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師納勞基法/醫院剉:一院區人力缺口近700人恐得關床因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師納勞基法/醫院剉:一院區人力缺口近700人恐得關床因應

《系列四》醫改會:改善住院醫師勞動條件 才能吸引人力回流急重症困難科

 2016-09-15 21:05
今年五一勞動節,醫勞小組抗議醫師納入勞基法一拖再拖。不過醫院經營者認為此政策上路務必有完善配套,否則衝擊太大。圖/李秉芳攝
今年五一勞動節,醫勞小組抗議醫師納入勞基法一拖再拖。不過醫院經營者認為此政策上路務必有完善配套,否則衝擊太大。圖/李秉芳攝

「衛福部宣示2020年之前要將受僱醫師納入勞基法,距離現在還有3年多,各醫院都很害怕,擔心到時找不到醫師,恐怕剩下關床一途!」某醫學中心估算,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後,該院的住院醫師缺額會達到670人,出現住院醫師人力荒。姑且不論每月要多支出近7000萬元的人事費用,就算有錢,「要去哪裡找人」才是最大難題。

雖然衛福部提出,擴大醫學生招生名額因應醫院可能因而產生的人力荒,但一名醫學中心主管指出,「以醫學生養成至少要6年來推算,即將於2020年之前上路的受僱醫師納入《勞基法》,恐怕緩不濟急,銜接不上。」

人事成本年增7億元  但有錢還可能請不到

「現在住院醫師不足額的問題已在很多醫院發生,很多醫院都招募不到,今天就算要補人,醫院編列預算出來,都不一定補得到。」據北部某醫學中心推算,若納入勞基法,住院醫師缺額龐大,以1位住院醫師一個月薪水成本10萬元計算,要新增670人,一個月要多支6700萬元,1年7、8億元,這是一筆龐大經費。

重點是,去哪裡找人?衛福部近年來為解決急診壅塞而衍生的醫療人力短缺、病患照護品質等問題,由長庚醫院、台大醫院及奇美醫院參考先進國家經驗試行Hospitalist(醫院整合醫學專科醫師)照護制度。

一家有參與試行Hospitalist的醫院人員說,現在給Hospitalist薪水不錯,但很多醫師還是不願意做,醫院多半會請第1、2年較資淺的主治醫師去輪值。但未來如果缺口愈大,那就不是幫忙值班1、2年的事,況且主治醫師隨時可以走人,出去開業,去開醫美診所、聯合診所、甚至遠走大陸,選項很多,「不一定要留在醫院裡」,所以醫院的態度也不敢太強硬。

更何況,如果照衛福部的規畫,要推動受僱醫師全面納入勞基法,那未來主治醫師也要納入,大家都來「照步走」、計算工時,主治醫師也可以義正詞嚴的不值班。而且有的刀一檯就要開12小時以上,醫師是不是超過工時是否就可以走人?醫院很頭大,病人也會擔心!


因應未來住院醫師可能不足,已經出現由專科護理師取代住院醫師的建議。圖/民報資料畫面

醫院建議放寬專科護理師執業內容  取代住院醫師人力

住院醫師人力荒,醫院專業護理師(簡稱專師,NSP)的需求大增。根據《護理人員法》規定,要取得專師執照必須具有內(外)科相關領域臨床實務經驗3年以上、在中央主管機關認定內(外)科專科護理師訓練醫院接受6個月以上之內(外)科專科護理師臨床訓練實務經驗及訓練證明文件,並經過口、筆試甄審通過。

不過專師沒有醫師執照,執行醫療服務上有很多限制,無法完全取代住院醫師的人力,例如不能開處方、不能開藥、不能執行插管等。醫院主管認為,專師的執業內容應該重新檢討放寬,依實務臨床經驗來看,一個專師受訓完整,走到專科化了,經驗很豐富,有時甚至比住院醫師好用,適度合理放寬規定才能有效填補人力缺口。

某私立醫院的主管直言,一旦納入《勞基法》,勢必有醫院會關床,當醫院人力不足,又得面對醫院評鑑標準,關床是不得已的最下下策,預期這個問題未來會非常嚴重。


高齡化社會,醫療需求增加,一旦因政策改變而逼使醫院關床,病人求醫無門,怒氣會反噬回政府身上。圖/沈聰榮

該主管說,當醫院關床,受害者是病人,病人求醫無門,變成「醫療人球」,病人的不滿最後肯定延燒、反撲到政府身上。尤其高齡化社會來臨,醫療需求勢必增加。如果衛福部執意上路,一定要針對醫療產業的特性提出最佳配套。

預期醫院恐以關床因應  病人哪裡去?

「醫療有特殊性、延續性,應依醫療產業特性,跟醫界好好溝通,不能用一般常態的勞基法就要套在醫院身上!」醫院主管說,就像新政府一上路就宣布「雇主不得讓勞工連上7天班」,引發旅行業界大反彈,難道導遊帶團到國外,10天行程到第6天就說要休息、換人帶嗎?這簡直是笑話,醫師也是,開刀到一半,難道換人開?

另一方面,醫院主管指出,納入《勞基法》以後,可預見所有醫院將大幅提高人事成本,「醫師一定會降薪」。而且,住院醫師的訓練是建立在上班時間的基礎之上,以後工時縮短,訓練年限要拉長嗎?本來4年變6年的訓練時間,住院醫師會全部都同意嗎?


一方面是愈來愈多的病人,一方面愈來愈少的醫生工時,醫院經營者最近真是傷腦筋了。圖/取材自網路資料畫面

「在醫學養成教育中,除非不重視品質,否則就實務面來說,住院醫師訓練課程(training course)要開幾檯刀是固定的,這也是必然面臨的問題。」醫院主管說,一個政策的影響如此廣大,奉勸衛福部思慮得更周全,不要冒進。

醫改會:關床說是恐嚇病人

對於醫院未來恐步上關床一途,醫改會副執行長朱顯光認為,這是因果倒置,也是「恐嚇」病人的說法。過去幾年醫院過度壓榨住院醫師,導致住院醫師過勞,甚至也沒有過勞職災相關保障,讓住院醫師對急重難科卻步,致使內、外、婦、兒、急五大科「五大皆空」,轉而選「五加皮科」(五官科加皮膚科)。

「事實上,每年畢業的醫學生人數是固定的,也是足夠的,只是人力流向不均。」因此,朱顯光認為,若給予住院醫師《勞基法》保障,使其勞動條件改善,搭配健保對急重難科的獎勵也到位,才會吸引住院醫師願意回流到急重症的困難科,問題才可能解套。

朱顯光也指出,住院醫師的單周88工時上限以及值班後要休息一定時數的規定,3年前納入醫院評鑑項目,雖然經常有住院醫師呐喊工作超時及值班過度被壓榨、被血汗的情事,但衛福部的評鑑結果出來,各大醫學中心都是合格的。

如今,才說要把受僱醫師納入《勞基法》,醫院又說困難、人力不足要關床,這是什麼道理?朱顯光認為,持這些藉口反對或延宕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的醫院經營者,應攤開過去評鑑的成績看看,否則昨日而今非,無疑自打嘴巴。

《醫師納勞基法系列報導》
專題一/苦不在工時 是對未來沒盼望
專題二/一晚照顧160床、操到心悸
專題三/學徒放假、師傅值班
專題四/醫院剉:一院區人力缺口近700人恐得關床因應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