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太陽的孩子》導演鄭有傑:沒有觀眾看的影像只是一個「檔案」、不叫電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太陽的孩子》導演鄭有傑:沒有觀眾看的影像只是一個「檔案」、不叫電影

臺灣電影產業的困境,在於一直沒有真的花心思將電影當一個產業來升級,只有口號、沒有落實

2017-04-11 01:13
能演能導的鄭有傑近年成績亮眼,在製作環境貧瘠的台灣拍片,他認為,影像有趣的地方,就是沒有很多資源,還是有辦法感動人。圖/科學月刊提供
能演能導的鄭有傑近年成績亮眼,在製作環境貧瘠的台灣拍片,他認為,影像有趣的地方,就是沒有很多資源,還是有辦法感動人。圖/科學月刊提供

與鄭有傑導演的見面訪問,是在一個寒流來襲的午後,來到位在新店的一期一會工作室,應門的是鄭有傑導演,導演親切的招呼,很難想像《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Days We Stared at the Sun)中那時而狂放、時而悲傷的情緒是出自眼前斯文的導演之手。

接觸電影的契機

對導演的認識,是透過導演筆下的熱心助人且成績優異的陳浩遠、電影裡中內心不斷拉扯的張欣陽,但導演說對於自己的認識,是到了大學才開始認真探索自己,因為跟大多數人一樣,視考上好高中、好大學為目標,好大學是考到了,但卻像沒有靈魂的軀體一樣,念著一流大學,卻不知道為何而念。「而拍電影,真的是我第一個打從心裡想要去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逼我。

一次前往美國體驗背包客的旅行中,在波士頓的青年旅館裡聽著那些對於自己夢想努力實踐的年輕人,鄭有傑突然震撼到,自己想做的是什麼事情?為什麼我都沒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喜歡電影的鄭有傑,在夜深人靜時問了自己很多為什麼不拍電影的理由,後來發現每一個為什麼不的理由都是藉口,都不是阻擋一個19 歲的少年逃離夢想的柵欄。

在回臺灣的飛機上,鄭有傑便決定要拍電影、寫劇本。在當時,是數碼影像(Digital Video, DV) 剛興起的年代,拍攝器材不像現在觸手可及,因此,鄭有傑運用學校的電腦資源,也就開始了一連串為拍電影的前置作業,自主學習加上不斷的嘗試、摸索,並用土法煉鋼的方法來進行拍攝、剪接、再接上放音樂,才完成一部影片。

投入電視、電影的世界

回顧鄭有傑的電影與電視劇,劇本、編劇與剪輯導演幾乎都一手包辦,對於劇本,因為很喜歡聽故事、翻閱雜誌小說,所以在作品的取材有些是在社會上的真實故事,有些是腦中自己想像的虛構故事,「對我來說不管是在哲學上或思考上,當出現某一種情緒,不論是感動到我的或是對我有好的影響時,這個思想內化到我心中並希望傳遞給更多人的時候,我就想把它拍出來。」

從觀賞者、演員、編劇到導演,這一路從不同面向參與電視、電影,鄭有傑覺得都有很好玩的地方,它都是創作的一部份,尤其在剪輯方面,每部作品都可看到導演的參與,而導演也不諱言地表達因為自己龜毛、固執,要經過與剪接師來來回回的多次剪接才可定案,「但也因為透過不同的面相,會認識不同的專業工作者,就能夠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知識。對於技術本身我很喜歡去學習,除此之外,因為藉由做這些事情去認識到不同專業的人,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快樂。」

「 就以演員來說,我身為導演的時候在接觸演員跟我自己身為演員時跟別的演員的接觸是完全不一樣的,演員是用身體去感受另一個人生、另一個人格、另外一種看世界的方式與另外一種情緒,這些都要自己體驗過才知道。」也因為在一部電影的製作上處處參與、處處留心,也讓鄭有傑在每一個環節的溝通上更加事半功倍。

「 科技的進步對於拍電影的我們有比較大的不同在於過往底片的時代拍攝成本很高,底片費用高,使得在拍攝上比較沒有辦法能夠隨心所欲、無限制拍攝;但現在使用記憶卡儲存就沒有這樣的限制了。」雖然現今在臺灣拍電影還是很辛苦,不像在國外拍電影可以要求要什麼,而只能先問自己目前有什麼,再活用拍出最好的作品。「例如我在拍《太陽的孩子》(Wawa No Cidal)時,我們只有推軌與腳架,甚至沒有發電車,但是我有陽光,因此透過控光就可以達到那個氛圍。」鄭有傑侃侃而談訴說著拍電影時資源的缺乏,但從導演眼中卻沒有一絲放棄電影的躊躇,只有用盡全力來追求電影中最諧和的畫面與最舒服的感官。


圖/科學月刊提供

“ 影像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就算你在拍攝電視、電影時沒有很多資源,你還是有辦法感動人。”

拍電影時,除了攝影技術基礎的掌握外,為了讓電影的美學在不同的電影中綻放出不同的想像,也希望帶給觀眾不同的模式,所以會有不同的拍攝手法。在電影《陽陽》(Yang Yang)中全部使用手持的攝影機拍攝,而在《太陽的孩子》中則為了不要主導觀眾觀影的方向,讓觀眾從畫面中找想看的東西,所以使用了較多全景式的拍攝手法,在在都顯現出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鄭有傑活用著不同的鏡頭來訴說故事。

每部電影運用不同拍攝方式呈現,影像的剪輯當然也變化萬千,「在拍《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 》(Days We Stared at the Sun 2)時,完全又回到很強烈在主導觀眾的一種拍法,不過也有別於以往的拍攝方式,因為這次合作的攝影師拍攝速度很快且使用的拍攝器材也都是比較小型、輕便型的,在每個角度都有拍攝的情況下,剪接時的選擇性多,能有無限運用的可能。」鄭有傑也為了《科學月刊》的讀者,深入剖析了他在拍攝後影片的剪接、配樂到發行,一連串的製作大解密。

鄭:現今技術進步的地方在於以前連剪接都要在製作公司才能進行,因為所有的器材都很昂貴,而現在,任何一臺電腦都能夠進行剪接,雖然製作公司還是會設有剪接室,但已經大幅度的降低了剪接的限制性。而也因為科技的日新月異下,讓每一個後製部分所需要的設備變得容易取得,以前你想拍電影就一定要去大型電影後製公司,而現在每個一環節的製作都有小公司在做,如果在真的沒錢的情況下,甚至只要有一台蘋果電腦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後製,只是需要耗費較多的時間。

現在的趨勢是每一部分的影片後製都能由各個工作室來勝任,因此透過尋找每一個環節專業的人來進行處理,例如想合作某個調光師,就將調光的製作就交給他的工作室來處理。

電影的數位化真的是帶來很多改變,讓很多事情變得有可能,像是空拍,10年前至少要100萬,而且一定要有一個人開著直升機,不過是幾年的時間,現在只要幾萬塊就可以做到,導致於空拍現在很氾濫,每一部片都可以看到空拍,因為變得太容易。以前嚮往空拍,但現在每部電影都有空拍,反而又不想要了,所以我的電影裡還是沒有空拍。

科:那現在有沒有什麼電影科技技術是您覺得是比較少人做的、或是您未來想嘗試的?

鄭:其實技術的東西現在大部分都可以做得到,剛開始有GoPro的時候,我想要拍一部從頭到尾就GoPro掛在演員的身上,然後做主觀鏡頭,然後2個演員身上都掛GoPro,後製時再把GoPro去掉;或是想拍從頭到尾只有一顆鏡頭,不切鏡頭,但從頭到尾主觀的或一鏡到底的電影現在都有了,形式性的電影其實大部分都有人拍過。以前比較會追求,現在我覺得用得好、用的對比較重要,比較不會去做形式上的強調。

科:導演在一部電影製作上主要會參與那些環節?

鄭:一部電影的製作上,大部分的導演會參與的主要是拍攝、剪接、調光、混音、配樂等,而在字幕我也會參與,演員一講話的瞬間字幕應準確的出現是我的堅持與標準,所以製作到最後只要有幾分之幾秒的偏差都會感受的到差異。

“ 科技再怎麼的進步,用心與花時間的製作還是讓畫面具有靈魂的最關鍵因素,不是技術能夠輕易給予的,長時間的與它相處,它才會變成有生命、有溫度的作品。”

電影的未來發展

「在觀眾還沒看到以前,DCP只是一個檔案,它還不叫電影,需要觀眾觀賞完後,電影,才終於有了生命。」因此,如何讓電影被看到,這就是行銷。

而電影的行銷上也拜科技所賜產生了改變,從傳統需要大量投入金錢的電視、平面廣告模式到現今透過facebook、youtube社群網站上的宣傳、分享,讓成本大大降低。地域性的限制也因而打破,透過網路將其連結,在實體的座談會、特映會與社群網站之間穿梭,這過程的不斷切換,兩者密不可分,若運用得宜,將能用最小的成本得到最高的效果。

臺灣電影產業目前面臨許多困境,鄭有傑認為臺灣一直沒有真的花心思將電影當一個產業來升級,雖然有著那些口號,但因沒有落實在做對的事情上,所以無法期待會有真正的產業升級。 「現階段臺灣的電影只能走向個人化風格或內容的特殊性,因為電影最美妙的部分在於投資20萬拍的電影,它可能與投資2億拍攝出的電影所帶給人的感動是一樣的,聲光效果絕對比不上2億的,但看完的後勁是做得到的。」

最後,導演也期待臺灣的電視、電影能有更多各行各業的人加入,能夠加入更多面向、更多元的題材,現今臺灣所拍攝的電視、電影大多侷限在都市的側寫,題材陷入某些特定的藝術、文學漩渦中,相較國外所拍的經濟、政治、媒體等各種不同類型的電視、電影,所幸臺灣最近也開始了職人劇的電視型態出現,「我更期待各方面專業人才都可以加入電影行業,帶來更多的題材與元素,儘管選擇此行業有些辛苦,但能夠留下自己的作品並帶給觀眾,我想這是參與此行業的成就。」

除了今年會在電視播映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外,也期待未來能看到在求學時讀理組、大學就讀經濟系的鄭有傑,能將所學融合在電視、電影中,激盪出更多不同的題材與火花。


圖/科學月刊提供

 


本文由李依庭(科學月刊編輯)執筆,科學月刊授權使用,謹此致謝。原文出處

創建於1970年的《科學月刊》,當年一群留美的台灣學生,以「引介新知、啟發民智」興辦,是台灣最老牌的科普雜誌,內容涵蓋數學、物理、化學、生命科學、地球科學、環境科學、工程科學
 訂閱 《科學月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