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郝明義:台電「十匹狼」致缺電,籲林全清理「核電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郝明義:台電「十匹狼」致缺電,籲林全清理「核電幫」

 2016-08-15 17:38
號召「開放台電」,前國策顧問郝明義今天公佈結案報告,報告中指出台電的「缺電之狼」確有「十匹狼」,其中包括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最後他更具體指出確實就是有「核電幫」的存在,也點名經濟部官股的「中興工程顧問社」與核電幫的存在。圖/唐詩
號召「開放台電」,前國策顧問郝明義今天公佈結案報告,報告中指出台電的「缺電之狼」確有「十匹狼」,其中包括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最後他更具體指出確實就是有「核電幫」的存在,也點名經濟部官股的「中興工程顧問社」與核電幫的存在。圖/唐詩

號召「開放台電」,前國策顧問郝明義今天公佈結案報告,報告中指出台電的「缺電之狼」確有「十匹狼」,其中包括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最後他更具體指出確實就是有「核電幫」的存在,也點名經濟部官股的「中興工程顧問社」,「督導單位承攬被督導單位的委託」。

他建議行政院長林全,第一,要清理經濟部與利益團體的牽扯,「萬事莫過此事重要」!第二,繼續監督台電改革,公佈民國八十九年七月的「六輸配電可行性報告」、民國九十八年十月的「七輸配合可行性報告」,並督促台電推動「數位電表」,以及現在就已經有的7-11學生團購電力辦法。

第三,他要求林全親自了解核二廠二號機避雷器爆炸事件,並關注今年持續發生的核三廠問題。此外郝明義也呼籲台電大部分同仁、企業共同關切,社會大眾支持政府對能源政策的改革。

郝明義的報告結論稱,台灣的「缺電之狼」至少有十頭,包括:一、不做需求管理,二、尖峰用電時段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到底買多少電的黑箱,三、各種維修作業問題的黑箱,四、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五、死守核電、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六、不知有計劃地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七、對(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不知緊盯督促,八、政府上級單位仍然沒有明確的能源策略,而交由台電一個執行單位來做超出他們能力範圍的事,九、經濟部和原能會模糊甚至破壞與台電的上下關係和倫理,自失督導立場,十、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的影響。

報告中也強調,我們可以告別「核電」與「缺電」兩分的時代,「太久了」。並請民眾支持政府對於能源政策的改革,「我們已經發現這些兩分法其實都是那個巨大的核電黑手集團所造成,就不要再被他們綁架」。

報告中也提到,「蔡英文總統說要提出『核廢料儲存在蘭嶼的決策真相調查報告,以及核廢補償原則』」,要做到這件事情,「非得有一次能源政策的轉型正義」

電業法的部分,郝明義也指出「的確要修,非常重要」,但應進行更審慎的討論,包括國家中央地方機關關係的定位、台電資產的相關評估等,「很多上市公司的老闆、知情的人在上市之前動手腳」。

他指出,我們需要台電開放自由化但不希望開放過程急促動作反而造成後遺症,「民進黨執政時間還有,過半還有」,到目前電業法草案,都是能源局、經濟部官員擬出來的,「我們非常不放心」。

郝明義也喊話說,希望能經由台電大部分同仁來建議,「台電自由化是大勢所趨,不要受到有心人的操控」,他要非常拜託台電的同仁,「你們來做要比別人來做要更有立場,讓台電核電廠的同仁安全退役」。

行動不便的郝明義說,他第一次核電廠參觀時被嚇到,「因為台電沒無障礙洗手間,用了出來之後,看到一排更衣櫃,那個腐蝕破爛狀況讓人震驚,那麼樣的腐蝕破爛,在那麼重要的核一廠裏面,那簡直是兒戲」,他為核電廠員工當年的光榮自負,到今天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抬不起頭表示不平。

「這是我們講核電或缺電依賴的人,居然讓這些人在這樣工作環境下,為什麼不讓他們光榮退役呢」?他呼籲台電員工「不要讓這些核電幫的影響。我們講會被人說你是反核,但台電的同仁你們講最有立場」,「讓他們(核電廠員工)光榮安全的退役吧」。

郝明義今(15)日在會中從系統分析角度,評論台電對於「需求管理」、「供給管理」以及停電風險的管控。

他說,需求管理面最大的問題就是百分之四十的用戶,還在用二個月一次人工抄電錶,「大家想想看,現在社會哪個生意,還在面對客戶二個月才了解客戶到底使用你的東西是什麼情況」,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每一天有40%他們完全不知是怎回事,「它的資料是兩個月去手抄才會出現,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第二個問題是,「高壓電用戶有裝了智慧電表,但也沒對用戶分類」,郝明義說,這表示台電對用戶需求管理是落後的,這樣的情況會發生什麼事?「你永遠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永遠不知每天最高峰的和離峰的需求,台電說一天至少差到10個 G以上」,至少如果我們知道要怎麼調整,客戶知道要怎麼調整,當用戶可以把尖峰離峰拉低之後,就降低缺電,最高峰的負載量,「台電完全沒有用戶端的資料,這件事他就改善不了」。

郝明義提到,台電都要預估尖峰負量,到1990年預估1995,一路走1995到2015,事實上後來發生預估和實際的差距,前立委鄭麗君先做但只做到2012年,我們做到2015年。1995年預估得很準確,到1998都差距很小,「後來到2015就差很大了」,這也是當時鄭麗君做時預估差多少個「核四」,以2015年為例,落差到4.23個核四廠。

「你的預估值和實際發生值會差到4個核四,台電預估值不準,今年就不做了,它本來每年都要做」,郝明義說,今年2016能源發展報告就沒有了,但台電董事長朱文成說「內部還是有做,但不發表,怕預估錯了反而被人家講話」。

「第二是再生能源和汽電共生(分類列項目)變來變去這件事」,問題在於電不夠,當電不夠時,汽電共生業者到底有多少容量?郝明義說,「7G或8G差別很大」,很有意思的是,汽電共生的8G到底多少量可賣台電?範本是說全年的50%,「換句話說它不限,夏天也許高一點,80%」,夏天賣80%就很大,超過全台灣核電發電總量,但能源局主秘卻說每天最多50%。

郝明表表示,即使50%還是可用,但「台電和能源局這2個單位始終模擬兩可,到底電不夠時可以跟他買多少,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要搞成這麼複雜,讓汽電共生一下跑來跑去」?黑箱的原因就在這。

郝明義說,針對需求管理,第一次跟行政院長林全開會時,林全問朱文成(時為台電總經理)說電夠不夠,那時天很熱,並問說有一個汽電共生廠是在大修,朱回答說不夠,但說汽電共生廠已經排大修,他們(台電)正在情商,「院長那時還講一句說,企業家要有企業道德」,大家能不能共體時艱的意思,但如果看一看合約,它一定都要約定的,「要看電力系統通知,台電可以知會汽電共生廠什麼時候修,什麼時候不修」,台電對汽電共生廠那麼沒調度能力,也很奇怪。

另一方面維修也有問題,「531那天備轉容量太小,所以林全說要弄核一廠一號機(重啟),到底怎麼樣情況,那天最重要的是大修,有3.1G的機組大修,佔台電發電容量1/10,當然那天就用電緊張了」,這件事後來也跟台電問,為什麼要在暑假尖峰時刻大修,這一點台電到現在沒回答,只說明年開始每年的5月20日不大修了」,5月到9月不會大修。

他說,徐光蓉教授整理的資料,台電每年5到10月佔1.5G,沒分淡旺季,「我們問台電數字對不對,為何不把尖離峰做區隔」,台電也沒回答。他出示資料,2014年排定大修的發電機組很多,但也槓掉很多沒進行,這也是個疑問,到現在台電還沒回答。

郝明義表示,再來是V接變壓器的問題,2個單位可變雙向或三向來用,造成電壓不平衡,造成漏電,台電前核電工程師陳謨星懷疑台電維修頻繁和這有關,5月核二爆和這有關。朱文成說法相反,先爆炸造成負需電壓。朱也講台灣所有高壓都是用三向,低壓用V接,算全國用V接有多少,本來要給也還沒給。

郝明義說,最關鍵衝擊較大的事,沒列停電怎樣賠償客戶損失,「連會計科目都沒有」,直接在下個月電費單抵掉,總量來講不知怎麼改善,就會計科目不存在使停電風險管理有問題。

郝明義說,台電對停電風險不太上心,7月24日板橋大遠百停電,當天開會時問台電怎麼會停電,起碼開會的人沒注意到這新聞,說中華電信挖管可能挖斷,「遠百停電2個小時也不是小事」,起碼是台電對停電這事情沒有上心。

他說,停電不可怕,「可怕是無預警的停電」,跟台電討論列了4種停電模式,最好是有計畫有預警,最糟的是天災地震,重要的是四類停電狀況看怎管控,「但台電回答說,他們只做二類,有計劃沒計劃這樣子」。

郝明義說,台電對停電管控不夠,一旦缺電不能預防發生會怎樣。「我們碰到台電的主管老是講,停電發生紅綠燈、醫院沒電會怎樣,但愈是這樣講,造成社會大眾恐懼,對大家都沒好處,反而要讓社會大眾共體時艱,要讓社會大眾怎麼習慣,怎麼輪流分區停電,成為比較常態,正常生活一部分,這件事台電準備非常不夠。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