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搞垮中華民國的方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搞垮中華民國的方法

2017-11-15 10:12
成立「駐深辦」或「駐京辦」,試試水溫,說好聽是為台商服務,更直白的說:有一天,各縣市都自降地位,在中國設立駐京辦,直接聽中國北京政權號令,全面架空中華民國政府,讓台灣這個國家死更快。圖/CC授權+合成
成立「駐深辦」或「駐京辦」,試試水溫,說好聽是為台商服務,更直白的說:有一天,各縣市都自降地位,在中國設立駐京辦,直接聽中國北京政權號令,全面架空中華民國政府,讓台灣這個國家死更快。圖/CC授權+合成

戴大紅帽的統媒,自從炒作「武統台灣」失敗後,除了天天寫文章詆毀丶醜化政府以外,連總統出訪吃飯,租飛機,也可以寫成文章,學習老毛以筆代槍,善用顛倒是非,抓小事不放,一副不把中華民國寫倒,誓不為人的態勢。現在,又配合中國單邊停掉白手套機構以後,中台溝通找無人,順水推陳出新,炒作藍營政客所提的成立「駐深辦」或「駐京辦」,試試水溫,說好聽是為台商服務,更直白的說:有一天,各縣市都自降地位,在中國設立駐京辦,直接聽中國北京政權號令,全面架空中華民國政府,讓台灣這個國家死更快。

「駐京辦」是甚麼咚咚,簡稱也——中國帝國歷朝以來,最封建的官僚建置,也是貪腐轉運中心,只有中央集權國家,才需要這樣的黑機構,但是,駐京辦可以服務台商嗎?答案是否定的。中台交往30年,台商勇敢西進以來,被坑殺,瞞騙,破產,丟命,關押的台商,數以萬計。30年裡,國民黨執政20年,民進黨10年,保護台商協議,一簽再簽,形同廢紙。2010年,我的表弟在蘇州,整個造紙工廠被貪官強強吃掉,賠了一億人民幣,官司一打5年,面對宛如黑道的公檢法司,險些送命,你還指望駐京辦幫你?別做夢了!

看看中國很多大商人,今天的下場,從黃光裕到王健林,現在輪到恆大地產許家印,首富能夠當多久?就明白為何外商丶台商急著出逃,把資金外移。前幾天,看郭文貴爆料視頻,談到袁寶璟事件,更知道郭文貴為什麼不惜代價,流亡海外,要和老共拼命了。袁寶璟非台商,是道地中國人,此案被稱為「中國第一冤案」,更能體現現代中國官場貪墨,以及恐龍司法的黑得發亮。2006年3月17日,袁寶璟三個兄弟,一起被注射針劑處死前,還高喊「我不服,我要檢舉」,卻已經來不及。另一位堂弟袁寶福,被判無期徒刑,估計還在獄中,也不能活太久,這是犯一罪,卻「滿門抄斬」的典範。袁寶璟不是普通人,他身價不輸郭台銘,被中國股市稱為第一牛人,年紀很輕,已經坐擁數千億資產,不輸給郭文貴。這案子,就是集官員貪腐,司法黑暗,謀殺和黑道中國的縮影。這四大元素,可以結合成一部最驚悚的寫實電影,進軍奧斯卡。先談一下袁寶璟的發跡吧。

袁寶璟,遼寧人,農村小子,苦讀成功,畢業於政法大學法學士,1989年一出校園,就進入北京建設銀行工作,1992年,趕上中國最大規模的「官倒」浪潮,所謂官倒,就是鄧小平暗中鼓勵的;勇於腐敗的官員,肯定是首先致富一批人。袁寶璟抓住這個時間,用20萬人民幣創辦建昊實業公司,一開始,看準黑小麥的種植販賣,兩年後撈到第一桶金,資本變成2,000萬,到了1996年,配合官方政策,以低價併購國營企業,建昊公司一夕成長為擁有60家公司的控股集團,資本超過30億,並獲准上市,當時袁寶璟才30歲,是中國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負責人。中國第一波經濟改革開放,和蘇聯命運一樣,面對民企登場,腐敗的國企,立刻出現倒閉和下崗風浪,不管是中央或地方,只要有官員配合,就可以低價購入國企。

習慣吃大鍋飯的國企,沒生產力,但土地資產卻不少,內行人一看就明白,官商勾串,用小錢買國企,一來解決下崗關廠資遣費用,二來,這是擺明合法掏空國家資產,有機會一起發財。目前在檯面上富到流油的紅色權貴,幾乎都和90年代這一波官倒浪潮息息相關,紅色權貴聽懂小平同志號令,就是用這種手法,五鬼搬運國企,倒進私人口袋,只要攀上高幹高管,肯定是穩賺不賠的生意,而且是快速發跡途徑。整批國企包裝後上市,價值變成百倍,土地還可以變更用途蓋大樓,然後推到海外上市,吸金更快,袁寶璟過去的銀行經驗,讓他藉著併購丶變更丶建樓,迅速發家,但是,1996年,一場高粱期貨炒作,改變袁寶璟命運。

袁寶璟挾著資金,到四川炒作期貨高粱,從一噸50元人民幣,炒高到2,000元,當時,中國期貨市場缺乏規範,而四川另一大商人劉漢,不滿袁寶璟侵入四川期貨地盤,開始和袁寶璟對作,這場大戰結果沒有贏家,平倉算帳下來,袁寶璟賠了9,000萬,劉漢賠了2,000萬。在袁寶璟的眼中,9,000萬只是小事,而擁有漢籠隆集團,幾百億資產的劉漢,也不當回事,此事若就此罷手,就沒有下文了。可是偏偏有一位袁寶璟的手下汪興,忍不下一口氣,汪興曾經幹過刑警,在袁寶璟手下打雜,汪興告訴袁寶璟,不甘願輸錢,想找人處理劉漢,出一口氣,袁寶璟不置可否,結果汪興以16萬元買殺手,在酒店門口向劉漢開槍,但是沒有命中,事後警方調查不了了之,劉漢私下卻查出,是袁寶璟所為,從此結下樑子,不久,袁寶璟離開四川回北京。

1998年,袁寶璟被選為第一屆中國青年創業楷模,事業更加順風順水。隨著香港回歸,製造興榮假象,中國政府國家怪手,插進股匯市,內線波段作多作大,袁的資產也快速膨脹到數千億規模,並且進行海外併購。但是,有人看了眼紅,就是汪興,汪興在暗殺劉漢失敗後,向袁寶璟索取100萬元,而且三不五時,就伸手要錢,並且恐嚇要把袁寶璟買兇殺人往事報警,搞的袁寶璟不勝其煩。2003年,袁寶璟的弟弟袁寶琦打電話給哥哥說;我想教訓一下汪興,袁寶璟說:注意,小心自己。後來這句話成了判決死刑理由,果然,袁寶琦暗殺了汪興,案件很快偵破,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袁寶福四兄弟,變成「殺人共犯」,依法論法,動手者是袁寶琦,殺人罪逃不掉,但是,3位兄弟一起判死,屠殺滿門,也超過太多。後來案情發展,坐實了中國司法最黑暗的一面,2005年判處死刑時,袁寶璟當庭喊冤,願意捐出500億人民幣贖罪,並且供出遼寧省委書記李峰,向他索賄1億2,000萬人民幣,匯入香港李峰太太帳號買股票,李峰還擔保:此案會無罪釋放袁寶璟等人,判決下場正好相反。李峰被咬出後,就人間蒸發,很可能被暗殺或逃亡海外。在檢舉文件中,袁寶璟坦承:長期協助李峰把北韓的偽鈔漂白,1,000萬偽鈔佣金300萬,李峰還是東北最大毒品供應者,主要來源還是北韓。結果,袁寶璟錢捐了,黑幕也交代了,但是,緩死一年後,還是處死,可見,後面還有更大黑幕操控著,不想袁寶璟活命。

這個時候,女人就凸顯偉大了,袁寶璟的太太是藏族知名舞蹈家卓瑪,在袁寶璟下獄後,卓瑪開始為丈夫奔波,隱身北京保護自己,多次逃過黑道暗殺劫難,她深知中國官場以及司法黑暗無邊,超越各朝歷代,卓瑪善用丈夫給她的瑞士銀行存款,開始自費調查案件幕後因素,終於查出:遼寧省法院上級,就是中央政法委管轄的公檢法系統,下令要滿門抄斬袁寶璟一家,藉辦案手法抄吞家產,這是前清朝代,才有的陋習,所謂:「奉旨查抄,你摜烏紗,我發大財」,沒想到在中共治下又流行起來,卓瑪相信後面肯定還有更高層級。

這項調查經過多年,卓瑪發現和袁寶璟有過仇怨的四川劉漢,涉案很深,而劉漢的漢龍集團,背後大老闆,就是中國石油大王周永康,執行滿門抄斬行動者,還有國安單位孟建柱配合,(以上資料是郭文貴爆料視頻透露)。卓瑪不敢信任遼寧政府,只好透過可以通天的駐京辦官員,把調查的黑材料,送給習大大夫人彭麗媛,果然起了作用:2014年,劉漢被判處死刑,又隔一年,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遭雙規下馬,女人的復仇,又快又狠。但是,這也說明:在中國找律師,不如找手眼通天的駐京辦。我的北京律師朋友,最近對我說;不要說我是搞法律的,在中國我是被法律搞,黨國治下司法黑暗,看起來都一樣,709維權律師抓捕後,民間流行一首歌:「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把律師抓完了」

中國黨國既然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律師也只是擺設,那麼駐京辦就會繼續存在。就算上海丶北京,高鐵一日可達,網路通訊已經發達,但很多髒活,還得駐京辦來做,問題是,台灣人有必要去淌這混水嗎?

駐京辦是京官,但是和賦閒的京官不同,此官由地方派任。過去,中國太大,所以地方太守或各省巡撫,一定要在中央京城,派駐一位可以擔任訊息傳遞和送禮的人物,否則,連宮廷發生政變,主子換人,也不知道。消息和人脈,是駐京辦重點,收集訊息和送禮是工作。簡單說,中國幾千年,官場貪腐的最大來源就是這個單位,而通常擔任駐京辦中間人或引介者,就是只負責領錢,賦閑在家的京官。

清光緒6年(1881年),幹過京官的李慈銘,是最典型的京官,他在《越縵堂日記》,寫了窮京官的闊日子,描寫京官生活,只能用「爽到不行」形容。他考中進士後,派任戶部郎中,屬於司局級官員,基本上不需應卯(打卡之意),每年只到衙門報到一次,其他時間很自由。到處串門子,喝酒,嫖妓。這種京官,就是駐京辦最愛結交對象,李慈銘說,年薪135兩,但是每年開銷約2,000兩,所得和開銷相差15倍,補不足的來源就是兼差,幫助駐京辦,打探消息,充當中間人,如此下來,油水比正職薪水還多。清朝晚年,京官6,500人,灰色收入650萬兩,佔了國家支出10%,中國官員薪水偏低,無以養廉,從古至今,沒有改變,進入社會主義掛帥國家後,既然是共產,大家同吃一鍋飯。老毛在1958年大饑荒時代,自己還穿著破衣服亮相,在中南海種菜,欺騙中國百姓,但是私底下山珍海味,日子也是快樂似神仙。黨國高官的為了表演和老百姓同吃一鍋飯,薪水只好壓低一點。2015年,國家富起來了,逼到全國公務員一下子全面加薪60%,但最高級別的習大大,薪水才一個月13,218人民幣,年薪2·2萬美金。全球最偉大的領袖,卻領最少薪水,此事居然發生在中國,你若問我這樣的薪水,如何像最近無國界調查記者「天堂文件」所披露,可以擁有百億資產?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問題,恐怕只有台灣連家可以回答。

李慈銘這種官,算是小貪,在中國當官收錢,不只正當而且是傳統,只要不過分,通常不出事,天子也知道,公務員薪資實在太低。問題是,皇帝不願改變體制,不想讓官員薪水提升,所以三節慶自古傳統,收禮走後門,成了常態,這些工作,需要駐京辦來做。一直到現在,就算資訊科技化,淘寶可以送到家,這個駐京辦工作,仍然無法假手別人。無法假手原因很多,「不可告人」是原因之一,為了搶中央預算開發案審批,或爭取補助調動人事,這些活,無法透明,只好暗中。其次,每一個黨國高官,喜好不同,有些愛字畫,你必須送對,還必須交代賣畫的堂號,這畫賣出後,還可以拿回到堂號變現。第三,現代駐京辦還要幹黑活,中國作家王曉方寫了《駐京辦主任丁能通》,以小說體方式諷刺世道,因為在地方受到不平待遇,上訪老百姓越來越多,黑材料對地方官是致命傷,一旦地方官員所做壞事曝光,只好派駐京辦結合黑社會,從中攔截上訪者,利用暗殺或暴力手段,讓上訪者消失,這事情當然必須駐京辦來做。

話又說回來,有條件可以擔任駐京辦工作者,也不容易,首先要會「喬事情」,第二,嘴巴要緊,第三,樂當白手套,第四,必需全部掌握黨國高官私生活和門道,想辦那些事情,應該要找那些官。這些條件具備,才可以遊走灰色地帶,重點是,一旦出事情,要學習會「快閃」。

在歐戰期間,擔任歐洲記者的維克多,賽巴斯汀,後來寫了一本書《一九四六年》,在這本書中,說起一個故事:1946年,歐洲戰爭結束,未滿一年,在外流亡已久的希臘國王喬治二世,回到雅典荒廢的王宮,隨從僕役從王宮花園哩,找到十幾個德軍屍體。當時記者問他:要當一個好國王,需要具備那些條件,喬治二世很快回答:別的我不知道,但是至少要一個可以帶著走的旅行用皮箱吧!如果台灣藍營縣市首長真的一意孤行,要搞一個駐京辦,我建議:先送一卡好皮箱,給駐京辦主任,一來,送錢方便,二來,逃亡時也可以派上用場。

藍營政客智庫,動腦造福台灣的政策不多,但是,懷抱著「自己創立的公司,不得易主」的心態,一門心思,想要搞垮中華民國的點子,卻是不少。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