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挪「鮭魚外交」挺神氣? 台留學生爭「國名權」/要把挪威送進歐洲人權法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挪「鮭魚外交」挺神氣? 台留學生爭「國名權」/要把挪威送進歐洲人權法院

 2018-08-08 03:00
台灣衛星圖/ 美國NASA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台灣衛星圖/ 美國NASA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台灣正名浪潮正在國際間尋求翻轉,一群在挪威的台灣留學生正在募資平臺「嘖嘖」網站,發起「台灣/我的名字我的權利」(TaiwanMyNameMyRight)行動,透過集資募款,希望集結民間力量,跟挪威移民局打官司,要求更改簽證將台灣人國籍註記為「中國」(Kina,即挪威語中國)的不實名稱。由於目前挪威已跟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訂」(FTA),在關稅大幅減降的情況下,挪威對中國的鮭魚輸出,預計價值可高達年1億7,500萬美元,高居中國進口鮭魚的全球第一名;基於中挪緊密的「鮭魚外交」關係,難怪挪威會恪守「一中原則」,視台灣人權益呼聲如同「空氣」。

該項挪威簽證「台灣正名」的募款運動,以2個月為期程,預計達到122萬台幣的募款目標;該活動從8月1日推出至今一週,已得到500多人響應,並已募得79萬元,達到總募款目標的64%,其受到熱烈迴響情況,於此可見一般。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推動團體指出,2017 年 3 月間,一群台灣留學生向挪威移民局提起訴願,因為挪威移民局將他們的國籍強制註記為「中國」(挪威語:Kina)。這讓他們不得不面臨「艱難抉擇」,此即如果他們想在挪威繼續學業或工作,就必須忍受挪威當局對他們國籍的「錯誤註記」。

這些留學生們在訴願中主張:挪威政府不尊重台灣人身份認同的作法已違反挪威憲法、歐洲人權公約,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因此,請求將他們的國籍正確註記為「台灣」。然而,挪威政府卻一再拖延訴願程序進行,最後甚至以「此一註記並未對當事人在挪威的權利和義務造成影響」為由,駁回台灣留學生正名請求。

反制台灣國名遭侵害/挪威是關鍵一役

在近來中國加強打壓台灣國際地位的趨勢下,挪威事件宛如中國所有相關封口台灣的前哨站之一。短短數月間,除了幾個友邦先後轉與中國建交、許多國際公司/品牌因為在網站上標記台灣為國家,而被迫向中國道歉。前陣子最引人爭議的事件不外乎中國對於所有國際航空公司的「提醒」:中國要求各航空公司網站將位於台灣的機場標記為隸屬於「中國台灣」,而迄今已有數十家航空公司「遵照中國指示辦理」。

近期,中國則將砲口轉向台灣民間發起的「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活動。手中握有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過半票數的中國,以打壓這個尚在連署階段的活動為由,硬生生取消即將於2019年上半年,在台中舉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網站指出,這些不公平待遇,持續在你我周遭發生。我們應該忍氣吞聲,坐視不管嗎?長期觀察中國政治情勢的研究員寇謐將(J. Michael Cole )早已預警指出:「如果允許一個持擴張主義的專制政權不斷壓迫我們,而且允許其全身而退,那它將來只會繼續為惡、擁有越來越強大力量,甚至將更進一步破壞我們的言論自由。」選擇(反制與否)「攸關捍衛我們自身權益,以及價值觀。」

網站內容指出,為了爭取台灣人身份認同權益,除了向挪威承辦官員抗議、向台灣代表處反映,以及最後提起訴願外,這些在挪威的台灣留學生盡了最大努力,每每嘗試卻處處碰壁。他們也曾向國會以及該國媒體,表達他們訴求,而且今年3月間挪威最大報《晚郵報》(Aftenposten),曾以跨版面篇幅報導台灣人所面臨的困境,並反問挪威讀者:「想像一下,當你移居美國時,他們卻堅持將你註冊為瑞典人,你會對此感到滿意嗎?」(註:挪威因曾遭受瑞典統治,挪威人民對於瑞典一直有著微妙情緒糾結)。

另一方面,挪威國會議員則指出,雖然國會有許多議員認為,挪威可以,而且應該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挪威政府目前只承認中國政府;若想要改變司法政治層面問題,必須尋求法律途徑。

歷經嘗試各種突圍方法、吸納各界建議之後,「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組織,決定聯合挪威居留的台灣人一起對挪威政府提起「集體訴訟」。倘若在挪威無法獲得救濟,他們甚至要一路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讓國際社會聽見台灣人訴求。

依據挪威律師的法律意見,他們的首要目標是向最終駁回訴願的「挪威移民訴願委員會」,以及最早作出變更國籍註記的「挪威稅務局」提起民事訴訟。然而,在挪威提起訴訟花費,光是一個審級就至少高達新台幣 100 萬元。要想成功奪回台灣人尊嚴,不能沒有足夠資金支持。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圖片取自/zeczec.com網站)

打破挪威將「中國籍」強加台灣人惡行

《德國之聲》(DW)8月6日報導,訪問「挪威居留證核心訴訟團隊」發起人Joseph(化名)。他認為,既然居留卡在挪威境內有通關等行政程序,應當要以行政便利性為首要考量,而不能把它轉化為宣示「外交立場」工具。他說,畢竟台灣人跟中國人的通關手續,是不一樣的;而且註記我們為台灣人,事實上有助於挪威政府在行政上的便利性。

關於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區隔,他認為台灣人在與中國分治多年以後,已經發展出自己「獨特身份認同」,挪威發行的居留卡應當要尊重個人的身份認同,否則就是違背人權。

自從2010年ISO國際標準組織的「國名更新」(譯註:很可能也是中共黑手居間運作),把台灣從國家列表取消。挪威稅務局率先跟從,接著移民局也參考此標準,將證件上的「台灣」改為「中國」。雖然偶爾有台灣人對挪威移民局表達抗議,卻往往得不到正面回覆。

Joseph在2015年抵達挪威後也遭遇同等待遇,他經多方詢問意見,決人研擬計劃,並且成立社團經營此事。2017與2018年,團隊分別向挪威移民局和挪威移民訴願委員會提起訴願,但都被駁回。僅管如此,他仍願持續為台灣人的國名權利奮鬥;之前Joseph曾向《亞洲自由電台》表示,挪威屈膝中國壓力,將「中國籍」強加在台灣人身上。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募資聲明內指指出,這次案件如果能在挪威法院,甚至歐洲人權法院取得勝訴,將會成為一個頗具代表性判例,甚至會影響其他歐洲國家,在面臨「台灣」國籍問題時,做出有利台灣國籍權利的判定。聲明也提到,面對中國排山倒海而來的打壓,這次挪威台灣正名,將是台灣人(在國際社會)奮起的一大步。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