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尋找父親受難的名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尋找父親受難的名字》

 2017-05-20 14:05
吳樹民醫師與牽手楊惠玉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尋找大哥吳逸民的名字,他的哥哥因為「民主自治同盟案」判刑10年。圖/邱萬興
吳樹民醫師與牽手楊惠玉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尋找大哥吳逸民的名字,他的哥哥因為「民主自治同盟案」判刑10年。圖/邱萬興

綠島人權紀念碑印證受難者走過的痕跡,這次有許多政治受難者的家屬第一次參加2017年5月17日《綠島人權藝術季--再見.火燒島》活動,尋找尋找父親受難的名字。發現那曾是父親在黑獄苦難的日子,以及對已逝世親人的思念。

綠島人權紀念碑是由「人權教育基金會」募建,知名建築師漢寶德所設計,是向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致歉。有許多政治受難者不一定在火燒島監禁過,只是藉由人權紀念碑來印證受難者在那個年代走過的痕跡。刻著昔日政治犯的姓名與受刑期間的綠島人權紀念碑,也是亞洲第一座人權紀念碑。

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我影像紀錄受難家屬努力尋找碑上的家人名字,新國家運動推動者林永生,1969年因「筆劍會案」判刑五年1991年因「臺建組織案」被捕入獄,1992年因行法100條修正獲釋,他的女兒林璟渝用手機拍下林永生的名字,想念他父親的一切。


林璟渝用手機拍下父親林永生的名字。圖/邱萬興

魏廷朝是我最尊敬的客家硬漢,大魏三進三出牢獄,為台灣民主政治坐了17年3個月又7天的黑牢,他忍受的苦楚最烈,追求民主的理念最強,得到的報酬最少,他從無怨尤。

大魏一生不肯依附權勢,他淡泊名利,對於富貴權位,完全不在意。大魏曾經說過:你要抓我坐牢,我就坐牢,反正抓我坐牢就是你不義。民主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一定要有幾個人站出來犧牲。他的思想和他的作為,都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典範。

前國大代表張慶惠和兒子魏新奇第一次來到綠島,大魏關過三次黑牢都不曾關在綠島,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張慶惠和兒子努力的找到魏廷朝在牆上的名字,他很感慨的說,大魏離開快十八年了,今年最大的希望能為大魏出版一本顛覆朝廷的魏廷朝自傳。


前國大代表張慶惠和兒子魏新奇第一次來到綠島,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找到父親的名字。圖/邱萬興

政治受難者陳景通,苗栗後龍人,1950年因「鐵路局案」判刑15年,曾經關在軍法處.安坑軍人監獄與綠島新生訓導處,陳景通也是首批踏上火燒島的政治犯,他在獄中經常被受罰,幾乎喪命。這次由兒子陳泰源、孫子陳昱儒陪同來綠島,三代同堂。


政治受難者陳景通與兒子陳泰源、孫子陳昱儒陪同來綠島,三代同堂。圖/邱萬興

陳智雄,1916年出生,台灣屏東人,留學日本時就讀東京外語大學荷蘭語科,精通六、七種語言,曾被日本外務省派往日屬印尼擔任外交官,二戰後陳智雄留在印尼並與一名荷中混血的女子結婚,並協助印尼脫離荷蘭統治而獨立。

陳智雄在日本從事台獨運動,1959年陳智雄被國民黨特務從日本綁架回台,但因國際壓力,國民黨才又釋放陳智雄,1961年國民黨政府又以台獨組織「同心社」案,將陳智雄關入黑牢,1963年5月28日被國民黨政府處決。陳智雄在行刑前,陳智雄仍大喊「台灣獨立萬歲」,警衛於是將陳智雄雙腳掌以斧頭砍斷,以鐵絲穿過他的嘴巴,但在死前陳智雄依然堅持身為台灣人的骨氣。因此,他也被廣為認定是最純粹殉於信念的「台灣獨立運動第一位烈士」。

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有的受難家屬找到丈夫的名字,有的希望能找到父親的名字,台獨烈士陳智雄之女 Vonny Chen(陳雅芳),他來自印尼,六歲時,曾短暫見過父親一面,從小沒有父愛的Vonny Chen,對父親只有怨恨。


台獨烈士陳智雄之女 Vonny Chen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尋找父親的名字。圖/邱萬興


台獨烈士陳智雄之女 Vonny Chen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前,找到陳智雄烈士的名字。圖/邱萬興

這次她由曾任北社副社長黃淑純陪同來到綠島參觀,Vonny Chen只會英文,看不懂中文,希望我們能幫她在紀念碑上找到陳智雄烈士的名字,我先幫慶惠姊找到魏廷朝的名字,陳智雄烈士的名字就在美麗島受難者陳博文的旁邊。陳智雄的女兒很激動的拿出手機,要我幫忙她拍下她想對父親的思念。這次在許多政治受難者前輩與牢友的記憶中,她希望能拼湊出父親生前為台灣的貢獻,自從她知道父親偉大事蹟後,他是為了台灣人而死,她開始以自己的父親為榮。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