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仁醫心路】在英國的FORMOSA...蘭大衛醫生的切膚之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仁醫心路】在英國的FORMOSA...蘭大衛醫生的切膚之愛

2017-10-01 10:41
李石樵畫作蘭大衛醫師皮膚移植手術。圖/切膚之愛基金會
李石樵畫作蘭大衛醫師皮膚移植手術。圖/切膚之愛基金會

什麼樣的愛,可以讓他親手切下愛妻的皮膚移植到一位貧童的身上?英國來的蘭大衛醫生,將西方醫學傳入台灣,也將醫者的大愛典範永留台灣......

本月底「從英國到台灣:蘭大衛父子及宣教士文史特展」在英國倫敦舉行,紀錄蘭大衛醫生父子兩代都奉獻給台灣的歷史。

還是醫學生時,曾到過彰化基督教醫院院史館參觀,在館方播映的一支影片中,發現一幕令人驚訝的場景。鏡頭拉至蘭醫師在英國的寓所,大門前掛著一張牌子寫著「Formosa」,房屋裡的擺設,處處充滿濃厚的台灣味。

當年甫從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院畢業的蘭大衛醫師,來到台灣中部進行醫療傳道工作。那時,不僅醫療設備簡陋,還有本身的語言隔閡問題,甚至因為疾病的肆虐,使他自己染上瘧疾。面對艱難的處境,蘭大衛醫師沒有退縮。

蘭大衛醫生在彰化建立「彰化醫館」,這就是彰化基督教醫院的前身。當時有一位伸港貧童周金耀被送來彰化醫館,他因為跌倒破皮沒有醫治,只敷上草藥和髮油,使得病情愈來愈惡化,拖了21天之後,父親揹著周金耀到彰化求醫。

一開始,看漢醫塗了藥粉病情還是沒有好轉,周金耀的腳嚴重到無法行走。心急如焚的父親,四處求醫的路上遇上一位好心人,勸他說:「最好去找西門的蘭醫生。」

父親趕緊揹著兒子到彰化醫館求醫。在這裡周金耀得到最好的醫治,蘭夫人還會抽出時間教導周金耀念書、唱詩歌和編織毛線,來減輕他長期住院的痛苦和悲傷。但是他的傷口拖延太久才來求診,不僅很難長出新的皮膚,甚至擔心會併發成骨髓炎。

蘭大衛醫生努力找尋救治的方法,他翻閱醫典記載植皮手術,是能夠唯一治癒的方法。


蘭大衛醫師遍查醫學典籍,由此書上得知皮膚移植手術。圖/切膚之愛基金會

但是要切取誰的皮膚呢?周金耀的父親要照顧孩子、護士也要照護其他病患,當他為此苦惱之時,蘭夫人主動跟蘭大衛醫生建議:「如果割下我的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可以治癒他的病體嗎?」

這是台灣第一例的「皮膚移植手術」,由蘭大衛醫生操刀,親手割下妻子大腿的四塊皮膚,移植到周金耀的腿上。

遺憾的是,因為異體排斥作用,幾天後,移植的皮膚脫落,這起皮膚移植手術並未成功。蘭醫生後來改採自體移植,經過悉心照料,周金耀的病情獲得痊癒。


照片左側病床上右腿包紮紗布之病童即是當時動完手術後之周金耀。圖/切膚之愛基金會

出院之後,蘭大衛醫生和蘭夫人繼續鼓勵、支持著周金耀。他們知道金耀家境不好,一路資助他求學,讓他沒有任何後顧之憂。

周金耀長大後,成為一位牧師。他在一次分享時,主動對外說出「切膚之愛」的故事,在這之前,蘭大衛醫生夫婦從未和別人提及,周金耀充滿感謝地說:「雖然蘭醫生媽的皮膚沒有黏在我的身上,但它永遠黏在我的心上。」

     


周金耀牧師與蘭醫生娘連瑪玉女士合影。圖/切膚之愛基金會

蘭大衛醫生在台灣行醫40年間,彰化地區流傳一句話:「南門媽祖宮,西門蘭醫生」,可看出民眾對於蘭醫師的敬重。

當蘭醫師退休返回英國時,有千餘名鄉親為他送行。

兩袖清風的蘭大衛醫師,回到英國後沒錢購屋,後來繼承了無後嗣兄弟的遺產,才購置一幢兩層樓的磚房,蘭醫生將之命名為「Formosa」,在門口的小鐵門上鑄上這七個字母,懷念他一生在台灣的時光。

老蘭醫師的兒子蘭大弼醫生,從小就在彰化長大,台語非常流利,取得倫敦大學醫學博士後,接替父親到台灣行醫奉獻。某年他接受勳章表揚時,用台灣話這麼說:「我是一個在彰化長大的英籍台灣人」,這段感人的話,現在還貼在彰基院史館中。

蘭醫師曾說:「高貴的儀器固然重要,但身為一位醫生,一顆憐憫、溫柔、謙卑、吞忍的心對待病人,更重要。」

當年我是醫學生時,聽到「切膚之愛」的故事,深深受到感動與啟發;這個學期開始,中山醫學大學醫學院首度開設「醫療典範人物」課程,在開課老師、也是我的恩師林俊哲教授邀請下,我們將和年輕的醫學生、護理系及其他科系學生,分享一系列曾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默默無私奉獻的醫療典範人物,第一堂課就是介紹「切膚之愛」的醫者大愛,希望年輕學生從體會感動中受到啟發,培育下一世代更多有愛心的專業醫護人員,繼續守護台灣這塊土地。

【相關連結】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