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綠葉變紅花的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綠葉變紅花的故事

 2018-11-05 12:48
自然界,綠葉通常先變黃,再轉紅。洪博學指出,政治界,綠葉先變藍,再轉紅,而有些另類,卻直接變紅了。圖/張家銘(資料照)
自然界,綠葉通常先變黃,再轉紅。洪博學指出,政治界,綠葉先變藍,再轉紅,而有些另類,卻直接變紅了。圖/張家銘(資料照)

自然界,綠葉通常先變黃,再轉紅,政治界,綠葉先變藍,再轉紅,而有些另類,卻直接變紅了。

寫「美國民主」的托克維爾說;「美國的開國者們,所設計的民主制度,可以用來抵抗擁有權力者,陷入專制和獨裁,但是,卻無法抵抗金錢病毒的汙染」,執政者被權力和金錢的糾纏,不分國界和政治體系,因此,全面執政的民進黨,自然避免不了,比較不同的是,台灣這樣不正常國家,掌權者除了金錢病毒難以清除,還多了紅色病毒侵襲。

國民黨兵敗中國前夕,先有政客媒體文人從藍變紅,才有投共呼聲,群起效尤,台灣人擔心台灣被老共吞了,關心本土民進黨質變,文情溢於言表,也是必然,尤其是民進黨目前是新系獨大,難免引來抨擊,一旦派系利益分配失衡,或者法案違背人權進步理念,立法步伐不一,派系內對抗的聲音四起,更進一步影響到這一次的期中選舉,執政的民進黨,今天陷入困境,也就可想而知。

前日,拜讀張正修老師在民報刊登「民進黨受內外夾擊」的文章,基本上的文章標題,我是認同的,但是,內文中把許信良和新潮流掛在一起,並隱射新系已經穿上紅內褲,在中國擁有龐大利益等等,而他所提出的觀察卻是:選前民進黨中央切割喜樂島,刻意造成綠營分裂,其次,新系候選人在這次選戰,很少受批評攻擊,我覺得這樣的證據,太薄弱,深深不以為然,走訪全台選情,民進黨的候選人由南到北,全面陷入困戰,只剩「告急」兩字沒喊出來而已,本來,臧貶天下人物,總要科學論證,要不然也要有憑有據,所謂觀其行,聽其言,有時也會判斷失誤,因新系人物眾多,六個在位的縣市長,賴清德和陳菊已交棒,國會68名立委有3分之1屬於新系,支持者更不少,用一竿子打翻一整船,不只有失公道,在選戰關頭,更容易造成綠營支持者心寒,張老師對新潮流的批判,已經不是第一次,我也無從知道他所掌握證據有多少?但是,綠營執政縣市,選戰如此艱難,執政者責任當然無法逃避,除紅色入侵,另一半原因來自綠營支持者選擇沉默,公民團體也保持中立,執政者當然更需要深刻檢討,而這一篇反駁文,若有得罪,也請張老師海涵,我沒有政黨背景,只求公道而已,並無他意,再說國際局勢變化快速,小小綠還在發展中,請問:台灣人還有時間,扶持另一個可以執政的本土政黨嗎?

老共正在努力裂解民進黨

老共要吞併台灣,裂解藍營國民黨,早已成功,純淨的藍天已是紅地,目前,老共正在努力裂解民進黨,因為民進黨內派系很多,每到初選,黨內廝殺厲害,自然會有仇隙,容易受有心人士挑動,因此,裂解執政黨,讓台灣人失去領導台獨信心,是可以想見的事情,問題在於有多少人已被紅色網羅,這些人是否可以撼動天下,以前,本來喊台獨的政客,轉向投共,已經不是新鮮事,許信良當然是指標人物,他投共的言行,斑斑可考,連老共也認證。

首先認證,是由袁紅冰在「台灣大國策」一書所提;袁紅冰說:「1986年,老許闖關回台,沒有成功,鬧出桃園機場事件,1989年,老許繞道中國後,被老共送回台灣,這時候,老許已經在中國被招安了」,老許回台後,被判刑10年,引發土城抗爭事件,1990年被李登輝特赦,所以才關了一年,就出來從政了,袁紅冰在書中展示一份公文;「2012年胡錦濤主持的有關台灣總統大選領導人會議中,所述:「持續做好對國民黨統戰工作,同時,應加大力度,針對民進黨重要人物的統戰,務必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見到成效,例如,許信良從激進台獨立場轉向改變,作為工作總結」,林保華在「中共黑手伸進民進黨」一文中,所指就是許信良。

許信良早先受國民黨黨國栽培,如何從台獨大將,轉變成紅色小丑,上網看就有,說穿了也就是財色,權位,三種東西太誘人,被藍金黃罷了。

1979年美麗島大搜捕,老許奔逃美國,一開始日子不好過,可以想見,靠著海外獨派團體才能度日,1986年,老許在美國搞「台灣革命黨」,推銷武裝革命,後來又辦了「美麗島周刊」,找了汪立峽,張維嘉,孫慶餘,陳芳明,陳婉真等人寫稿,張維嘉目前在台灣,被民間稱為真正的新潮流系影武者,張維嘉的前妻就是陳婉真,陳婉真在一篇悼念黃晴美的文章中提到,許信良流亡美國後,就和海外獨派人士格格不入,照理說,同樣是建國理念者,應該團結,可能是許信良比較霸道,想出頭當領袖,被海外獨派排擠,陳婉真說,有一次,老許開內部編輯會議,堅持把「刺蔣案」當專題,陳婉真當場反對,認為島內還沒解嚴,獨派人士被關,不宜這個時候刺激國民黨,但是,老許堅持,陳婉真只好離開,而且是被逼退,老許因此和獨派決裂,回台後,老許兩度擔任民進黨主席,1996年以大膽西進,槓上李登輝的戒急用忍,綠營已經感覺老許言論不對勁,2000年和阿扁相爭總統候選人,仍然落敗,基本上,老許沒有總統命,從此慢慢的成為失勢政客,目前,還有一個海基會董事舞台,和亞太和平基金會,老許偶而結結巴巴發言,搬弄一下討好中國,反美論調,刷刷存在感,或者在美中貿易戰火熱時,主張「蔡習會」,討好老共,企圖當美中之間的和事佬,但是,老許以前創辦的「美麗島電子報」,目前提供中國學者發表台灣應該投降論,該報有時也會搞搞假民調嚇人,還有一位台獨林大師,立場很怪,目前還有代理人吳姓名嘴,在島上興風作浪,成為台灣隱患。

和老許有過關係,就很容易「走紅」,內幕太雜,花邊太多,原因很難分析。1995年留美柏克萊大學的陳文茜,回台後,被老許引進到民進黨,擔任文宣部和發言人,96年第一次大選,我還在後台見過她,這位被李敖評為台灣最聰明女人,文筆果然了得,1999年,陳文茜就因為不支持台獨,自己主動退黨,但是,當初入黨時,她難道不知道民進黨是台獨黨嗎?2001年,陳文茜以無黨籍當選立委,後來自己爆料:國會搞所謂「鳥籠公投」,讓台灣人不能公投,決定命運,就是來自她手筆,真得厲害了,才女自然不凡,現在是紅通通,郭文貴說:「曾在盤古大樓招待陳文茜,陳文茜是被北京中南海視為座上賓的人物」。

另一位才女鄭麗文更厲害,生命旅途,有點像陳文茜,台大畢業的鄭麗文,曾經是野百合運動世代人物,1996年入黨,成為民進黨任務型國代,後來一路在民進黨擔任中央要職,2002年發生李慶安指控涂醒哲的「舔耳案」,鄭麗文違背黨紀,到電台對涂醒哲落井下石,後來李慶安才道歉說:「看錯人」,搞到鄭麗文很難下台,最終被民進黨開除黨籍,但是,鄭才女受訪時說;「我加入民進黨,主要是要實踐台獨,阿扁不搞台獨了,令我失望,我早就想要離開民進黨了」,不知道鄭才女目前對台獨看法如何?鄭麗文在2004年反扁大會上為國民黨站台,2005年就被連戰延攬,進入國民黨,幹過行政院發言人,現在也是紅色傳媒紅人。

還有一大堆綠葉變紅花,故事太多了,例如:葉耀鵬,曾是創黨大老,2008年投藍,被老馬推上監委大位,一上台就彈劾國防部,要求解除早期投共的林毅夫回台,老馬下台後,葉耀鵬沒有監委可以幹,民間傳言,他拿到中國青島啤酒台灣代理,所以立場轉紅,但是,我「古歌」一下,青啤台灣代理是維士比,或許傳聞有誤。

還有一位名人沈富雄,以前也是綠營大老,為了東帝士陳由豪案件,和阿扁翻臉,政壇上無法發揮,終於和綠營漸行漸遠,目前也是「扮紅打綠」大將。

曾經在96年擔任過彭明敏總統競選總幹事的莊淇銘,最近出現在「無色覺醒」節目上,聽其言論,有點染紅,應該是接受曾經是民進黨國會大砲的朱高正邀請上通告。2001年,老朱在高雄選立委,票數難看,落選後就淡出台灣政治圈,搞搞易經,多數時間,奔波於台海上空當飛人,在中國北大清華大學任教,也是中國社科院特邀教授,過去,老朱每逢六四事件,老朱還會上台罵老共幾聲,現在已經完全無聲,選舉前,老朱和中字號傳媒弄出一個「無色覺醒」節目,不只「扮紅打綠」,還販賣「紅色小藥丸」,後臺支援的錢從哪裡來?國安單位應該去查一下。

民進黨必須自掃門前雪

2006年,陷入扁案風暴,民進黨內部士氣低迷,王幸男在全代會提案派系解散,許多派系也如實解散,但是,新系並未解散,設在立法院旁邊的「新台灣國會辦公室」,還在運作,綠營人士譏諷民進黨不像黨,新潮流系才是黨,因為新系運作比較嚴格,才能掌握民進黨大多數公職,2016年,被懷疑有穿紅色短褲的洪奇昌醫師,被新系大掃除出門,洪奇昌和邱義仁,吳乃仁,算起來也是新系大老,曾經擔任海基會董事長,從新系掃除這個動作可以看出,掌握權力者貪腐難免,政府自有法律辦理,但也不是所有新系檯面人物,都已經穿了紅短褲,綠色本土精神,還是有的。

新系遭受黨內外質疑,一來樹大招風,二來,老共的分化裂解綠營,手段已經發生效用,過去,陳菊去了中國,也被放大作文章,賴清德坐上行政院長後,沒有大聲喊台獨,都曾經被媒體放大檢驗,但是,若要用這些事件,來鑑定所有新潮流系是否背叛台灣?恐怕很有爭議。

有新系政治人物在中國經商,利益很大,傳言不是始於今日,但是,在中國經商的利益,是否就能證明此人已經投共,還有點牽強,古往今來,身在中營,心在台的人,必定會有,如果說;人在中國被綁架,或命門被老共控制,必須聽命老共,只要此人不是位於要津,也只是個人得失而已,對台灣傷害並不大,最怕的是台灣人不長眼,被老共下藥,不自知,還懷疑自己養大的民進黨,卻被穿藍衣,穿紅褲的愛台妖言迷惑,還選出一心要賣台的政客,才會更要命,綠營新潮流系政治人物,遍及國會及地方民代,行事作風,既然已經飽受黨內外質疑,民進黨必須自掃門前雪,才能贏取台灣社會信賴,否則就算綠營支持者可能含淚投票,但是,2020年大選恐怕無法過關了。

年底選戰,已經超越地方選舉,這是一場自己和自己的智慧挑戰的選舉,在紅色勢力金錢,全面入侵的時候,請用你愛台灣的初心,投下這一票。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