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緬甸大屠殺,台灣能做什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緬甸大屠殺,台灣能做什麼?

2017-10-08 13:55
翁山蘇姬女士在上世紀領導緬甸人民向軍政府爭取民主和人權,並受到15年的軟禁,因而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但她獲得政權後,卻坐視軍方與佛教徒殺戮、強暴和迫害羅興亞人,導致四十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避難。圖/網路翻攝
翁山蘇姬女士在上世紀領導緬甸人民向軍政府爭取民主和人權,並受到15年的軟禁,因而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但她獲得政權後,卻坐視軍方與佛教徒殺戮、強暴和迫害羅興亞人,導致四十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避難。圖/網路翻攝

台灣被標榜為亞洲民主、自由、人權的燈塔,並正大力推動南向政策;為什麼政府單位、台灣民主基金會和人權團體對於緬甸少數族群羅興亞人幾個月來遭到殘忍的種族清洗未發一言表達關懷?日前聯合國發表立場一致的聲明表達關切,但緬甸背後最大的金主——中國,卻運用其政治影響力阻擋聯合國進一步呼籲緬甸政府立即停止對羅興亞人的暴力。

羅興亞人是緬甸少數民族之一,居住在若開邦(Rakhine)已數百年,根據〈人權觀察組織〉研究,遠自十二世紀即住居該地,目前約有百萬人,佔緬甸總人口的2%。歷史上信仰回教的羅興亞人飽受信仰佛教緬甸人民迫害和歧視。緬甸政府認定羅興亞人是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1982年制定〈公民法〉時,刻意排除羅興亞人的公民權。2015年,緬甸舉行全國選舉時,政府剝奪幾十萬羅興亞人投票權利。近年,緬甸政治人物包括由人民選出的翁山蘇姬,都暗示羅興亞人是危害國家安全的恐怖份子。

翁山蘇姬女士在上世紀領導緬甸人民向軍政府爭取民主和人權,並受到15年的軟禁,因而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但她獲得政權後,卻坐視軍方與佛教徒殺戮、強暴和迫害羅興亞人,導致40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避難。據〈人權觀察組織〉所做的衛星圖像分析,緬甸軍方從8月25日開始發動攻擊以來,至少已有210個羅興亞人村莊被燒為平地。孟加拉的官員稱,羅興亞人逃離時必須經過的緬甸邊境還被佈置地雷。

緬甸對羅興亞人暴行 像是種族滅絕

聯合國秘書長及人權署官員毫不客氣指摘,緬甸政府和人民對羅興亞人的暴行是教科書上所描述的典型「種族滅絕」。國際社會包括她的母校英國牛津大學對翁山蘇姬強烈不滿,對她既未能約束軍人和佛教徒的暴行,又未能站在道德的高度加以譴責。9月19日她在緬甸官員和外賓面前的演說,她還為這一次大屠殺辯護。2010年她被解除軟禁之後不久的一場媒體訪問時曾表示:「我希望被當作政治工作者,而不是某種人權標誌」。她對自己角色的調整,讓其他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失望。在一封公開信中,南非前大主教屠圖(Desmond Tutu)曾建議「如果妳在緬甸升至最高職位的政治代價是保持沉默,這個代價當然太高了。」

孟加拉社會企業家,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的批評更尖銳,他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如果她說,抱歉我是政治人物,民主的規範不適合我,那她就不應該接受諾貝爾和平獎;全世界幾十年來都站在她一邊,現在她卻破壞人權,拒絕給羅興亞人公民身分,成了翁山蘇姬的對立面。」

迫害羅興亞人不只是緬甸的人權問題,它帶動東協會員國之間的衝突,也造成新一波難民危機。菲律賓是東協國家當中少數公然支持緬甸的政府,受到國際側目。回教國家如馬來西亞回教徒曾舉行群眾大會,聲援羅興亞人;首相納吉也現身大會,並大聲批評翁山蘇姬。印尼內部激進回教組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PI)也舉行大型集會聲援羅興亞人,攻擊首都雅加達古老的佛教寺廟,甚至揚言準備派志願軍到緬甸保護羅興亞人。

難民問題待國際伸援手

幾個月來已有超過40萬羅興亞人因為緬甸的「種族滅絕」逃離若開邦奔向孟加拉,難民營已人滿為患,缺乏食物和醫療援助,已非物資短缺、貧困又屢受天然災害打擊的孟加拉所能支撐。台灣政府曾經捐錢協助美國德州和佛州水災風災的難民;台灣大力推動南向政策之際,政府和民間社團為人權和人道更應該關心和捐助在孟加拉的難民。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