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共箝制嚴打/數千名新疆少數族群遭移送思想感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共箝制嚴打/數千名新疆少數族群遭移送思想感訓

 2017-09-16 23:55
新疆少數民族家屬,對於家人遭移送思想感訓,認為欠缺正當法律程序。資料圖片取自/《人權觀察》組織(HRW)
新疆少數民族家屬,對於家人遭移送思想感訓,認為欠缺正當法律程序。資料圖片取自/《人權觀察》組織(HRW)

數千位新疆維吾爾人,以及信仰穆斯林的少數族群,從今年3月以來,陸續被送進新疆西部「去極端化學習中心」,接受「再教育」懲處。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工作人員,於新疆訪問3名2017年被關進喀什市(Kashgar City),以及博爾塔拉自治州(Bortala Prefecture)一帶思想感化設施的在押人員親屬。據家屬們指出,他們的親人從今年春以來開始被拘押至今。警方抓人並未出示任何逮捕令、犯罪證據或其他任何文件。家屬們並不知道,該抓捕行動由哪一級政府單位發動,有些人的遭關押地點,至今依舊成謎。

《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指出,這些基於政治目的的思想改造單位,名稱繁多,正式稱呼美其名為「專業教育學校」;其實就是社會主義管訓(感訓)營,或稱之為「去極端化學習中心」。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類似的管訓中心,遍及新疆地區,遭關押者包括維吾爾人、吉爾吉斯人,以及哈薩克人;這些族群皆為突厥語系,且多數為中國境內的少數族群。一般認為新推出的感訓政策,是由新疆最高主管,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所製訂推動。

目前有5種案例,會被送到去極端化感訓中心,分別為1.丟棄手機SIM卡者;2.向官方登記手機號碼,卻沒有繼續使用者;3.已經出獄的前受刑人;4.名列黑名單者;5.可疑民眾:即懷抱宗教情感,而且有親戚在國外者。一位任職於新疆西部的女性警員,向RFA維吾爾新聞部門,做如上陳述。

該女警任職於新疆自治區克孜勒蘇州(Kizilsu , Kezilesu),阿克陶縣 (Aktu, Aketao)的玉麥鄉(Ujme)。她指出,今年3月間,已在阿克陶縣設置3個感訓中心,其中最大一處設在極西的阿克陶縣與喀什市的交界地帶;這個大型感訓中心,約可收容1千名接受「政治改造」的受關押者。

另一處感訓中心,設在阿克陶縣警局後面,據推測裡面約關了600人;另一處關押地點剛在8月間啟用,可關押人數逾300人。這位女警員指出,阿克陶縣的3所感訓中心,關押人數總計可達2千人。

另一位任職於阿克陶縣皮拉力鄉(Pilal)的女警估計,約有數千人在縣境接受感訓營的思想再教育。她向RFA表示,由於黑名單區分為許多不同組別,而且在不同時間被送到感訓營,所以確切關押數據難以推測,想要知道確實的感訓人數,必須透過政治人民委員(political commissar)或向縣警局局長等層級求證。

沒有終止期限的思想改造關押

任職皮拉力鄉的女警指出,這些從事感訓的「閉門學校」(closed schools),跟監獄沒兩樣,被關押者日以繼夜,接受政治以及意識型態洗腦教育。進到裡面以後,關押者首先會被警方訊問,之後,才會送到不同的感訓單位。

新疆多個官媒,包括《新疆日報》,皆曾報導被受訪者和官媒稱之為「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培訓中心」的感訓設施。這些設施多數利用學校或其他官方房舍改裝而成,部分則是專門興建用來關押思想偏差者。媒體報導強調中共幹部與被轉化人員,「同吃同住同勞動」,在裡面的作息就像重溫高中寄宿生活...,只是學習內容不同而已。

一些人只待個2-3個月,就被放出來;然而多數人的感訓期,則沒有期限;例如多數穆斯林信仰的宗教人物,包括宗教學者、宗教理念較強者,都被送進這類強制性的再教育感化營。而且由於目前關押人數,遠超出原先估算的容納量,因此,多出來的超限人員,有的就被送到由村落幹部管理的政治收容中心,進行政治感化。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部門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9月10日指出, 中國當局把人們,關押在政治思想教育中心,不是因為他們犯了什麼罪;只因中共認為他們在政治思想上不可靠。

中國近來對於人口1千萬人口的新疆地區,實施暴力嚴打;另外在政治思想上,亦極盡箝制阻遏之能事,不允許表達維吾爾族認同(包括文化、語言,以及宗教),提倡獨立更是不被允許;中共並用「三股(邪惡)勢力」一詞,來形容新疆維吾爾人的獨立意識,並將其貼上分裂主義、恐怖主義,以及極端主義的標籤。

《人權觀察》(HRW)9月10日報導指出,新疆當局認為,許多維族人有「問題思想」,包括維吾爾民族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等多重認同。解決之道就是改變他們的思想。當局認為,這些由中亞與中東傳入新疆的思想,與中國政府主張的中華民族認同難以相容。

打從2016年8月,陳全國由西藏調任新疆自治區一把手黨委書記,新疆自治區開始制定一系列政策,限制宗教發展。新疆居民護照從2016年10月開始必須繳回,出國旅行因此受限;公安機關審查居民出國權力,亦相應大增。海外維族留學生,包括留學埃及者,全被召回新疆;埃及當局甚至在2017年7月對滯留未歸的新疆學生,全面加以搜捕。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