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訪/林茂生女兒林詠梅建言蔡總統,盼推「台灣正名」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訪/林茂生女兒林詠梅建言蔡總統,盼推「台灣正名」

 2017-02-28 14:28
二二八受難者林茂生之女林詠梅接受本報專訪時,對蔡英文總統提出四項期望,強調建立民主法治,成為受世界尊敬的國家。圖/ 郭文宏
二二八受難者林茂生之女林詠梅接受本報專訪時,對蔡英文總統提出四項期望,強調建立民主法治,成為受世界尊敬的國家。圖/ 郭文宏

今(28)日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紀念日。二二八受難者,台灣第一位留美哲學博士林茂生之女林詠梅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對蔡英文總統提出四項期望,包括「不要拘泥於中華民國總統的名稱,建立台灣正名的國家名稱」、 「不要拘泥於中華民國憲法」、「真正建立民主法治」、「勇於提出公義的價值觀,才能建立受世界尊敬的國家」。

有罪不受審判,就不會認錯,怎麼和解?

部分受難者認為,至今加害者在社會上還是「很大聲」,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林詠梅則氣憤表示:「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受到審判!他們都沒有錯,就替這個政權殺人,理所當然這樣。」

新政府要做轉型正義,追求真相與和解,她認為很困難,「因為就是沒有審判」。而重點是憲法,過去蔣介石用戒嚴令統治台灣,憲法失去作用,就不會有法治和民主,轉型正義除了審判加害者外,也應從廢除舊憲法來思考。

林詠梅是林茂生唯一的女兒,也是林茂生9位兒女中仍在世的,今年高齡已80歲。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林詠梅年僅10歲。林詠梅今天將與二哥林宗義的68歲女兒及先生一同參與中樞紀念二二八儀式,總統蔡英文也將出席。

林詠梅在專訪中表示,事件一發生時她很生氣,氣國民黨,也氣上帝為何要讓這樣的壞人存在。記者詢問,如今二二八已七十周年,是否心境已有轉變?是否認為台灣已比較民主了?她說:「沒民主!永遠沒民主!到現在也沒有民主。」

林詠梅說,台灣現在的民主「只是給你選總統而已,那是李登輝爭取來的,不然現在還是國民大會在選。那是李登輝硬要主張直選,他們不得已才只好跟你選。沒民主,到現在也沒有民主的體制。如果有民主的體制就會有法治,若沒有法治就不是民主了」,「我們還是在掙扎中,我看就不是民主嘛!」

對於蔡英文總統推動轉型正義,林詠梅認為,蔡英文是「勉強在做總統,勉強在做一個政府,整個社會不是健康的民主政體的國家,沒有法治伸張,是要怎麼走」?她說:「我也是替她(總統)覺得可憐,我是很同情她,真的是百廢待舉的社會。都有那樣的形體,說要怎麼做、怎麼做,但那是國民黨在騙人的步嘛。」

至於總統提及要追求真相與和解,林詠梅則直言:「那是很困難的!要怎麼和解?他們永遠…到現在他們沒檢討,也不會反省,一群人來,每一樣都是他們在決定,要拿什麼財產就拿什麼財產,要佔什麼土地就佔什麼土地,他們的法治只是拿來制裁別人,而不會制裁自己,這不是平等的社會。」


林詠梅認為,中華民國憲法沒真正實行過,台灣到現在還是沒民主,只是可選總統卻難做事。圖/郭文宏

林詠梅激動表示,「他們(指國民黨)是above法律,在法律之上,法律是在管別人。像林益世沒罪,國民黨一定沒罪的,再怎麼犯罪也會沒罪,殺死人也沒罪,到現在也都沒有審判!二二八如果沒審判,那就不可能解決的。」

殺人的人來給你「平反」,這有夠污辱人

扁政府時代,林詠梅曾經在游錫堃擔任行政院長期間,獲聘官方二二八紀念基金會董事。她說,當時為了這件事(平反),「在二二八基金會我反對好多次,說它(中華民國政府)沒有權利平反」。中共也是這樣,文化大革命後去「平反」別人,這很污辱人的尊嚴。殺人者怎麼給人平反?「本來我們就沒有罪啊。」

「如果法官沒公義,就是照以前這樣判決,要你死就乎你去死,要你關就乎你去關,沒罪也判成有罪,而他們卻是做什麼都沒罪,這就不是民主政體的法院。他們也不敢做頭到眉都是用金權決定,現在都用法院,那是假的」,林詠梅對現在的體制難掩失望。

她更舉例,「像阿扁,一樣是特別費,阿扁有罪(指國務機要費案),馬英九就沒罪。最後馬不得不被認為是有罪,就找了一個余文來,這是很見笑的事情!台灣人怎麼會容許這樣的事還存在?選舉雖然我們說是蔡英文乎條(當選),但她實在也沒辦法做什麼。完全沒改,沒法治的政治,沒法治的國家。現在要做法治,就應該從頭開始,不是遵照他們的,如果是照他們的,那就變成隨便他們去判。」

記者詢問是否是憲法的問題,林詠梅激動說:「他們就是沒憲法嘛!伊未曾實行憲法耶!他們的憲法拿到台灣,有人跟我說那是一部『美麗的』憲法,我說對啊,都沒去翻,也不知道裡面生做是圓的、扁的,當然美麗,他們從來不照憲法。如果照那部憲法也無法多專制,但他們就是不想照憲法,不想要民主,但要民主的「面(外表)」,所以就設下那些有的沒的,所以我無法尊敬他們一切的講法。」

「現在說要改(修憲),我覺得是不可能,大家在歡喜說沒有流血革命,實在是流於一樣的(體制),實在是換一個總統而已,這總統反而是很難做。她要去遵守這『中華民國憲法』,蔣介石就沒在遵守,她卻去遵守,看有多憨!然後說要去修改。」

林詠梅表示,這部憲法根本是不合時空的需要的憲法,也不是很民主的憲法,「人家蔣介石把它封起來,你如果曾經宣佈一次戒嚴令,這部憲法就失去功用了」。「他用一條『戒嚴令』統治你38年,這怎麼有憲法?現在拿憲法才說要修改,一下要這樣,一下要那樣,那根本是很可笑的一部憲法耶。」

二二八寡婦不敢告訴子女父親被殺死,只能騙說去日本

記者詢問林詠梅,對於現階段年輕人的天然獨傾向的看法,此外似乎也有年輕人對過去台灣的歷史並不那麼了解。她認為,「自然獨我是很感動啦。但如果沒有讀怎麼會(懂歷史)」?

「另一方面,咱台灣人很多父母不敢讓自己的子女接觸,很多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不敢告訴子女,他們的父親被殺死,他們都告訴孩子你爸爸去日本,這種恐怖的程度…受難者的家屬連面對事實的權利都沒有。台灣人大部分都是這樣,驚嘛!沒犯罪的人會被抓去,怎麼會不怕!他們都是好人,也沒犯罪,就這樣被抓去。」

林詠梅說,年輕人可能沒走過那樣的時代,「那時我們都是不敢講的,動不動就是被抓走了。家人被抓去,家屬只能希望家人還能回來,也沒有辦法申訴。那都是軍事法庭,你要怎麼申訴?如果被槍斃的話,只有死才會通知你。大家都只能沉默,也不知道親人到底會不會死。」


林詠梅:「二二八」在中國是常態,加害者至今未道歉未受審。圖/郭文宏

轉型正義不是只有處理銅像而已

然而和解是否有機會,或者仍是很困難?林詠梅說:「要怎麼和解?也沒審判過。道歉是李登輝道歉,不是國民黨道歉,國民黨並沒有道歉耶。李登輝是用國民黨主席的身分,但正統的國民黨並沒有道歉,講起來那是國民黨的土匪習性,它在中國大陸也是這樣啦。

她說,像二二八事件這樣的事,在中國大陸那時也不時發生,「那時中國的軍閥也就是土匪,有武器就變軍閥。他們都請一些留學德國的留學生,尤其是讀軍校的最受歡迎,他們回來協助軍事是有用的。就是打仗嘛!當然國民黨會說蔣介石是為了統一中國,什麼碗糕落索,其實就是在搶地盤,也曾經輸到跑去廣東,那是他們的歷史,他們這樣記的。」

「一開始他們(國民黨)也不想抗戰,為什麼要抗戰?如果你去讀辜振甫的那本書,日本人曾經派辜顯榮到中國大陸去遊歷,順便宣揚大東亞帝國,段祺瑞、陳儀、蔣介石、汪精衛都寫信給辜顯榮,希望大東亞帝國若包括中國的話,中國這個地方能給他來管,大家都在想這個,沒一點愛國的觀念。所以滿洲人打進來,他們也不要緊,說這是我們的清朝,蒙古人打來就說是我們元朝,中國人真的是沒有國家觀念。」

不少受難者認為,加害者在社會上至今還是很大聲,她如何看待?林詠梅說:「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受到審判!他們都沒有錯,就替這個政權殺人,理所當然這樣。」

至於德國轉型正義的作法,有特別法庭這樣的機構處理,林詠梅則說,台灣和德國「完全不同款啦!那是希特勒政權讓德國人警醒。德國被納粹黨統治,像台灣被蔣介石統治一樣。納粹黨輸掉(戰爭),那時受審也是聯合國來審判」,但德國會去改,強調這樣的事情不能讓它再存在。

談到拆除蔣介石銅像、中正紀念堂轉型,以落實轉型正義,林詠梅則認為,「那是很皮毛的事情。轉型正義不是只有處理那些銅像而已,而是法律要從頭開始,要追究責任,一定要追究責任嘛。」


落實轉型正義,林詠梅認為,要從憲法和國家體制做起。圖/郭文宏

她說,到現在以色列人還在抓納粹黨,抓回他們國家,用以色列的法律審判。德國也是。有一些納粹黨人跑到美國,原本住得好好的,也是抓回去德國審判,那是沒有停止的!因為他們覺得那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那是正義,「加害別人的人,一定要受審判嘛。

林詠梅說,很多台灣人不知道二二八的意義,因為那是禁忌,過去我們都不能講,如果講就完蛋了。「就像我說的,很多受難家屬告訴自己的孩子『父親去日本』,孩子讀到大學之後,即使知道二二八真相,也不敢跟母親講,不敢戳破『去日本』的謊言,怕重提舊事母親會傷心。而母親如果發現孩子比較激進,就會擔心煩惱,怕孩子會引起教官注意,這樣就糟了。那時我們是不能抗議的。」

有受難者家屬認為,已經是七十個年頭,政府能否再積極一些?林詠梅說,看你要政府做什麼,「要從憲法和國家的體制開始」。她曾寫過一篇文章,主張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建立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建立一個民主政體的國家,「真的要從頭做起,台灣人有這樣的魄力沒有?

「那個舊憲法把它丟進垃圾桶吧!連(國民黨)自己都不知道裡面寫什麼的。連蔣介石自己也沒遵守,讀那要做什麼呢?蔣介石並沒有想用中華民國憲法統治台灣,來台灣也沒實行憲政,這只是『賊人』的想法,到哪裡就是『搶』。」她說,一位外省同學跟我說,你們台灣人太大驚小怪了,像二二八這樣的事,在中國是家常便飯。

她提到,過去曾在行政院工作,這位同學就是末代皇帝溥儀的表兄弟,曾提及一段往事:「那時他在唸北京大學,幾個學生曾一起弄了英文報紙,並由學生一起擔任編輯。有一天他們聽到『兵來了』,不管是誰的軍隊,他馬上跑走躲避。民國之後,他們就是這樣緊張,後來他躲了一個月才回來,他的編輯同學已經全部死光了,這是很莫名奇妙的。」

「在中國都是先抓大學生,抓到之後再弄死他就好了。這就是中國永遠無法成為一流國家的原因,因為有受教育的都會死。」林詠梅說,如果我們了解中國,就可了解二二八是因為中國用它的方式統治台灣。但台灣在日本時代已經歷過成為現代國家必要的法治生活,「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日本人,他們就是有法治。明治維新之前,日本人和中國差不多,也是社會普遍沒教育;但之後他們學歐洲辦學校,也把這些經驗帶到台灣來,從那時才開始有政府辦的學校。」

林詠梅提到:「1991、1992年,接近二二八時,我哥哥(二哥林宗義)卻拿不到政府的簽證——也不是不給他,就是會刻意拖,所以都很難回來。最後都是我回來。那時我還在工作,就請假一個星期回來台灣,然後再回去。」之後,在擔任二二八基金會董事的兩年期間,林詠梅說,在那裡碰到一些比較傾向國民黨的,「也只好同他們那些人奮力周旋」。

最後,記者請林詠梅和《民報》讀者分享幾句話,包括對二二八70週年的感觸,以及對這個國家未來的期許,林詠梅寫下對蔡英文總統的四點期望:
1.不要拘泥於中華民國總統的名稱,建立台灣正名的國家名稱。
2.不要拘泥於中華民國憲法,這連蔣政權連一天都沒有實行過的憲,它用戒嚴令統治台灣。為何現有的政治體制還要在如此不合時空的憲法,而畏縮不前。
3.真正建立民主法治,這需要由法界確實合乎廿一世紀,世界公開引用的公義價值而訂立的法治。
4.勇於提出公義的價值觀,才能建立受世界尊敬的國家。



林詠梅寫下對總統的建議,並與《民報》讀者分享共勉。圖/郭文宏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