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李飛糞話與國安立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李飛糞話與國安立法

2017-12-04 12:05
狡猾的李飛以及代他執筆的中共文膽,把這些問題限定在「香港特區」這四個字上,然後借題發揮。(圖/創用CC授權)
狡猾的李飛以及代他執筆的中共文膽,把這些問題限定在「香港特區」這四個字上,然後借題發揮。(圖/創用CC授權)

11月16日,芝麻小官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3天,在《基本法》座談會(實際上是糞話會)上「主講」,題目是「在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下香港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的角色與使命」,真是又臭又長。此外,他還「視察」了高鐵西九龍總站及港珠澳大橋。對於「小李飛刀糞話會」,香港約有50所中學安排學生觀看直播。很多學生無奈坐著,打瞌睡,閉上眼,半聽懂,熱烈響應特首林鄭月娥先前聲稱「無事可以強制,你閉著眼睛就看不見了」。直播前,人民力量在觀塘、沙田、筲箕灣3區,向上課學生派發紅布,方便遮掩雙眼,綁在手上或書包,以示抗議;香港眾志呼籲家長致函學校,要求允許子女不必觀看直播,拒絕洗腦赤化教育;退休教師韓連山表示當局應確保學校傳授的政治知識不偏頗,必須平衡及全面傳播資訊,否則有違教育規例。不過,「小李飛刀糞話會」仍然糞話連篇。

一、三問

李飛提出三道問題,貌似哲人,實為法盲,況且他的學歷根本不涉及《憲法》(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一年,也只不過是讀了商法)。一問香港特區從何而來?他的答案是中國《憲法》。他聲稱《憲法》就是香港的根和源;沒有《憲法》,就沒有《基本法》,也沒有特區和一國兩制。二問香港特區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何種地位?他的答案是從屬地位,聲稱香港特區的全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香港直轄於中國。三問香港特區應該做甚麼?他的答案是立法保障國家安全。他聲稱《基本法》第23條尚未落實,不良影響已經「有目共睹」,強調香港就23條立法「責無旁貸」。

狡猾的李飛以及代他執筆的中共文膽,把這些問題限定在「香港特區」這四個字上,然後借題發揮。我們必先捅破這套障眼法,重設話語權。其實,這三道問題應該改成以下三問,比較貼近實際,答案呼之欲出:(一)香港及香港人從何而來?關於香港,讀史縱古今,答案自可尋,反正不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而中國更不是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關於香港人,俱從爸媽來,反正不是從習近平的精子來,也不是從彭麗媛的卵子來。無論如何,中國《憲法》絕對不是香港的根和源,香港人的族群身份認同與大陸人顯有區隔。(二)當今香港之於中國是居於甚麼地位?被殖民、被赤化、被洗腦、被淘金、被專政、被欺壓、被統一、被箝制。簡單來說,就是被宰制、被凌辱的痛苦地位。(三)香港人應該做甚麼?不平則鳴,奮勇抗爭,反對霸權,捍衛法治,追求民主,守護公義,自強不息,聯繫國際,反共反暴,自主自立。不是在被強姦的時候幻想出一種快感,然後還要幫強國戴上安全套。

二、邪說

李飛聲稱香港有少數人在校園內「排斥一國」和「抗拒中央」,主張「本土自決」和「香港獨立」,用各種「歪理邪說」來「否定和詆譭」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否認」香港是中國一部份的事實,有人甚至用「激進暴力」方式把「分離主義」「訴諸行動」,但不論他們打甚麼旗號,偽裝成什麼理論口號,都是荒謬違法和不能容忍,必須毫不猶豫抵制和反對。李飛表示有些青年不了解「國家和民族的歷史」,不清楚「香港的前世今生」,受別有用心者「蠱惑荼毒」,輕信「錯誤觀念」,所以特區政府有責任在香港「樹立正確的國家和一國兩制觀念」。

依我看來,這種說法已經超出了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全面管治權範圍,再摑了香港人一大巴掌。共產黨不但脫下衣服,赤身露體,如今就連毛髮都剃光了,還要搔首弄姿,簡直聒不知恥。我們對於黨員李飛,這種毫不猶豫的抵制和反對口號,必須毫不猶豫地抵制和反對。不論共產黨打甚麼旗號,偽裝成甚麼理論口號和花言巧語,它的說詞都是邏輯混亂、荒謬違法、不能容忍、混世垃圾。

(一)「抗拒中央」,意指反對和抗拒共產黨中央以及中國中央政權的專制、獨裁、暴政、操控,包括反對人大831決定、反對23條立法、反對中共獨裁暴政。根據李飛上述說法,這些「抗拒」就會跟「分裂國家」劃上等號。換言之,你反對他、抗拒他、排斥他,你就是分裂他,理由是你自古以來就是他的一部份,所以你說些不中聽的話就是等同於他體內的癌細胞。這種想法顯示:習近平的做法正式跟鄧小平的說法分道揚鑣。當年鄧小平哄騙世界,聲稱香港人以後還可以繼續反共,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現在習近平變相宣示:共產黨是罵得倒的,所以香港人不可以繼續抗拒中央。李飛更加大言不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的制度和政策,必須要以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規定為依據,一個基本前提,就是要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現實」。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究竟抗拒中央,犯了哪條法呢?抑或只是李飛所宣讀的習近平勅令?所謂香港應該「主動地將在香港實行的特區制度,與整個國家所實行的制度相對接,維護中央的權威和法定權力」,究竟於法何據?

(二)中共現在從反對「香港獨立」延伸至反對「本土自決」。如果講「本土」也不行,難道要講「離地」、「忘本」嗎?如果講「自決」也不行,難道要講「他決」、「槍決」嗎?還是要乾脆閉嘴噤聲?歸根結柢,究竟為甚麼共產黨認為香港人不得主張「本土自決」?因為「本土自決」就是李飛所說的「抗拒中央」嘛!既然如此,那麼激進民主派、溫和民主派都要求真普選,抗拒人大831框架,還不都是「抗拒中央」?香港人,醒醒吧!還在分崩離析,大玩扣帽子遊戲,才是正中共產黨下懷!團結抗共,才是正途。否則,港獨派倒下了,大家不吭聲;自決派倒下了,大家也不吭聲;激進民主派倒下了,大家再不吭聲;溫和民主派倒下了,無人會吭半聲,因為其他人都已被消失了。在抗拒黨中央的反共道路上,香港人沒有分裂的本錢,否則只會眾叛親離,力窮則散。

(三)香港青年不了解「國家和民族的歷史」嗎?恐怕只是中共黨員不了解,或者偽裝不了解「國家和民族的歷史」罷了。中共就是外國勢力共產國際豢養和操控出來的魔胎,從中大一大開始已經如是,「聯俄容共」也是蘇聯搞出來的,殘暴和卑賤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更加是擺明分裂中國,早就把大一統中華民族春夢強姦和粉碎了。「陜甘寧邊區」更是再次表明中國共產黨喜歡分裂中國。韓戰、越戰、赤柬、馬共、印共更是粗暴干涉他國內政,分裂那些國家。大飢荒、文革、六四、西藏、新疆、汶川人禍、三鹿毒奶、零八憲章、維權律師、公民運動、殺害李旺陽和劉曉波、鎮壓烏坎村民、鎮壓雨傘運動、銅鑼灣書店事件、李明哲陷獄5年等事件,才是真正的「國家和民族的歷史」。

戶籍制度更把中國人口一分為二,低端卑賤獨夫習近平現在驅逐「低端人口」離京,更是煽動顛覆自己政權。這些說法絕對不是「否定和詆譭」中共,正如你發現糞便後說它很臭,不應被批評為「詆譭糞便」一樣。至於「香港的前世今生」,李飛先好好讀香港歷史吧,不要用謊言來「蠱惑荼毒」香港人,不要繼續傳播「錯誤觀念」。我們有責任把共產黨在香港「樹立的錯誤國家和一國兩制觀念」連根拔起後徹底粉碎。

李飛來香港大言炎炎,胡說八道,受習近平之命來香港吠叫幾聲,行為上是荒謬的,法律上是無知的,情感上是不可容忍的。這不是在所謂「新時代的藍天裏,放飛青春夢想」,而是他自己在「新時代的謊言裏猛打老舊飛機」。他唱衰香港人追求自由、人權、法治、民主等核心價值,才是螳臂擋車,損人害己。歷史終將證明中共及其奴才,全是比納粹黨更低端的賤種妖孽。他們必被永遠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三、共管

李飛對於何謂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權」,這次又有了新的詮釋:該由中央管的就由中央管,該由特區管的就由中央授權特區管(亦即由兩者「共同管治」香港);對於後者,特區管得好的,就由特區繼續管;特區管不好的,沒有盡到責任,可能就要由中央出手代替管。繞了一個大圈,還是那句話:全面管治即共同管治丶即一國兩制,謊言即真相,戰爭即和平,奴役即自由。

李飛的原話是這樣說的:「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央人民政府經與中央授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在這個過程中,有些重要事務,由中央直接管理,更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本地事務,由中央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自己管理。我們所講的高度自治,是指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行使香港《基本法》授予的權力,從來沒有脫離香港《基本法》的高度自治,更沒有所謂的自決、獨立的權力。這才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真正含意。」「我們總說權力與責任是相伴相生的,享有權力,就要承擔責任。」香港擁有「高度自治權」,只不過「是為了實施更有效的管治,更好地實現國家的奮鬥目標」。換言之,一國兩制只不過是為了服務中共政權的專政目標而設,從來不是為了香港人的福祉。

所謂「共同管治香港」一說,其實等同於「共產黨管治香港」,都是簡稱「共管」,尤以後者比較貼近真實。所謂「共管」,就是指:當共產黨與香港特區政府意見一致,依據香港特區政府的意見來辦;當共產黨與香港特區政府意見不一致,依據共產黨的意見來辦;當無需理會香港特區政府意見的時候,全由共產黨決定怎麼辦。這種語言騙術,其實適用於中共政權對付中國境內其他「自治區」,例如:新疆及西藏,也是古往今來橫跨中外各種獨裁專制政權的共用騙術。

至於什麼才是「該由中央管」或者「該由特區管治,但未盡好責任,該由中央去管」的情形呢?在李飛心目中,「該由中央管」的清單,當然包括國家安全、國家虛榮等議題,而且可以隨時變更或增加。共產黨的說詞往往是:《基本法》從來沒有明文授權香港特區政府直接處理國家安全(23條立法「義務」除外)、國家虛榮等議題,基於香港特區政府「沒有剩餘權力」,因此這些權力應該完全歸於中央。然後,共產黨就會說:綁架銅鑼灣書店人士涉及國家安全,常駐數千名國保在香港各區涉及國家安全,一地兩檢西九方案涉及國家安全,實施國歌法涉及國家榮耀,我寫這篇文章涉及國家安全,你看這篇文章涉及國家安全,亦即涉及國家政權的根本利益,所以這些事項都應該完全屬於「該由中央管」的範疇,香港人完全無從置喙。這樣做,還得了?現在就連「共管」這樣的話都說得出來,足見共產黨已以無恥為榮,無懼軟弱無能歐美國家的冷言冷語。

四、23

李飛這篇講詞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執行習近平的任務,在香港公開放風,為《基本法》第23條「國家安全」立法帶頭造勢:先施放「訊號彈」,砲彈聲過後,開展饒戈平、王志民、冷溶、港共頭目及骨幹成員的密集低端多棒接力,紛紛吹捧23條立法,但又說不出任何道理來;然後再施放「煙霧彈」,同時刮起一股邪風,聲稱要趁特首林鄭月娥目前民望不低,在2018年下半年(亦即在通過一地兩檢、國歌法本地霸權立法,以及惡意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之後)啟動23條立法程序,務求在2019年內完成,並且聲言如果香港繼續拖延立法,中共將會通過人大常委會把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法》硬塞進《基本法》附件3,成為未來必須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換言之,香港如不乖乖自殺,中共將會把香港殺掉。由此可見,卑賤低端的中共政權,已經肆無忌憚,公開展露流氓嘴臉。

我無意再講23條立法如何荒謬和邪惡。我的基本立場不變:一旦未有真普選,不得考慮23條立法;只有當中國有憲政民主,香港也有憲政民主,而且香港的實質自治地位得以確立的時候,才可考慮23條立法。否則,香港人應該堅決反對,今後用盡一切有勇、有謀、有恆、有力的方法,抗爭到底。

不過,我們也必須正視現實,掌握李飛這個「訊號彈」的內容。知己知彼,相當重要。李飛表示: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能超越中國《憲法》,強調維護中國領土統一是香港「應有之義」及「政治倫理」;香港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亦即在《基本法》實施20來仍未落實此條文,「不良影響」已「有目共睹」,而港府為23條立法是「責無旁貸」。

首先,提倡本土自決或者香港獨立,只要不涉及暴力,都是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保障範圍,不是「不良影響」。反之,禁制這些言論自由,才是真正的「不良影響」。至於這些言論及主張「有目共睹」地出現的原因,從來不是因為沒有23條本地立法,而是因為中共暴政破壞香港自治、扼殺香港民主、踐踏香港人權、動搖香港法治、箝制香港自由,香港人才需要慎思自己的生活前途與政治夢想。對於這種思考,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反之,只允許不同的人只有一種「正確」想法才是不正常的。

總之,港獨主張的出現,不是因為無法可治,而是因為暴政強權。對於這個因果關係,大家必先搞清楚。只要暴政強權一日不除,那麼脫離中國的香港獨立呼聲,或者希望香港人自決政治前途的呼聲(姑且勿論這些主張,是否立即可行或者值得支持),都只會厚積薄發,深流不息。23條立法的動議,強把法律當作暴政的統治工具,只會進一步助長這些主張的支持度,絕不可能扼殺這些主張與思想。李飛故意捏造虛假的因果關係,隱瞞真正的因果關係,簡直就是一名騙棍。

至於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冷溶,與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近日親臨特區政府總部,就中共十九大工作報告,向港府高官及行政會議成員,發表近兩小時閉門垃圾演講,已經是粗暴干涉香港內政。王志民還意猶未盡,聲稱現在要先搞好「六對關係」,包括「憲法和基本法」、「全面管治權與高度自治」、「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國家發展與香港自身發展」、「一國與兩制」,「港人思維和內地思維不同」等關係。他把簡單事情講得那麼複雜,恰以一名弱智小丑,還倒不如說「香港人和中共暴政的衝突關係」來得乾淨俐落。對於「香港人和中共暴政的衝突關係」,主要責任在中共暴政,次要責任在奴性入骨的部份香港人。無論如何,只要中共堅持獨裁暴政,當然不可能搞好它跟香港人的關係,兩者關係只會不斷惡化。

無論如何,王志民這次揭示了國民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勢必捲土重來。他表示中共頭目習近平很重視國家安全,希望「提高香港人國家意識」,覺得青年人對國家「有誤解」,「是出於教育問題,對國家發展、歷史傳統缺乏全面認識」。很顯然,這是繼李飛糞話連篇之後,另一個「訊號彈」,不過這次不是為了23條立法,而是為了部署重新推動國民教育,同樣必須被香港人反對和抗爭到底。

最後值得大家注意的是,根據11月23日博聞社報導,習近平對於張德江過去5年處理港澳事務的現狀「不甚滿意」,認為那是「差強人意」。該報道還指出:十九屆一中全會之後,習近平在新任常委們的一次內部會議上明確表示:「香港回歸已經整整20年,不應該仍然是一個問題,尤其是在其第二個任期內」,亦即2017年至2022年。報導表示:位列第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戰書,將會配合習近平處理港澳事務,已在近日急遣「中南海特別小組」低調南下,既為栗戰書接任人大委員長後,全面掌管港澳事務造勢,也為習近平的明年「南巡」提前調研,而栗戰書也可能將會以人大委員長的新身份首訪香港。如果上述資料屬實,那麼就跟李飛、王志民等人一系列的講法一脈相承,顯示出整套組合拳都是事先串聯好的。換言之,李飛、饒戈平、張曉明、王志民、林鄭月娥,全部都是傀儡,真正的香港問題魔鬼就是習近平,不是所謂江派或者王岐山。香港人必須對曾經在梁家河上山下鄉的「低端人口」獨裁者習近平,開展持久而有力的長期抗爭。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