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就算缺電也不該重啟!原能會技術人員爆:核二還在排放碘131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就算缺電也不該重啟!原能會技術人員爆:核二還在排放碘131

 2016-11-16 16:20
行政院長林全近日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提到,萬一電廠出問題缺電,才會在「安全無虞」的狀況下,請國會同意重啟核一、二廠。但原能會技術人員一封電郵卻打臉:目前核二廠一號機燃料棒護套破損,裂紋還沒修復。5月起,核二廠「內、外」已陸續偵測到核二廠排放出來的放射性碘元素。圖/張良一,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林全近日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提到,萬一電廠出問題缺電,才會在「安全無虞」的狀況下,請國會同意重啟核一、二廠。但原能會技術人員一封電郵卻打臉:目前核二廠一號機燃料棒護套破損,裂紋還沒修復。5月起,核二廠「內、外」已陸續偵測到核二廠排放出來的放射性碘元素。圖/張良一,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林全近日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提到,萬一電廠出問題缺電,才會在「安全無虞」的狀況下,請國會同意重啟核一、二廠。但原能會技術人員一封電郵卻打臉:目前核二廠一號機燃料棒護套破損,裂紋還沒修復。5月起,核二廠「內、外」已陸續偵測到核二廠排放出來的放射性碘元素。

本報接獲爆料稱,原能會技術人員私下寄給核工博士賀立維一封電郵「從核二廠一號機燃料棒護套破損看核安隱憂」,該郵件爆料稱,核二廠一號機因燃料棒護套破損,導致爐水輻射參數異常升高,從5月起,核二廠「內、外」已陸續偵測到核二廠排放出來的放射性碘元素」!賀將電郵轉呈原能會主委謝曉星,但未獲重視。

技術人員在電郵中直言,「其實紙包不住火」,核二廠一號機燃料棒護套破損的事實已在內部傳播好一陣子了。當事件終於被媒體踢爆揭露之後,已經是十月後的事了。台電核能發言人林德福仍辯說,目前研判「並非燃料棒護套破損」,較可能是廢棄處理系統的過濾吸附能力較差,導致輻射值升高。台電的制式反應在預料之中(即使已換了新董事長),其企圖明顯是在誤導民眾。

該技術人員表示,這說法「終於」被原能會打臉。用「終於」這兩字,是因為在五月、七月、一直到十月初,原能會都佯裝不知或口徑一致附和台電的說法,裝睡不醒。

「一直到今年10月11日蘋果日報等媒體爆料,原能會官員當時的答覆與後來發布的說明資料才首次承認,核二廠一號機『7月中旬』反應爐爐水及放射性廢氣活性取樣分析時,就發現相關參數有異常現象,證實當時爐心燃料「可能有輕微破損之情形」。

技術人員透露,9月下旬的爐水輻射監測數據,某項元素(其實就是碘-131)值偏高,終於研判是「燃料棒護套破損,但細節還不清楚」,要等到11月底機組停機大修才要叫台電檢視修理。末尾仍不忘加註諸位都很熟悉的前朝文宣,即強調「輻射值未達標準警戒值,安全無虞」,請民眾放心云云。「完全不理會環團要求直接停機的嚴厲批判」。

技術人員更批評,台電發言人林德福嘴硬回應,近期爐水輻射監測數據含量略偏高,但距離警戒標準值仍遠,就像「車子的引擎熱一點,但只要控制得宜,還是可以開一段路」,目前都在掌控範圍內,安全無虞,後續會持續加強監控等等,真是荒唐到極點。「這就是台電典型重運轉賺錢,輕視核能安全的明證」。

該技術人員也提到,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自9月四度向台電原能會詢問此事件,最後發現早在今年4月開始核二廠廠房排氣口就不斷發生高輻射警戒,台電為此還故意調高警戒設定值,「但爐心內破損的燃料不斷放出放射性核種,爐水中碘131活度持續增加,排放氣體輻射值亦持續攀高,到7月以後甚至還發生好多次高輻射警報」,而台電與原能會卻說「輻射值未達標準警戒值,安全無虞」,只對外宣稱未達爐水活度的運轉規範限值,卻絕口不提排氣口長達半年不斷發生的高輻射警戒與警報。

台電在今年5月廠內環境就開始量到碘131,「9月連廠外環境都量到碘131(半衰期8天)、碘133(半衰期20小時)」,為什麼原能會的輻射偵測中心沒有加強環境平行監測?更完全沒有量到人工核種?為什麼直到媒體報導後,才在10/13採取所謂的燃料破損因應措施程序(但事實上,機組只些微降低功率,放射性碘131仍持續排放到外界環境中)?

在2014年9月,台電曾罕見公開發布了新聞稿「駁斥賀立維炒作燃料棒破損」,強調「台電從不諱言燃料針孔洩漏情事,並多次在公開刊物進行上述事件的詳細分析檢討,就是希望持續精進核安,對於賀立維先生見獵心喜拿台電的公開資料炒作新聞,台電表示不以為然。」

信中提及,台電還誇稱「核二廠迄今已連續8年沒有因燃料丸-護套作用產生燃料護套針孔洩漏。」台電並指出,「即使燃料護套發生針孔洩漏,也只有微量核種會進入爐水,立刻被系統吸收淨化,若有空浮也只侷限在廠內部份區域,經過濾淨化後不會影響廠外民眾。」

該技術人員表示,心細的民眾可比對出台電自己打臉的地方。我們沒有看到台電核安精進的地方,反而更糟;也沒承認燃料針孔洩漏情事,而燃料破損早是事實;也沒有謙虛反省的地方,反而益加踞傲,也不樂意公開資訊。空浮也不再只侷限在廠內部份區,連廠外都可量測到,過濾淨化系統似乎也不靈光,這是何等嚴重之事。

原能會技術人員並為賀立維抱屈說,「台電不感謝賀立維博士當時願當吹哨人,還以公家名義去醜化當事人,非常不可取」。

「我們必須點醒原能會長官,不要忘了本身職掌是為全民核安把關,不是為台電利益把關。核電廠是有原能會長駐視查員的,廠內有空浮警示這種事情是不可能跳過視查員不往上報的(除非都在睡覺或擅自關閉示警功能),廠外有偵測中心平行監測,若原能會高層佯裝不知,不是失職,就是包庇隱匿,而企圖包庇台電,只會讓單位的公信力更為降低,成為全民公敵」,原能會官員最後表示。

賀立維憂心核二廠一號機「像華航611班機一樣突然爆裂開來,釀成大禍」

賀立維稱,他收到當事人的電郵後,向原能會主委謝曉星反應此現象,「但主委只给我他們主管此案官員的制式答覆,謂安全無虞」。他說,依據台電技術文件,燃料有斷裂、護套破損等狀況,但台電與原能會都以針孔洩漏來掩飾,文件中看不到針孔洩漏的記載。

他也指出,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於101年1月核能二廠1號機第22次大修(EOC-22)視察報告第8頁;

「核能二廠1號機第22次大修期間,排定使用超音波(UT)檢查爐心側板之銲道,結果在H4銲道發現有2處裂紋,長度分別為 296mm、116mm;H5銲道發現有2處裂紋,長度分別為104mm、16mm。在6年前第18次大修中,H4銲道即首次發現此2裂紋,分別長196mm與100mm,至於H5銲道2處裂紋,經再檢視原存檔紀錄,確認分別長 92mm 與 16mm。」

他表示,由上述報告得知,同一處的裂紋在6年間最嚴重者成長了約50%,而轉眼5年過去了,在103年7月原能會第23次大修報告中僅提及該處僅以目視檢測,而104年11月的第24次大修報告,卻發現有長 27.9mm的新裂紋發生。無論新舊裂紋,均以「毋須修補,且可至第30次大修執行UT再檢測,至第30次大修前的每次大修,則以 EVT-1 目視檢測」。

也就是說這些裂紋都不用修補,只要到第30次大修時再用超音波來檢測就可以了,而第30次大修已是七年半後的民國112年5月,「也就是核二廠1號機除役後一年半的事了」,「我還是向上天祈禱,這些裂紋不要在民國110年12月核二廠1號機除役前,像華航611班機一樣突然爆裂開來,釀成大禍」。

賀立維指出,反應爐的爐心側板也就是爐心的支撐裙鈑,其下緣有120支錨定螺栓將反應爐爐心固定在鋼筋混凝土的基座上,「所以若是爐心側板有裂紋或是錨定螺栓有斷裂,都會影響到反應爐的穩定,若遇到大地震使反應爐傾斜而扯斷各種管路,可能發生核災,所以不得不謹慎維護」。

賀立維也建議,核二廠本月大修,請原能會督促台電優先以UT檢測銲道裂紋成長狀態,對原有裂紋則進行修補維護,以免繼續成長。在維修前必須先量測銲道處之輻射劑量,若劑量超標,則應考慮全爐心燃料退出,來保護工作人員之輻射安全,但燃料池目前又無法容納全爐心580束的燃料束,「這就是目前核二的困境」。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