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鐵票也會生鏽 阿拉巴馬州參議員選舉的啟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鐵票也會生鏽 阿拉巴馬州參議員選舉的啟示

 2018-01-10 14:30
非裔的知名運動員、國會議員、社運活躍名人,大力為瓊斯拉票,鼓勵非裔出來投票。非裔投票率大為增加,最後瓊斯以49.9 : 48.4%勝選。非裔投票率達全部的29%,更有意義的是非裔以96%支持瓊斯,因為少數人的投票,打敗佔70%的白人以68 : 30%率投的摩爾。(圖/創用CC授權)
非裔的知名運動員、國會議員、社運活躍名人,大力為瓊斯拉票,鼓勵非裔出來投票。非裔投票率大為增加,最後瓊斯以49.9 : 48.4%勝選。非裔投票率達全部的29%,更有意義的是非裔以96%支持瓊斯,因為少數人的投票,打敗佔70%的白人以68 : 30%率投的摩爾。(圖/創用CC授權)

民主(選舉)年代,少數人或弱勢者善加利用選票,關鍵少數可以左右選舉。不久前美國阿拉巴馬州的參議員補選(link is external),可給少數族群、弱勢者以及政黨派別很好的啟示。「鐵票」會生鏽腐爛,所謂「鐵票區」並不可靠,少數族群及弱勢團體,靠好組織及努力基層運作,可以改變現狀。非裔在美國人佔總人口的12.7%,但是選舉的成功很值得探討學習。

這次阿拉巴馬州的參議員補選很受注目,這州是美國最「紅(共和黨勢力)」幾州之一,2016年的總統選舉,川普以62 : 34百分比領先柯林頓28%,該州參議員選舉已25年從未選出民主黨人士,是共和黨的「鐵票區」。大概想無論任何人代表共和黨都無所謂,有「鐵票」可當選。出乎意料之外,選舉由民主黨以49.9 : 48.4%贏了。為什麼?有很多的因素,這裡來強調很少人知道的基層運作的幕後英雄。

兩黨候選人

共和黨候選人摩爾(Roy Moore)是非常有爭議性的人物,他最喜歡以「基督教價值(Christian value)」來競選,一般行事也口口聲聲如此。他兩次靠此選上州最高法院院長,兩次都被停職。第一次當選後,用大理石把聖經十誡雕刻為大紀念碑,放在州最高法院大廳。因其強烈的宗教性,被告違憲須移開,他抗拒不肯而被停職。另一次下令該州法院,不准給同性結婚者證書。這兩件事違憲而被停職,都造成很大風波,全國媒體都報導。若有興趣請上Wikipedia填入Roy Moore可找到不少資訊。


Roy Moore(圖片來源:By BibleWizard CC BY 3.0)

因為阿拉巴馬州人民很保守,福音教會勢力又強大,主要因教會的支持,又是媒體的熱門人物,雖常有違憲的作法,選舉中反常靠這些爭議當選。今年因為該州一參議員當上聯邦政府的檢察總長,參議員須補選,共和黨初選時,摩爾打敗另位共和黨中央及川普中意的現任暫代參議員,當上共和黨候選人。

民主黨因參選成功的機會少,有興趣者缺缺。瓊斯(Doug Jones)競選前是執業律師,不過他很有名的是,2000年當他是阿拉巴馬州北部的聯邦檢察官時,認真地把兩位3K(Ku Klux Klan)黨員,於37年前(1963 年)炸一非裔教堂的犯罪案,上法院提出證據,使兩位判無期徒刑。2001年離開檢察官職,執業私人律師職,曾因各種公益性的工作獲獎,Wikipedia填入Doug Jones可找到這些資訊。

不像摩爾,大多數人不知道瓊斯。有訪問說他參選,是因為「阿拉巴馬州應該到了有不一樣聲音出現的時候了」。無論如何,他非常認真競選,而且精力充沛, 更想不到選舉前一個多月出現大變數,給了他好機會。還有下面會討論的幕後英雄,早己默默地進行的計畫,更因上述及下面的討論情況,加速進行,終於反轉了鐵票區的選舉。


Doug Jones(圖片來源:By Digital Campaign Manager Doug Jones for Senate CC BY-SA 4.0)

選前一個多月新變數

選舉前約一個多月前,媒體報導摩爾30多歲未婚前,曾性騷擾多位青少女,年輕者甚至只14歲,有多位當時的成年人提出間接佐證,一位還有摩爾在她高中畢業紀念冊上的簽名。摩爾一再否認,拒絕共和黨黨中央要他退出選舉。共和黨領導人士分裂,不少拒絕支持他。不過共和黨籍的州長、福音教教會、川普的策士等大力支持他。川普在最後幾天,為他背書宣傳,以錄音電話幫他拉票,川普強調他需要共和黨參議員。

阿拉巴馬州人民保守性強,摩爾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歧視非裔美國人,歧視同性戀等的LGBT群,很得該州多數保守白人支持,他們不相信上述的性騷擾青少女事件,或說跟民主黨對手瓊斯比,摩爾還是比較不壞(less evil) ,要支持他。

該州歧視非裔歷史悠久,還設種種限制非裔投票的規定。非裔人口雖近30%,一向不積極投票,因為白人的保守及多數。這次白人因摩爾的爭議性高,尤其性騷擾多名青少女,共和黨分裂,不少領袖如:阿拉巴馬州的資深參議員等人,公開反對摩爾,還有人發起改寫其他共和黨人於選票。瓊斯票數漸接近摩爾,選前的民調勢均力敵。

非裔的知名運動員、國會議員、社運活躍名人,大力為瓊斯拉票,鼓勵非裔出來投票。非裔投票率大為增加,最後瓊斯以49.9 : 48.4%勝選。非裔投票率達全部的29%,更有意義的是非裔以96%支持瓊斯,因為少數人的投票,打敗佔70%的白人以68 : 30%率投的摩爾。

非裔集中及高投票率是關鍵

非裔高投票率以及96%集中投票,讓民主黨勝選,使共和黨在「鐵票區」敗選。這是少數/弱勢者,扮關鍵票的好樣板。應該給台灣的少數族群及弱勢很好的啟示,不管全國性的選舉,各級的地方性選舉,少數及弱勢群,提高投票率及集中投票,給特定事項(如:公投)或人物,少數及弱勢仍可左右選舉,表達聲音與尊嚴。

很多人包括我,都以為最後幾天,一些非裔名人出來喊話催票,是非裔成功影響選局的主要原因。最近看了The Atlantic《大西洋》及預定12月25日出版的Time《時代》 兩雜誌的報導,才知道真正的英雄(很多是女英雄)在幕後。少數族群譬如台灣的客家,最應該學習這類幕後英雄。客家台灣人總抱怨,受大福佬主義及大中國主義的夾擊及壓迫,要自尊要有聲音要用選票,最應該向這次阿州參議員選舉學習。

幕後及基層的英雄

《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有一文How Grassroots Organizers Got Black Voters to the Polls in Alabama (link is external), 在網路上可找到。值得台灣任何少數族群或弱勢團體,向非裔美國人學習,一樣地也值得台灣各政黨多探討參考。

非裔不少社團很用心努力,幾年前就開始。不但找志工,還去募款,付費用給工作人員,極力推動非裔去投票。這次選舉前就開始了,最主要教育非裔必須去投票,知道選舉的力量。先從非裔多的大學或教堂,爭取志工及工作人員。爭取到他們後,再教導他們拉更多人去投票。投給對非裔有利或不歧視者,從最基層選舉開始,然後送人進州議會以及如上述及下面會討論的參議員及州長選舉。

鼓勵非裔投票,不是只把宣傳單放在門口,他們敲門過約50萬的非裔家庭,跟他們談,看他們的選舉註冊合格否。阿州為了壓抑非裔投票,有較嚴格但模糊的《投票註冊法》,令幾十萬非裔以為自己不能登記為選民。社團發動律師到各地,解決選民登記的問題,這種基層的推動選民登記,早早幾年前就開始。工作人員甚至到監獄,有些被抓不一定有罪或尚未判罪,仍有投票權,幫忙他們登記為選民,可以通訊投票。

讓選民了解白人主政時的州政府,種種為非裔設限的條款後,變成社團推動工作的利器。剛好川普登上總統位,白人至上主義變嚴重,更多族群間暴動,使這些社團更易說明清楚及工作,很容易說服非裔參與。這次參議員選舉,知道摩爾這麼多問題,白人仍「死忠」地要支持摩爾。在這些情況下,使非裔更活躍地及更積極地推動工作。付點錢給工作人員,很有效果,對偏僻地區以及少受教育地區尤其有效,他們幫忙登記及註冊,甚至選舉時,這些工作人員還願帶他們去投票所。

這種從底層開始的自發自動工作,不是從上而下的交代,結果顯著,影響會深遠。文中提到不止是阿拉巴馬州,其他州也一樣有人推動。11月初維基尼亞(Virgin)州長的選舉也一樣,這類名氣不大,被人忽略的社團,作了不少類似的,推動非裔選民登記投民主黨。選前民調只差些許,後來主要靠這些非裔票,民主黨贏了 8.9%。

這些社團的努力是最近民主黨兩次重要選舉,這有很大指標意義的選舉中,勝選的很大因素,這些社團以前都被政壇及媒體忽略,還被民主黨中央忽視。無論如何這從底層開始的改變,以後影響會很大。這些都該是對台灣少數族群、弱勢團體的很好啟示。當然對各政黨,不論執政或在野,大或小黨,都該是值得注意、探討及思考,黨將來發展求進步的參考。

轉載自〈政策想想〉
http://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685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