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第一位漫畫博士魏良成 創作《特攻飛俠》走出自己的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第一位漫畫博士魏良成 創作《特攻飛俠》走出自己的路

 2017-05-16 09:10
台灣第一位漫畫博士魏良成。圖/郭文宏
簡介:

5月12日,由科技部主辦的『2017科普產學計畫成果展』在台大集思國際會議中心登場,在某個廳的角落裏,一個看來並不大的攤位,一位穿著很普羅,有張娃娃臉的老師,正在張羅的他的簡報,準備就計畫成果向評委們提報。

他是魏良成:一個不擅言辭但思路清晰的漫畫家,更是台灣所培養出來的第一位「漫畫博士」。

從小就開始畫漫畫的魏良成,曾經出版過多部作品授權至海外,也代表台灣參加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展出,多次全國

5月12日,由科技部主辦的『2017科普產學計畫成果展』在台大集思國際會議中心登場,在某個廳的角落裏,一個看來並不大的攤位,一位穿著很普羅,有張娃娃臉的老師,正在張羅的他的簡報,準備就計畫成果向評委們提報。

他是魏良成:一個不擅言辭但思路清晰的漫畫家,也是台灣所培養出來的第一位「漫畫博士」。

從小學就開始畫漫畫的魏良成,曾經出版過多部作品授權至海外,也代表台灣參加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展出,多次全國漫畫獎並入圍國際競賽最佳漫畫作品與最佳漫畫創作者。

儘管浸淫漫畫創作多年,魏良成並沒有在商業市場上發光發熱,但去年三月,他從台師大美術所取得博士學位,卻可能為台灣的漫畫創作形式打開另一片天。魏良成的博士論文,也是稍後要報告的主題作品,取名為《特攻飛俠》:這是一部融合了傳統武俠與科普的漫畫作品。

「科學結合武俠」聽來有些不可思議。魏良成試著翻新武俠創作的新世紀路線,運用3D軟體與電腦特效,彩繪出新武俠的視覺炫麗風格。其實這一路走來真的很不輕鬆。

魏良成說,從科技部前身的國科會,他執行相關計畫已6年,而在2年多前,因科技部覺得若主要補助高端,不易推廣到民間,因此找了不少的多媒體,包括漫畫、動畫、電影等各類行業,因承辦人來洽詢,他就提出相關的計畫申請補助。他說,過去執行計畫也曾得過相關獎項,就從培育人才開始申請,執行績效也不錯,到第四年就提出實作的三年期計畫,目前已邁向第二年。

為何會成為「漫畫博士」?魏良成說,從小他就喜歡畫漫畫,在漫畫創作剛好有機會去學校教學,因而走上學術研究。而傳統上有所謂「八大藝術」,包括後來歸入的電影,漫畫這一塊,包括動漫還沒被列入,所以它的影響力是逐漸變大的,但在正式的藝術領域,比較像是青少年休閒的次文化。

「這其實還不夠,應該要升級到正統藝術,因此希望在學術領域鑽研相關研究」,希望能奠立像「漫畫學」,就像天文學、物理學一樣。魏良成毫不諱言說出他的企圖心。

他笑說,當然在高端的學術領域裏,要靠著「漫畫」拿博士,過去還沒有人這樣做,事實上也很不容易,「指導教授也會覺得有一點頭大」。


魏良成以武俠結合科學創作《特攻飛俠》,成為台灣第一位漫畫博士。圖/郭文宏

《特攻飛俠》明明是個現代武俠作品,怎會想到連結到科普教育?魏良成說,這算是一個因緣際會。「武俠」一般我們都是把它定義在「奇幻」,不會把它定義在「科幻」。所以,他在做博士論文時,一開始就定義要做武俠,因為武俠是華人最具代表性的創作文化,別的國家都沒有,而他自己也很喜歡,也曾創作過武俠漫畫。

但是知易行難。論文指導教授提醒魏良成,這是在做學術研究,應該要更紮實、更有理論基礎。這也讓他想到說,不如試著從科學來切入,於是就發現原來「武俠」還是可以跟科學結合的,因此就大膽繼續做這方面的研究。

「剛好也因為科技部計畫認識一些理工的學界人士,就進行這項跨領域的研究,也發現武俠和科學是可以融合的,融合之後就產生不一樣的新武俠,而且一些沒人想過的,一些武功招式,像輕功、太極也可以用科學來解釋。有一些甚至是傳統武功想像不到的,因為作者未必有那樣的科學基礎」,魏良成對作品侃侃而談,創新裏透露著膽識,和跨學科的專業信任,但也難免遭遇挑戰。


魏良成向評委簡報計畫成果。圖/郭文宏

「比方說,你有沒有想過一個武功,可以讓角色變透明、消失的?傳統的武功沒有這種招式,除非是幻想出來的」。魏良成舉例說。

他說,武俠裏會有一種氣功,全身漲滿了「氣」,有沒有看過一種熱學現象,像高熱產生光的折射。就像我們在煮開水時,或者「海市蜃樓」,那就是因為高熱的「氣」,產生視覺上的折射。所以我就運用這個來解釋:如果練武之人他有內力,他當然可以產生出全身的高熱氣,讓光線產生折射的時候,他是不是就變隱形了?那我就會思考,傳統的內力是一種「氣」,那有沒有可能導入電力呢?這樣提出來的構想像是一種「內力的工業革命」:傳統的內力需要個人去修煉二、三十年,但是現在引進電力的話,就可以靠著電子裝置,瞬間灌入在體內。

「那電力跟人體怎麼可以結合呢?可以的。因為人體裏面就有所謂的生物電,就像『電鰻』本身就可以發電,人體裏的生物電也有這樣的研究,像神經資訊的傳導,頭腦下指令給我們的手,靠的就是電」,他和一位國術系的教授討論內力「氣」這方面,在中醫或內科如何運用,得到的回答是有可能,所謂的「氣」可以指的是人體裏面的「電」。

當然,從「氣」到「電」,魏良成的有著理工教授當他的顧問,但科普沒有如此容易。就在報告後的「口試」時,一位評委說出他的看法,質疑書中內容,向魏良成強調,「離心力和向心力不是兩種力」,這讓他一下有點傻眼。

確實,審委質疑了作品在科學驗證或原理同時呈現,可能會有些困難,例如要花比較多的文字解釋,或另外比較深奧的理論去影響了劇情的本身,這就像多拉A夢的任意門,若跳脫想像回到科學,要去解釋它,可能要花上幾本書來討論,而不只是漫畫裏的對白?做了太多的解釋,可能又會干擾創情。

「字太多的話,會很難看下去」,一位評委在審查時也是如此直言。但這不會打倒魏良成。

「這就是要看編劇的拿捏了」,魏良成認同一些質疑,對他確實是個挑戰。他說,內容的確要是要花一點心思,「都不講的話,讀者搞不清楚,講得太多,讀者又覺得煩,所以和劇情的連結性方面,就得要講出重點」。

「這就是一種創作的才能,能挑到重點講。這樣的才能一定是跨領域,因為第一,創作者必須要懂得科學知識什麼是重點,第二,創作者要懂得真正的戲劇編劇,什麼才是有趣的哏?透過裏面的角色慢慢把它帶出來」,魏良成還是很有信心,這樣的信心來自於他對於團隊的專業信任。

「實際在做的時候,我是編劇之一,另外有會一位科學的部分,加上一位編劇助理,彼此討論出最適合的橋段與內容。國外像皮克斯也是一個團隊在發想,若一個人單獨,或許有特色,但可能會漏掉,會有盲點」。

魏良成當然知道,這必須是集體創作的智慧結晶,而他就像是這個集體的核心。「目前在團隊中主要是劇本大綱、以及分鏡、與部分角色的畫工,後製則交給團隊成員」,他不常自己畫,但團隊成員後製的部分,他必定親自看過把關,OK才放行。「就像導演一樣」,他說。

只不過,動漫產業的背後除了團隊外,還需要龐大的資金。或許,這是台灣軟實力很值得發展的一塊,但政府除了學術補助外,還可投入什麼?創作者及產業又缺乏什麼?會不會碰到發展的瓶頸?

對此,魏良成認為。現在台灣喜歡看的動漫作品,多是以日本為主,國內投入動漫的資金比較少,但漫畫這塊比較不需要大的資金。相較之下,拍一部動畫電影少說三、四千萬最基本,但漫畫大概50萬就可做出一本不錯的作品。

「現在剛好政府有這樣的計畫經費我才有辦法,這方面目前還是得靠補助。第二是要靠媒體。一個好的作品一定需要媒體散播出去讓人欣賞,一般傳統媒體不容易有這樣的空間,因此主力就放在網路。在網路上主動推廣,讓讀者喜歡,作品紅了再來,而不是先計較前面的。像日本也是這樣,先有前期試作讓網友評賞,才會有後期的作品吸引消費」,魏良成的答案看來並不太擔心。

那麼,從學術研究要走到商業,定位如何?商業化又怎麼處理?這部分當然也是評審委員好奇的一塊,而魏良成也有他的想像或願景。

「我是希望這作品能做出叫好叫座。像現在超級英雄系列的電影當道,美式的英雄我們可以做的很成功,為什麼我們不行?而且我們有很精采的超級英雄世界,就是武俠。武俠小說已流傳千年,從唐代就開始有,一直延伸到現代,我的論文也就在研究武俠,因此歷史考源當然會有。在黃易之後,近年來已很少新的武俠小說,還看不到新的脈絡,能否嘗試把武俠跟現代做連結」?

他反問,美國能把超級英雄跟現代做連結,「為什麼武俠就走不來呢」?


魏良成希望《特攻飛俠》能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英雄。圖/台灣漫畫學會提供

魏良成也試著尋找不同答案:「當然這中間也有傳統小說研究者提出困難點,認為武俠就是違抗法治的,這是最大的問題點,你在現實裏怎麼可以允許一個人可以自由地去制裁別人?這就是反法治。但為何超級英雄可以」?

魏良成說,他也研究日本,日本也有一些類英雄的戰鬥漫畫,像是七龍珠、海賊王、火影忍者之類的作品。「美式有美式的超級英雄,日本也是,我就吸取他們的經驗來投入武俠這塊,試著讓它們轉換成一個新的形式」。

這樣嶄新的文本,在台灣可有生存的機會?是否會強調在地性?這讓外界也很好奇。童心未泯的魏良成說,他選擇不直接的方式,讓讀者充滿想像。

他舉例,《特攻飛俠》所在的場景,讀者看了仍容易熟悉,雖然不會明講台灣,因為也希望是跨國際,但裏面會有台灣特有的宮廟,或是101這樣的地標,「只是創作時就刻意賣個關子,知道的人一樣一目瞭然」。

此外,書中設定了「近未來」的世界,約距離現在10年後,不會很遠,但不是現在,魏良成認為,這樣比較容易有想像空間。劇情中也試著讓一些特有的,在地的在書中出現,像是台灣一些特有的軍事現況或特殊機構,來產生一種趣味性。

「就像倪匡,他在書寫時不會特地寫到這城市就是香港,但內容產生很多香港的東西」,魏良成認為他的作品也是一樣。

至於從主角來看,這樣的類英雄人物,作者、編劇是否有些個人意向的投射,或特定意涵在?魏良成說,當然一個目的是希望做出符合華人的特色,因此在賦予書中角色行動代號時,取名叫「太極」、「北斗」,前者當然與他的武功屬於武當派有關係,而後者也是屬於某個派別,另一位女主角的設定就是屬於峨嵋派的,這樣比較能呼應傳統的武俠世界。

「你能想像傳統的武俠門派,其實是真的存在。而這些像是金庸筆下的門派過了幾百年,進入21世紀,它們會是什麼樣的情況」?魏良成提出這樣的思考。

「用科學來表現武功」,魏良成說,不是不可能,而且還可能創造新的戰鬥形式。圖/郭文宏

「我就是想把這畫出來:那些所謂的武功,在面對現代的武器,打鬥是不是產生不一樣的火花?別老是想說武功就是幾個門派對打,有沒有想過這些武功其實可以打到現代的東西呢?當然,這不僅指的是槍炮,也可能是具有人工智慧的機械,或者實驗出來的生化獸人、變形人,或像美式英雄中具有超能力能操控火焰的,他要怎樣去對抗?你能操控火焰,我具有內力,戰鬥時就會產生很不一樣的東西」,他坦言,不想因為科學而失去劇情的趣味。

至於把漫畫擴大跟動畫或線上遊戲、手遊結合,好像較符合現行的趨勢?魏良成自承目前暫時還沒有這樣的規畫。但過去自己曾有遊戲廠商的工作背景,對業者並不陌生。他舉例,像大宇的《仙劍奇俠傳》就很成功,遊戲帶動內容(content)可以做出很多延伸的週邊,如電視、電影,然後賣到中國,製造商業話題。但對他來說,目前就是把漫畫做好,推廣出去,若有機會與做動畫的業者合作他也不排斥。

魏良成再次強調,目前就先以科技部的專案計畫補助為主,其他言之過早,至於與企業洽談贊助或合作,他將進一步嘗試,包括出版、發行,在市場上試水溫。目前作品進行到這階段,就先處理好漫畫這部分,「在市場獲得好評後,其他自然是水到渠成」,對於《特攻飛俠》的前景,他還是保持樂觀。

魏良成還透露,除了預計參加7月分的在世貿舉行的漫畫博覽會,並在會展時舉辦發表會,此外還將規畫前往美國參與7月底舉行的聖地牙哥漫畫展,不過作品還必須等待英文版翻譯完成,「比較麻煩的還是一些書中武功的專有名詞,這還要取捨」。

不過,他依然相信,這部融合了科學與武俠的漫畫作品,台灣的大小朋友,甚至是國外的朋友,一定會看得到,而且感到有趣。


《特攻飛俠》。圖/台灣漫畫學會提供

魏良成小檔案:

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助理教授
台灣漫畫學會理事長

1970年生。筆名:成風
國小就開始從事連環漫畫創作超過30年以上。
復興美工、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
曾獲Autodesk全國電腦動畫大賽銀牌,
國立編譯館優良連環漫畫獎,
全國漫畫金像獎、最佳四格漫畫獎。
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台灣館代表。
曾擔任動畫與多媒體網站工程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新媒體科技藝術組博士

欣賞的作品: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蟲《三眼神童》、《怪醫黑傑克》,寺澤武一的科幻經典《眼鏡蛇》,近年有荒木飛呂彥的《jojo冒險野郎》、冨樫義博的《獵人》、藤田和日郎的《潮與虎》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