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早安,自然選修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早安,自然選修課

2018-01-09 09:02
作者:
譯者: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18-01-02T08:00:00Z
官方網址:

動物生態如此奧義複雜,他就是有本事轉化成清新雋永的選修課。

一聲鳴叫,一片落葉,總是比咫尺旁人的形色更能觸動劉克襄的五感雷達。

他一直在自然的路上耕耘、學習。

一九九二年書寫〈最後的黑面舞者〉,引發大眾對稀有鳥類黑面琵鷺的認識與關心。現今再寫黑面琵鷺,不見激越的詰問,爬梳重點落在保育有成的欣慰、經營管理的難題。此般轉變正是這本書的寫照。

他消化了生硬的科學知識,加諸細膩的觀察體驗,透過溫情流

動物生態如此奧義複雜,他就是有本事轉化成清新雋永的選修課。

一聲鳴叫,一片落葉,總是比咫尺旁人的形色更能觸動劉克襄的五感雷達。

他一直在自然的路上耕耘、學習。

一九九二年書寫〈最後的黑面舞者〉,引發大眾對稀有鳥類黑面琵鷺的認識與關心。現今再寫黑面琵鷺,不見激越的詰問,爬梳重點落在保育有成的欣慰、經營管理的難題。此般轉變正是這本書的寫照。

他消化了生硬的科學知識,加諸細膩的觀察體驗,透過溫情流暢的文字,記錄探討台灣的二十多種動物,包括倍受矚目的石虎、白鶴、黑面琵鷺等,以及尋常的麻雀、蝸牛……

自然是劉克襄永遠樂在其中的選修課。

全書內容清新雋永,感性又理性。除了個別的動物生態,也探索了六大主題:稀有種的保育考驗、拓展到都市棲息的鳥類、共生共榮的難題、動物行為的觀察、人類造成的動物危機、鄉野變遷下的動物命運。

每篇文末更貼心小寫動物的基本資料和焦點議題,同時留神提點近年新興的相關公民科學網站。即便是門外漢,也可以為自然生態貢獻知識力量。

【作者簡介】

劉克襄

生態系自然人。日行性,習於晨間慢跑。棲息於台北或台中,喜出沒於山徑、鄉鎮、菜市場。勇於嚐百草,知覺敏銳。擅長在城市感受自然端倪,在日常發掘溫情興致。寫作不輟,熱衷繪圖。現職中央通訊社董事長,窗口鳥友為麻雀、斑鳩和八哥。

追蹤網頁:www.facebook.com/avian007

【自序】

有時候,回想自己一些生活的過往,生命裡最大的幸福,或許是比別人擁有更多和大自然連結的機會。

撇開長期浸淫於野外環境不談,光是平常走在城市的街道,我都比其他人善於觀察大小地景。眼前的任何花草鳥獸,都可能在一個專注的凝視,一次意外的瞥見裡,帶來奇妙而有趣的啟發。又或者是一聲鳴啼、一記爪印,乃至一顆排遺之類,好像也能帶出動物行為的想像。運氣好時,透過這一小小提示,甚至可執筆為文,形成有意義的自然人文論述。

只是動物觀察,往往需要豐富經驗的積累,才可能在那一剎,摸索出行為的多方奧義,或者撞出智慧的火花。年輕時浪漫而狂野,在撰寫表述上,難免一味燃燒熱情,積極地想分享自己的喜悅。年紀大了,終而謹小慎微,就怕自己的認知不足,誤導了讀者對特定動物習性的理解。

有此擔憂,這類相關書寫的定稿常是反覆難定,一拖便十來年。有些細節的觀點,年輕時也不盡然看得到,反而是過了一段歲月的洗禮才有體悟,彷彿人生的社會歷練。更有甚者,一個美好的意念理解了,當下或許覺得感動,但時空不同,關照面相多元時,可能又孕育新的思維。

這二十來篇作品和插圖的完成,大抵在夏初,就任中央通訊社新職前。多數議題都是近年來大家矚目的自然保育焦點,我也極其注意,時而參與意見的品評。然生態之繁浩,豈是我這業餘者所能廣泛評述,不過是略表個人之關心和喜愛,想要試著以文學筆觸鋪陳。

只是,修潤書稿的過程,蒐集通曉了一些新知與論證,又考量讀者不一定熟悉每種動物,因次每篇文末貪心地加註了「動物小寫」,扼要介紹辨識重點和新近議題。此外,動物插圖難以如植物的靜態素描,可有實物取鏡或寫生,泰半不得不參考網路圖像,依其骨骼構造和身形,揣摩再三始而摹繪。

晚近在台灣,動物研究相關科系的學生甚難找到合適的本職工作,投身野外的熱情和人數自不若以往。然而網路發達下,自然科學的觀察網站出現不少,包括了繪圖和攝影,好些動物遂有長期的觀察紀錄。近年一些民間非營利或政府組織透過網路平台,邀請大眾通報某些生物的發現紀錄,時日一久更形成豐富的參考數據。我在文中提到的麻雀、黑冠麻鷺,或者是外來的鵲鴝、非洲大蝸牛等,如今上網都能看到不少資料或討論。

這一公民科學運動的悄然建立,早已慢慢積累,蔚成台灣自然觀察非常重要的軟實力。未來勢必也會是生態環境教育,以及物種保育相當厚實的內涵。整本書的表述淵源,自是得感謝這些熱愛自然網友的不斷付出,個人才能博引更多樣的觀察論證,或者提出更有建設性的推斷。唯暢意行文中,若真有書寫的瑕疵,還盼諸方專家不吝指點。

以動物為師,長期相伴,摸索不同環境提供的各種養分,此時收尾,或許是較好的時間點。九○年代中旬,我在木柵小綠山定點觀察後,這些斷斷續續的心得累積,驀然回首竟已二十多年。這一野外行旅,和動物間的互動還真是漫長。雖說人間有情,和動物的接觸,多少也有這等老友舊識的溫暖,同樣難於數言以蔽之。

如是微妙的自然情境,大半輩子可能也僅這麼幾回機會,我還趕得及選修。若說還有下次的學習,我都懷疑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