡喜。

 鄉長八年任內,她自己算一算一共有十項建設,包括鄉裡的老人會館、鄉立托兒所及幾處活動中心;也把從前社頭到名間山上來往的挑鹽古道等有故事性的景點逐一建立起來,參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看她這麼努力行銷社頭,也樂意配合,為社頭拓展多處觀光景點。

 近年她雖然離開政壇,反而因為不再捲入地方派系的糾葛中,一方面工廠業務已由下一代接班,心情較前更加悠閒,但她是閒不住的人,最近看到地方上一些年輕人努力推動在地小旅行,她也主動配合,不同於一般大工廠的門禁森嚴,他們工廠的大門隨時為客人而開,地方小旅行若有團體前來,無論來自何方,不論人數多寡,全體員工都熱情接待,有專人帶隊解說,還準備很多社頭在地小點心讓客人享用,夏天經常購買大批檸檬榨汁待客,讓每位前來參觀的客人都感受到社頭人的人情味,成為社頭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

 奇怪的是,以琨蒂絲這種成立五十年的老廠,要申請成為觀光工廠竟然無法獲准,反而是在馬路旁隨便租間店面才能獲准成立。所依據的是名為「工廠兼營觀光服務申請作其他工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作業要點」,不過是行政院中部辦公室人員在冷氣房裡憑空想像出來的行政命令而已。

 魏陳春惠不理會這些閉門造車的公務員。「我當過鄉長,我知道社頭有那些好東西,我樂於和前來的遊客分享,讓鄉民可以有更好的收入,這就是我最大的樂趣。」果然是永遠的鄉長,離開政壇越久,越是讓人懷念這位社頭史上第一女鄉長。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