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南的歌,唱不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南的歌,唱不盡

--轉載民報文化雜誌第五期〈台灣藝文走廊〉

 2015-03-10 18:21
.許石唱片封套正面:許石以〈安平追想曲〉為主題歌所出版的唱片封套正面(簡上仁翻拍)
.許石唱片封套正面:許石以〈安平追想曲〉為主題歌所出版的唱片封套正面(簡上仁翻拍)

台南地區具有深厚的本土文化基礎,孕育出台南人的「在地氣質」,也培養出多位台語歌壇傑出人才;更產生許多以「台南」為題材的「台南歌」,讓台南人有唱不完的歌曲。

在漢人尚未大量入台之前,台南地區的平埔西拉雅族,是古老台灣最具影響力的族群。荷蘭領台時期,荷人面對的主要對象也是西拉雅人。十七世紀中葉,福、客漢人入台墾殖之後,台南地區成為族群的融合、文化的交流、經濟的開發及建設台灣的最早根基地,其後再向北向南延伸發展。

簡言之,台南地區歷史悠久、景物豐碩,具有深厚的本土文化基礎,這些孕育出台南人的「在地氣質」;也培養出多位台語歌壇的傑出人才;更產生許多以「台南」為題材的「台南歌」,讓台南人有唱不完的歌曲。

第一首原漢涵化的原民曲調:《牛犁歌》

入台墾殖家園的漢人,以嘉南平原為開發的根據地,他們首先接觸的就是新港、大目降、蕭瓏與麻豆等四大社的西拉雅族。西拉雅族屬於母系社會,行招贅婚。當時,由於清廷實施限制女性渡台政策,「有唐公,無唐山嬤」,來台的墾荒者有許多是單身的「羅漢脚」,當到了適婚年紀時,就「嫁」給了平埔姑娘,彼此展開了族群與文化的融合。

「唐山過台灣」的發展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入台的福佬人愈來愈多,於是福佬語成為多數人使用的語言。而一首原本為西拉雅族祭拜祖先神「阿立祖」的祭歌:「I hi i na ni na, i a a le e i……」,慢慢地轉變成可即興填上福佬語歌詞的民謠曲調,並演化為農家在農耕之餘,用來載歌載舞的《牛犂歌調》:「士(仔)六士,工(仔)六士工,士(仔)六士,工(仔)六士工,手(啊)按(啊)犁尾(啊)欲(啊)耕田,小妹做後(喂)兄(仔)置做前。……。」

二十世紀初,歌仔戲逐漸成熟之後,乃大量吸取民歌曲調做為曲牌。當時,這首深受民眾喜愛的《牛犂歌調》,自然也被歌仔戲所取用,而稱之為《台南調》;尤其被引用在「山伯英台」戲中時,特別稱之《送哥調》;到了日治時代的1926年,《送哥調》甚至隨著三樂軒歌仔戲班到中國閩南地區演出,輸往福建同安一帶,並流傳於民間。

到了1950年代,台南頗具聲望的士紳許丙丁,擷取流傳久遠的農耕題材,將此曲調填上《牛犂歌》的歌詞:

(1)頭戴竹笠(喂)遮日頭(啊喂),手牽(哪)犁兄(喂)行到水田頭。

     (哪哎唷)犁兄(喂)日曝汗那流,大家協力(啊喂)來打拚(哎唷喂)。

     (哪哎唷啊咿嘟)犁兄(喂),日曝汗那流(啊咿嘟),大家協力來打拚。」(摘錄一段)

這首對唱式的勞動情歌,經許石編曲並錄成唱片發行之後,乃盛行全台各地。在1960年代初,歌詞經過稍加修改後,也由當時名歌手吳晉淮和張淑美以對唱方式錄製唱片。另外,在1960、70年代正當台灣島內中南部人們移往北部發展的「島內移民」之際,這首錄成唱片的《牛犂歌》,成為南部離鄉客最好的精神食糧。

一首西拉雅族的祭歌,透過族群融合而轉變成福佬系民歌,也成為歌舞小調,甚至被應用為歌仔戲的曲牌,到了近代,又成為流行在城市裡的鄉村民歌。一首台南的《牛犂歌》曲調,生生不息地活在人們的生活之中。

台南地區的台語歌壇要角

台語創作歌曲崛起於日治時期的1930年代,迄今已有80餘年歷史。若從詞、曲作家的出生及成長背景來看,日治時期的詞曲作家,大多屬於台北幫。《望春風》的作詞者李臨秋,生於台北雙連,作曲者鄧雨賢雖生於桃園龍潭,但三歲即隨父遷居台北;《雨夜花》的作詞者周添旺是台北萬華人;《白牡丹》的作詞陳達儒是萬華人,作曲者陳秋霖出生於台北社子;《阮不知啦》作曲者吳成家生於台北橋頭;《農村曲》的作曲者蘇桐,是活躍於台北的歌仔戲樂師;只有《桃花泣血記》的作曲者王雲峰,是出生於台南,但也在11歲時就到台北奮鬥。

在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之後,隨著所謂的「國語政策」及戒嚴法的積極實施,台語文化受到強力的控管與壓抑,台語歌曲也就逐漸萎縮,退居流行音樂市場的從屬地位。因此,台北背景的歌曲作者或歌者,大多隨著政策方向或商業利益目的,轉而投入華語歌曲市場。在台語歌曲的創體方面,除了幾位日治時期的老作家,如陳達儒、周添旺等仍屬台北籍之外,大都來自台灣各地的人才,而具有台南背景的台語歌壇人物,尤其備受矚目。

以下依出生年度為序,介紹幾位出生於台南,且過去在台語歌壇具有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

王雲峰(1896-1970)

1896年出生於台南,本名王奇,父親在他出世前就已過,10歲喪母,11歲赴台北謀生。曾到東京神保音樂院研習兩年,回台後擔任「辯士(現場電影解說員)」、西樂隊指揮,並組成永樂管弦樂團。

王雲峰所譜的歌曲約有30餘首,1932年他和詹天馬所合作的《桃花泣血記》,是同名電影的宣傳歌,曾掀起台語流行歌的風潮,深具意義。1948年,為好友李臨秋所譜寫的李氏本身愛情故事《補破網》,為台語經典名曲之一。

吳晉淮(1916-1991)

1916年生於今之台南柳營,13歲赴日求學,曾進入「日本歌謠學苑」學習。畢業後,在日展開歌唱生涯,直到1957年因母喪而返台。吳氏旅居日本二十餘年,歌聲唱遍日本各地。

吳晉淮能唱能寫,也是吉他高手,一生創作200多首歌曲,令人難忘的台語歌曲有:《關仔嶺之戀》、《暗淡的月》、《可愛的花蕊》、《講什麼山盟海誓》,及其自作詞曲的《月娘半屏圓》、《恰想也是你一人》、《不想伊》等。此外,吳晉淮也是一位好老師,郭金發、黃乙玲等都是他所培育的傑出歌者。

許石(1920-1980)

1920年生於台南,曾遠赴「日本歌謠學苑」學習音樂,是一位能彈、能唱,又會作曲的全才音樂人。他創作歌曲、製作唱片發行,甚至領導五位千組成家庭樂團,以30餘年的歲月,為台語歌謠的發展費盡心力。

許石的曲作多變而有深度,他深受民眾喜愛的歌曲有:《南都之夜》《安平追想曲》《鑼聲若響》《夜半路燈》《初戀日記》及《風雨夜曲》等。其中,由陳達儒作詞的《安平追想曲》,更是他一生亟盼為家鄉台南寫歌,最具體的實現:  

    「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想郎船何往,音信全無通,伊是行船抵風浪。

放阮情難忘,心情無地講,相思寄著海邊風,海風無情笑阮憨,啊~不知初戀心茫茫。」(共三段,僅摘錄一段)

洪一峰(1927-2010)

1927年出生於台南鹽水,遺腹子,其後隨寡母遷居北港就學,11歲再遷至台北,並開始學習小提琴。16歲展開歌唱人生,浪跡各地,也在電台擔任現場彈唱工作。到了1960年加盟亞洲唱片後,才真正展現他的才華,使他的歌唱事業登上巔峰時期,而有「寶島低音歌王」之稱。

洪一峰能彈、能唱,也能拉,一生抱著以音樂造福人群及演繹台語之美的信念,其經典的台語歌曲有:《蝶戀花》、《淡水暮色》、《思慕的人》、《寶島四季謠》、《舊情綿綿》、《男兒哀歌》、《放浪人生》等。

文夏(1928-)

1928年出生於台南,本名王瑞河,筆名愁人,從小赴日接受音樂訓練,就讀台南高商時期,就自組「夏威夷音樂隊」,展露音樂長才。風光時期,曾與文香、文鳳、文雀、文鶯組成「文夏四姊妹合唱團」,配合電影推動台語歌曲。

文夏灌錄的唱片與歌曲無數,可惜許多是取用日曲的台語歌。他自己所譜台語名曲有:《飄浪之女》、《南國的賣花姑娘》等。

為台灣歌再現新希望

近年來,台南出現了一位傑出的台語歌曲創作歌者:謝銘祐。1969年,謝銘祐出生於南投草屯,但五歲就舉家搬至台南安平。退伍後,曾在台北致力音樂製作工作。2000年,他回到台南,和同好組成「麵包車樂團」到處傳唱台語歌,也以台南的人、土地和環境為元素,創作動人的台南歌謠,曲曲打動台南鄉親的的心坎,令人敬佩。

筆者雖非出生台南,但在1986年前後,就幾次到頭社採集平埔西拉雅族祭拜「阿立祖」的「牽曲」活動,也曾在台南大學講授音樂課程。又自2010年起藉著「台灣音樂傳習計劃」,以在地主義的精神,先後在成功大學、台江社區、府城舊冊店、台灣文學館及台南文化中心,舉辦「台灣風創作歌曲」研習活動,鼓勵學員以台南地區的人文、景觀、歴史、風土民情及心情感受為素材,創作出富有台灣味的新創歌曲,目前已寫出十餘首具有一定水準的「台南新歌謠」。

總之,古都台南有既深且厚的台灣文化根基,有熱情的台語歌曲支持者,也有熱愛這塊土地的創作人才,具備了領頭開展「台語歌新希望」的優異條件。期待台南官方及民間的文化機構和團體,能為台語歌的再開展,予以更多的關懷與幫助,使台語歌能像早期先民對台灣家園的開墾,從台南出發,再延伸到台灣南北各地。

(本文轉載自3月出刊《民報文化雜誌》第五期)

 

吳晉淮銅像:台南縣政府在柳營鄉尖山碑水庫為吳晉淮所塑立的雕像(簡上仁翻拍)

 

洪一峰年老時期:年老時期的洪一峰,仍然綻放著以歌唱造福人群的歡笑。(簡上仁翻拍)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