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臺灣獨立救中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臺灣獨立救中國」

2016-01-06 11:00
「臺灣獨立救中國,中國民主真臺獨」,台灣獨立會促成中國民主化與共產專政體制崩解。共產專政體制崩解,中國就能落實民主,促成台灣真正的獨立(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臺灣獨立救中國,中國民主真臺獨」,台灣獨立會促成中國民主化與共產專政體制崩解。共產專政體制崩解,中國就能落實民主,促成台灣真正的獨立(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上月去德州就兩岸關系進行講座時,臺灣友人李席舟長老問我對「臺灣獨立救中國」這句話怎麼看,我說這句話不錯,不過還應加上一句,就是「中國民主真臺獨」,我並列舉了波羅的海三國與蘇聯解體的關系,波羅的海三國謀求獨立的運動促成了蘇聯紅色極權體制的解體和前蘇聯逐步走向民主化,但同時蘇聯共產極權的解體也成為波羅的海三國能真正實現獨立自由的根本條件;同樣,臺灣獨立運動會促進中國的民主化和中共專制體制的瓦解,同時,中共專制解體、中國實現民主化,也是臺灣真正實現獨立自由的必要條件,這就是中國實現民主才有可能促成真正的臺灣獨立。

不能否認,大部分中國人對「臺灣獨立救中國」是無法理解的,他們中不少人雖然認同中國應該結束中共專制、走向自由民主,但是在維護國家統一、反對臺灣獨立上卻與中共一個思維。他們認為臺灣獨立是不愛祖國和中華民族的表現,臺獨不僅不能促成中國民主化的美好前景,而且會造成中國的四分五裂、背叛中華民族、使中國無法強盛。不僅老百姓,就是民主人權人士中深受大一統大中國觀念的人也為數眾多。如最近一位在國內曾深受迫害的人權記者,在自由亞洲電臺發布文章《蔡英文當選,未必是臺灣之福》,其中指出:「如果能把民主轉型與臺灣和平統一結合起來,順利地獲得成功,就是中華民族最大的福祉,但非常遺憾的是,由於兩岸關系和國際局勢的復雜性,很可能接棒臺灣總統的蔡英文,將給國人帶來不穩定因素甚至大的災難」。

造成這些錯誤認知的原因除了中共長期對中國人「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臺灣人屬於中華民族一部分」的洗腦外,對人權高於主權、住民自決權、國家是工具而不是目的的普世價值缺乏了解也是重要原因,還有就是中國人習慣於馬列主義背後的理念型思維,而不習慣於實體型、經驗型的思維模式。

臺灣著名歷史學家李筱峰在其眾多論著中經過精細考證指出,臺灣隸屬於中國,僅僅是一段時間,是在1684年到1895年的210年間由清帝國與鄭成功之子鄭經談判後,將其東寧政權歸屬清帝國管轄。可見根本不是「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而是17世紀以來某段時間而已。除該段時間外,臺灣或處在原住民政權之下,或處在外來政權(如荷蘭、鄭成功、日本、中華民國等)的暫時管轄、代管之下。

李筱峰先生也考證到「中華民族」這個概念是毫無民族學、種族學的虛構概念,是孫中山最先為了政治需要而提出的政治名詞。當孫中山進行辛亥革命時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顯然把滿族排除在中華民族之外,但孫中山後來又提出「五族共和」,又把滿族包括了進來,可見「中華民族」一詞的隨意性。另按照人類學民族學的分法,目前所謂「中華民族」中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藏族等等跟中原漢族是差距很大的民族,根本不在一個類。正如李筱峰所說的:「這個經不起學術知識考驗的名稱中華民族,在民初被虛構出來後,中國國民黨用它,後來居上的中國共產黨也用它,經過80多年來的宣傳和渲染,儼然成為大一統主義者的神符靈咒,用它來壓制一些亟欲在政治上獨立自主的民族或區域。誰想在那裏搞獨立,誰就是在破壞中華民族」(見《統獨14辯》16頁、李筱峰著)。

更為根本的是,就算沒有這些對臺灣歷史和民族的學術考證,臺灣之獨立也是臺灣人的應有權利,正如蘇格蘭之於英國、魁北克之於加拿大一樣,它們的獨立並不需要歷史的考證和辯護,也不需要證明蘇格蘭和魁北克以前是獨立的國家,只要它們想獨立,就可以行使這個權利,並在民主程序中實現獨立。

正如洛克的《政府論》和美國的《獨立宣言》所揭示的,現代國家理論是以個人主義(或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為核心建立起來的:國家為個人而設立,國家只不過是個人保障權利、實現幸福的工具,個人才是國家的目的、個人才是社會和國家的基礎,而不是相反。而國家這個手段工具實現不了個人幸福的目的時,眾多個人就有權更疊這個國家。這也正是「人權高於主權」的內涵與精義。正如美國《獨立宣言》前言中寫到:「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創造了平等的個人,並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而政府之正當權力,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壞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賴以奠基的原則,得以組織權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地增進民眾的安全和幸福」。

這裏特別強調了政府是在人們之間(among),而非在人們之上(above),而且政府完全可以被人民來更疊。立足於人權觀念的現代國家觀念顛覆了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的神話,堵塞了一切以集體、國家、民族來進行獨裁專制、強制統一的思想和實踐,個人主義和人權高於主權也是目前國際社會通行的「住民自決權」等原則的政治哲學基礎。如《聯合國憲章》第一條第二項:發展國際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友好關係,並採取其他適當辦法,以增強普遍和平。《世界人權宣言》第15條第2項:任何人的國籍不得任意剝奪,亦不得否認其改變國籍的權利。第20條第2項:任何人不得迫使隸屬於某一團體。第21條第3項: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票程序進行。

將國家、民族、集體等概念神化,淩駕於個人和地方之上,強迫統一和服從的觀念也來源於從柏拉圖(Plato)到黑格爾(Hegel)再到馬克思(Marx)的理性主義,柏拉圖認為理念(Idea)高於實體,理念演化實體,將精神性的概念絕對化,個人和實體都要服從精神理念;黑格爾強調國家、民族高於個人,國家是「絕對精神」在地上的現實化,無比神聖;繼承黑格爾政治哲學的馬克思主義更是將個人服從集體和某個階級、個人將命運交給國家的思想極致化。而從亞裏士多德(Aristotle)、洛克(Locke)及羅素(Russell)、海耶克(Hayek)等人強調實體是理念的根本、個體是集體的目的、人從現象中直接得來的經驗比人的理性更能使認識無誤,正如羅素在《西方哲學史》一書中針對洛克指出:「從柏拉圖時代以來,幾乎所有的哲學家,最後直到笛卡爾和萊布尼茲,都論說我們的最可貴的知識有許多不是從經驗來的。所以洛克的徹底經驗主義是一個大膽的革新」;「一般觀念的一般性完全在乎它適用於、或可能適用於種種特殊事物;一般觀念作為我們心中的觀念,就其本身的存在而言,和其它一切存在的事物是同樣特殊的東西」(見《西方哲學史》 洛克的認識論一卷 羅素著)。總之,經驗主義和個人主義顛覆了集體、國家、民族或其他精神理念的神話,使我們不再被所謂的大中國、大中華、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等神聖化的概念所欺騙。

既然臺灣獨立有其合理性,但怎麼又說「臺灣獨立救中國」呢?這一是因為中共共產專制體制的崩潰,會極其類似前蘇聯共產極權的完結,它們都會以地方脫離中央、各地區宣布獨立的形式使紅色帝國解體。目前還沒有一個力量與中共政權勢均力敵並能將它瓦解,只能是多個地區多個地方的宣布獨立,才能使中共政權在解體中終結。所以,當臺灣、新疆、西藏、內蒙、香港甚至中原各地都紛紛宣布獨立擺脫專制體制,那麼中國才如前蘇聯眾多地區一樣獲得自由與民主,才能「有救有希望」。

世界近代史也表明,獨立運動與民主自由是相輔相成的。世界上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尼德蘭(荷蘭)共和國就是荷蘭各地的基督徒等公民在擺脫西班牙中世紀天主教專制、謀求獨立過程中誕生的,而美國之成為憲政民主國家的典範,也與它從英國殖民中爭取獨立的運動息息相關,可以說沒有美國獨立戰爭,也就沒有美國的民主自由。而發生於二戰後1943-1962年之間的世界第二次民主化浪潮,許多殖民國家紛紛獨立,50多個國家建立了民主制度,其獨立運動與民主憲政相輔相成。臺灣的民主化更是與臺獨運動天然地交織在一起,可以說沒有臺獨運動的沖擊,臺灣的民主化就不會這麼早的來臨。因此,要促進中國的民主化,那麼促成其統治地區和周邊國家或地區的獨立運動,是非常關鍵的出路。當臺灣、新疆、西藏、內蒙甚至香港城邦都紛紛獨立之時,就正是中共專制被摧垮、中國實現民主化之時。這也正是「臺灣獨立救中國」所要揭示的道理。

至於「中國民主真臺獨」,是要告訴臺灣人,目前威脅和壓制臺灣真正獨立的罪魁禍首乃是中共國,臺灣之獨立,不僅是要獨立於中華民國,更重要的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人真正要對付的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這在2016年蔡英文及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會更加地明顯起來。而只有瓦解中共極權體制、促進中國的民主自由,那麼才會有臺灣的真正獨立,否則臺灣共和國宣布獨立建國之日,就是中共政權與臺灣兵戎相見之日。

總之,當中國人大多數不再被大一統大中國觀念所蒙蔽、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價值觀成為中國主流思想時,臺灣獨立就會成為中國人所接受所悅納的政治主張;當中國真正實現民主之時,就會使臺灣真正實現獨立自由成為事實。「臺灣獨立救中國、中國民主真臺獨」,願兩岸民眾都能認識到此兩句話中蘊藏的真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