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過大的建商權力會造成大眾不幸的傷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過大的建商權力會造成大眾不幸的傷亡

 2018-03-03 10:13
三個多禮拜前發生的花蓮地震,造成17死282傷的不幸災禍。根據鏡傳媒的一篇專題報導,震災中倒塌的雲門翠堤、吾居吾宿這兩棟大樓,都與建商改變建築結構有關。圖/資料照,王志偉攝
三個多禮拜前發生的花蓮地震,造成17死282傷的不幸災禍。根據鏡傳媒的一篇專題報導,震災中倒塌的雲門翠堤、吾居吾宿這兩棟大樓,都與建商改變建築結構有關。圖/資料照,王志偉攝

三個多禮拜前發生的花蓮地震,造成17死282傷的不幸災禍。根據鏡傳媒的一篇專題報導,震災中倒塌的雲門翠堤、吾居吾宿這兩棟大樓,都與建商改變建築結構有關。雲門翠堤被建商家族背景的漂亮生活旅社、阿官火鍋老闆夫婦改建,一樓少了23面結構牆;吾居吾宿則是在建商的私心盤算下,從六樓被加蓋成九樓。

這兩棟大樓的住戶都向縣府檢舉抗議過,卻沒有效果,龐大的政經勢力讓建商老神在在。這些事情並不是只發生在花蓮,全台灣各地都有惡德建商為了賺錢而偷工減料,或者變更結構的案例。黑心建案越多,市場越不放心,房價卻也越來越高,安居樂業逐漸變成困難的事情。

除了房市的投機炒作,不肖建商也阻礙了重大公共建設,像台北市就有日勝生的美河市、遠雄的大巨蛋這兩個知名的弊案,用不當方式包工程,在全國更是不勝枚舉。建商透過直接的賄賂、間接的利益輸送影響政府官員決策,公眾的福祉就在建商的自私自利下被犧牲。

我們不禁想問,為什麼總有建商如此大膽惡質?為什麼民眾與政府似乎都拿他們沒轍?那是因為建商不只是炒作房地產錢滾錢而已,更積極利用賺來的錢改寫整個社會的遊戲規則。

除了具體的「建築物」,現在台灣的建商還更加進化,用賺到的錢成立智庫,企圖用學術包裝干預金融界、司法界,試圖制定更有利於自己的遊戲規則。有些建商甚至入股金融業,將來更容易取得資金,進行更大規模的房地產炒作。

「台灣法學基金會」就是多位建商出資成立的,表面上看不出端倪,但台灣法學基金會,近來進行了許多不動產、國土計畫、都市更新的研討會,藉此影響政府決策。台灣法學基金會的董事會成員其實就是建商,包括副董事長吳寶田(麗寶建設)、常務董事林敏雄(元利建設)、董事趙藤雄(遠雄建設)等等。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則是由建築業龍頭的寶佳集團出資,基金會的要角是以陳沖為核心的前朝金融官員。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倚重陳沖的金融專業與政經人脈,以產業界角度建議政府的金融政策,研討會也經常邀請前朝官員參與,這種操作形成的背書效果不可小覷。

從前述這兩個基金會的例子而言,就能夠看出建商不遺餘力地想改寫經濟規則,在其他產業領域,也多能看見建商活躍的身影。企業為了利益進行多角化投資或政策遊說並不稀罕,但是財富與權力若是過於集中、傾向、壟斷在少數財團手中,對於整個經濟體的健康彈性而言是有害的。

像是寶佳集團願意出資成立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就是因為該集團對金融業有強烈的企圖心,所以試圖干預政府的施政,幫助自己插旗更多金融業者。更有甚者,台灣法學基金會與新世代金融基金會還會合作,日前台灣法學基金會舉辦「公營事業股權轉讓法律與政策」研討會,主題著墨於台新彰銀經營權,請來陳冲主持,這次的與會成員,甚至還有現任司法院大法官,儼然是為了彰銀的官司施加壓力。

這些操作方式,不僅僅是政策遊說的程度而已,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中,我們應該更加審慎保護司法的獨立性,避免特定人士運用過度膨脹的財富或權位干涉司法。然而在建商鋪天蓋地的擴張影響力之下,種種合法的手段(如台灣法學基金會的研討會)、非法的手段(如遠雄集團的幾次賄賂案件)都正在侵蝕我們經濟體的健康與社會的安全。

花蓮地震的災後處理還未結束,但是天災之外的人禍因素,已經逐漸顯現。對於大自然的力量,我們只能盡人事做好準備,然而因為一些建商自私的作為,使得許多建設工程,無法達到安全標準,甚至連法律與商業規則都受其影響,大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經濟循環的健康活力,在少數人的野心下逐漸失去保障。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