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移風易俗莫過廢止「改運紅包 」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移風易俗莫過廢止「改運紅包 」

東勢厝聖安宮不派改運紅包了

  2018-05-30 13:13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筆者昨日由妻楊秀陪同到名聞遐邇的雲林縣東勢鄉東勢厝聖安宮補運,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聖安宮,替信眾補運或是改運,已廢止讓善男信女包紅包,在半路上,把紅包丟到路上給路人撿拾的「陋俗」。此一善舉不但幫信眾節省開支,而且革除路過民眾撿也不是,不撿又暴殄天物的矛盾和疑慮的陳規陋習。

話說不久前彰化縣北斗鎮地政路一處民宅前面,某日傍晚出現一只用紅布包著的百元鈔,裡面還有20元的硬幣。許多學生經過好奇觀看,卻沒有人敢去撿,因為當地人認為那是「冥婚」的信物。

以筆者個人的經歷和見解,此紅包應該是有人到廟寺改運或補運,因為民間改運,乩童會用紅紙、紅布包著當事人的頭髮、指甲,再丟於村郊野外,讓人撿來花用,表示借殼換運。與一般傳說的「放婚仔」不同,無牽無掛,無拖無累。冤有頭,債有主,「撿婚仔」,要負責把對方亡女的牌位,娶回男家奉拜。撿到改運或補運的紅包,把錢拿來「花假的」,幫人討好運,何樂而不為。不過為了不惹來麻煩,還是少撿為妙。

類似的情況,筆者也曾身歷其境。是這樣啦:我太太大病不患丶小病不斷。老者慫恿說,也要人也要神。亦即要看醫生也要向神明「討準」。因此有一天,筆者開車帶著我的老妻,到四、五十公里外,名聞遐邇,香火鼎盛的雲林縣東勢鄉東勢厝奉祀媽祖的天上聖母三令聖母的聖安公廟宇,參加每周一次,來自全島各地,慕名而來的善男信女,敲鐘擂鼓的集體改運,和補運大法會。

法會儀式會畢,法師把一只用紅布條和紅紙包著的百元鈔,裡面還有20元的硬幣,交給我們。要我們回途中,經過人多熱鬧的店頭,把這摺成紙鳶的「紅錢」丟到門口讓人撿拾。撿到的人表示有福份,錢解開來花,還能幫人驅霉氣討吉利,一舉兩得。

我們第一次返經北港鎮的一家大賣場,筆者從車內順手將此補運錢,丟到人出人入的賣場門口,頭也不回的趕快駛離現場。翌日我特地再走一趟北港,昨天丟到大賣場的改運紅包已經不再,判斷有人撿拾了。

隔了一年多,我帶太太楊秀,再到雲林縣東勢鄉東勢厝聖安公廟宇,參加每周一次,敲鐘擂鼓的集體改運和補運大法會。會畢法師如法炮製,也是把一只用紅布條和紅紙包著的百元鈔,裡面還有20元的硬幣交給我們。這次我仍於返經北港鎮,換個地方,丟到北港朝天宮媽祖廟西邊顏思齊圓環對面的統一超商門口,趕快疾馳揚長而去。因有前次順利經驗,這回我們放下一百個心。可是大略一星期後,我和老妻楊秀,回老家口湖鄉下崙,經過北港鎮順便繞到顏思齊圓環對面的統一超商門口看看,這個七天前置放的解運紅包,猶原封不動,在原地附近的街道旁邊,如一般垃圾的躺在那裡,真讓我們感到意外想像不到。

可能是出入人客和過路行人,以為有人「放婚仔」不敢貿然撿拾。是否因為這個象徵改運的「紅錢」還沒人撿走,「結」還沒有打開。我太太的身體健康,一直起起落落,不見好轉。前天我們再特地再轉北港一圈,那個要托福給我太太的精神愉快身體健康的紅錢,已經不在了,可能有不信邪的人撿走了。

更玄的是,我太太虛弱的身體,也漸有起色的恢復健朗,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吾人寧願信其靈不願信其無,也襯托出改運紅包與冥婚信物,是兩個不同的紅包性質,不可混為一談。

民智已開,「放婚仔」給人撿已少見;相反的,因年數不順,時運不濟,改運補運的紅錢反而變多。路上撿紅錢,既可幫人渡化,也有小錢花,何樂而不為。然而鑑於冥婚信物與改運紅錢難辨,還是少撿為妙。

近幾以來筆者常感心神不靈,寧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昨天換由我妻楊秀陪我到雲林縣東勢鄉聖安宮補個運。還附一個二百元的補運紅包,交給廟方作法,準備回途半路上丟給路人撿拾花用,也想託他她們的福,幫助筆者捎來好運。想不到,廟方法師卻一一把有附帶改或是補運的紅包,退還給信眾。而且說,該宮〈聖安宮〉早已廢除「改運紅包」的陳規陋俗了。既幫信眾節省荷包(風聞全國,遠至台北花東慕名而至,每場數百人,一年累計下來,為數甚多),又不破壞公路環境觀瞻,也免徒增路人猶豫不決的困擾。自此,我們也了解和接受了,何必為了自己而帶給他人「麻煩」呢?心誠自助則天助,不是嗎?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