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共產制度下的中國不是台灣的選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共產制度下的中國不是台灣的選項

2017-12-06 12:50
中國的崛起賴以自豪的經濟表現,出現了阻力和危機,這是體制問題必然帶來的內外衝突,而當中國以其經濟發展,給予的信心開始做軍事上的擴張,雖然可以理解,但中國內外都呈現不穩的現象,強行擴張是很危險。(圖/創用CC授權+合成)
中國的崛起賴以自豪的經濟表現,出現了阻力和危機,這是體制問題必然帶來的內外衝突,而當中國以其經濟發展,給予的信心開始做軍事上的擴張,雖然可以理解,但中國內外都呈現不穩的現象,強行擴張是很危險。(圖/創用CC授權+合成)

對共產中國的崛起,台灣有強國的壓力是正常的,但若有怯弱的反應,不就是曝露了心中沒有民主自由信仰,心裡又害怕共產強權的兩可逃避態度嗎?

作者上文〈台灣需要您的覺醒〉文章裡所指的必須覺醒問題,指的就是因害怕所導致的兩可態度,進而以同樣是中國人「自我解嘲」的投降悲涼,還意圖讓尷尬,轉變成義正詞嚴的所謂「一個中國」,不是很阿Q又可憐嗎?

因害怕而向中共輸誠,以一個中國自我迷惑,讓自我變得那麼矮小而可笑,這是多麼大的自我崩解!

其實,還沒有覺醒的台灣人,根本不用那麼害怕而扭曲自己的人格,暫且不論台灣自有的優勢,只就中國觀察,當前就有以下三大麻煩,得中國自己解決,而這些麻煩又有可能讓中國再次有崩解的危機,台灣除了謹慎應對無他,台灣人又何必先跪地求饒呢?

中國現在的經濟面,緣起於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應該是持平之論。鄧小平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最高標準,讓中共內部右派取得領導地位,但左右之爭自中共建黨以來就有,加上右派增加生產力的實踐方法,圖利了有權力者,形成尾大不掉的貪腐現象,反而給予左派有再起的理由。這是中國共產制度的實踐中,對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左右碰撞的矛盾,也是中國當前的一大危機。

鄧小平時代,小心翼翼摸著石頭過河,嘗試以資本經濟意圖,拯救中國於貧困的共產制度下的失敗,其先決要素是中共11屆三中全會,確立了鄧小平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行改革開放的黨的基本路線。中共11屆三中全會之後,中國開始探索怎麼保有社會主義的精神,又能發展生產力,因而延伸出鄧小平嘗試摸著石頭過河的資本經濟路線。

中國經過多年低調的生產力發展摸索,有了初步的經濟規模,燃起中國的自信心,也激發了野心,促使習近平有了政治、經濟、軍事擴張作為,卻也讓中國曝露在社會主義和資本經濟的矛盾,以及以中國為中心的軍事擴張,導致被圍堵的兩大危機。這樣的內外危機,已經在中共十九大後逐漸浮上檯面,問題越來越嚴重。美國的經濟政策改變和集結日本、韓國、越南、印度、澳洲的軍事圍堵中國策略,情勢已明朗化,這是中國的外部危機。

從中國的內部看問題,習近平挾著改革開放的成果,而獨攬權勢,表面上似乎完成了中共第三代以習近平為首的集體領導核心,有繼毛澤東建國的豐功偉績、鄧小平改革開放,實現了中國內部經濟發展的階段性成就之後,進入了中共對外擴張時期的習近平路線態勢。但是,習近平路線看似激起中國再起的激情,但其所面臨的對內反資的左派奪權,對外以美國為主的經濟、軍事壁壘,這兩大幾乎無解的危機,處理不但艱鉅,隨時還有被反撲和扼殺的危險。習近平為了自保以及做事的方便,終於在中共十九大後取得獨尊的權勢,這看似習近平的勝利,但為保有勝利的美果,習近平是否會走向毛澤東操弄紅衛兵保權的老路,再次讓中國陷入混亂,為中國帶來崩潰的後果?實在值得觀察。

中國內部因經濟改革的資本主義化所帶來的矛盾,會不會激化內部的不穩呢?從一黨專政,是中國共產黨不可改變的硬道理,而黨內民主又是中共最重要的權力平衡設計看來,習近平十九大後獨攬權力,而其大力整頓貪腐的對象,又是有權力者的遊戲,很容易形成黨同伐異的政爭現象,已經埋下變動的因子,這又是中國內部的重大變數和隱憂。

另則,一黨專政的共產領導,其設計根本上就不是自由經濟,一黨專政的經濟運作,必然透過國家的介入和領導。這樣的體制基本上無法和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經濟自由化銜接。所以,當中國藉著自由經濟體制崛起,卻以國家干預造成自由經濟不公平競爭,自由經濟出現滯礙的時候,美國等自由經濟體,開始對中國的經濟操作有了不好反應,美國開始改變,美中貿易衝突加劇。甚至開始影響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政治野心,這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外部危機。

中國的崛起賴以自豪的經濟表現,出現了阻力和危機,這是體制問題必然帶來的內外衝突,而當中國以其經濟發展,給予的信心開始做軍事上的擴張,雖然可以理解,但中國內外都呈現不穩的現象,強行擴張是很危險。現在,中國的所謂「和平崛起」,因為軍事擴張和一帶一路的交相利用,喚起了世界各國的危機意識,國際開始有制約中國的行動。因為中國的軍事擴充,首當其衝的又是日本及東南亞國家和美國,因此,以美國為首的日本、韓國、越南、印度和澳洲開始有了戰略共識,這是中國的外部軍事危機的第一步。

中國在習近平主政下,有內部左派反撲的隱憂、經濟擴張的國際制約,以及伴隨經濟擴張而來的軍事戰略突破意圖,所引發被圍堵的三大危機,中國的崛起是不是會因為這些危機成為暫時崛起的泡影現象呢?固然現在言之還太早。但是,伴隨中國的經濟、軍事崛起的兩條路線競爭,則非常清楚,一是中國以一黨專政的共產領導,做基礎的經濟和軍事戰略,二是以美國為首的自由經濟體的組織和發展戰略。兩方面都對世界聲稱是友善、是有益於世界各國的經濟,和維持世界和平的戰略作為。這種自我認定和感覺,必須透過實踐的結果,才能知道哪一種制度和方法,對其他國家會好些。至於台灣的利益要問的問題,是哪一個路線最適合台灣呢?這從台灣的歷史就可清楚的回答。

早期的台灣雖然在蔣介石的專制統治下,但因蔣介石必須依靠美國的協防和軍事、經濟幫助,所以表面要高舉自由、民主的旗幟,追隨美國的價值觀,以及不得不逐漸擴大參與的民主選舉。因此,台灣人民數十年來,是在客觀的美國影響因素,及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抗爭努力,達成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跟隨著的是美國的觀點,和美國的價值觀,而成就台灣的現狀。台灣的民主化後,更強化了這一現象。所以,從這一歷史過程就可知道,台灣人民所受的教育或社會氛圍,絕不是一黨專政的極權主義。那麼,美國的價值觀所延伸出的自由經濟觀,才是符合該走的路線,其理至明。至於共產中國的發展,因為制度、理念和價值觀的不同,要台灣人再去改變,去適應很困難。因此,共產制度的一個中國,就不是台灣人的選項,其政治、軍事、經濟的作為,台灣當然不會盲目跟隨。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