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火爆浪子送行者──黃昭輝的人生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火爆浪子送行者──黃昭輝的人生故事

 2017-08-28 18:34
黃昭輝曾因幫助施明德逃亡而被國民黨政府以「明知為匪諜」判刑有期徒刑2年。曾在國大代表的宴會上當著時為總統的李登輝面前翻桌抗議萬年國會,連翻了七桌才遭制止。圖/陳婉真攝
簡介:

黃昭輝,(1946年9月23日-)是台灣政治人物,曾代表民主進步黨任職立法委員,前高雄市政府秘書處處長。

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黃昭輝曾因幫助施明德逃亡而被國民黨政府以「明知為匪諜」判刑有期徒刑2年。曾在國大代表的宴會上當著時為總統的李登輝面前翻桌抗議萬年國會,連翻了七桌才遭制止。2006年9月7日,因施明德對高俊明的批評,導致黃昭輝痛批施為「畜牲」。

總統大宴賓客,他卻跑進會場翻桌,而且連翻7桌,翻累了,才罷休。

他因而得了一個「火爆浪子」的外號。

那是1990年2月19日,國民大會在陽明山開議,總統李登輝循例在中山樓設宴款待與會的國大代表及眷屬,民進黨的黃昭輝卻在李登輝開始要逐桌敬酒時,先從20個座席的主桌翻起,旁邊另6桌也被他逐一連同桌上的酒菜一併掀翻,會場一片大亂。

黃昭輝會這麼生氣,起因於當天上午國民大會開議,大會討論推派主席的爭議。

國民大會當時並沒有議長的設置,而是由多位國大代表擔任主席團,每天開會時的主席再由主席團推選。

那時國會尚未全面改選,也就是所謂萬年國代還在任的時代,民進黨籍國大代表席次相當少(全體國代約有6百多人,增額代表88席,民進黨籍僅11席),能被推派為主席團的只有周清玉一人,但基於社會氛圍對於國會全面改選的呼聲日益高漲,因此,當國民黨占多數的主席團決定推派谷正綱擔任主席時,黃昭輝和蔡式淵兩人上台抗議,主張應由具有民意基礎的增額代表擔任主席,想不到秘書長何宜武立刻動用警察權,把抗議的民進黨國代拖出去,黃昭輝和蔡式淵被架上一台車;蘇嘉全獨自被帶上另一台公車,全被開往山下。

「那時國民黨根本不把人數這麼少的民進黨國代看在眼裡,動用警察權也不是只有那次。我和蔡式淵被架上公車不久,就一直威脅司機把車開回中山樓,否則我們會打破玻璃跳下車,司機無奈,只好折返現場。」黃昭輝說。會用公車,是因為國民大會開會期間,為方便國代及相關人士上山,秘書處都情商台北市公車處調派專車接送。

「我們被架離後,剩下的8位同黨國代就地靜坐抗議,但我們回到現場時,還是找不到蘇嘉全,我於是宣布數到10如果還說不出蘇嘉全在哪裡,我們會採取激烈抗爭。」接著就是那經典的總統敬酒、國代翻桌的畫面。

事後他們獲知,蘇嘉全被載到市區後,不知被繞到什麼地方司機才請他下車,蘇嘉全的皮鞋在山上的混戰中早已掉落,他只好赤腳徒步走到位於建國北路的民進黨中央黨部報平安。

黃昭輝的事蹟不只這一樁。早在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不久,他就因為藏匿施明德案被判刑兩年,緩刑3年,雖說緩刑可以不必坐牢,只是那時藏匿施明德是喧騰一時的重大事件,未判刑前他早已被關了半年。

藏匿施明德案的10位涉案者中,絕大多數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教友,其中高俊明牧師更是位居長老教會總幹事要津,也為此事遭判刑7年,坐牢4年;相形之下,黃昭輝只在協助施明德逃亡過程中擔任一次司機就被判刑2年,代價不輕,還在牢裡被打得鼻青眼腫。

長老教會被捲入施明德逃亡的原因是,在那風聲鶴唳的年代,長老教會是唯一有組織且立場鮮明的團體,說它是施明德唯一信得過的團體也不為過。而長老教會何以演變到和國民黨政權勢不兩立,就要從蔣介石主導的「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及「萬國基督教聯合會」說起。

蔣介石利用他本身是基督徒的身分,成功利用宗教用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最誇張的是打著反共護教的名義,竟然把十字架上的耶穌拿掉,改為懸掛中國國民黨黨徽。


十字架上的黨徽是戒嚴時期蔣介石利用反共護教之名打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護教反共團體所使用的標章。全世界敢以自家標章取代耶穌像的團體只此一家。圖/黃昭輝提供

1965年當長老教會在台宣教百週年慶時,他開始展開一連串的政治迫害,因為當時只有長老教會是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縮寫:WCC)的會員,蔣介石以普世教協親共為由,強迫長老教會退出普世教協。其間的過程曲折,尤以時任總會議長的謝緯牧師離奇車禍死亡,黃昭輝深深懷疑是政治謀殺。


約瑟和他的弟兄們封面。是一本描述1965年開始蔣介石如何假借反共之名迫害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專書。封面中的照片是反共護教團體慶祝蔣介石百歲生日舉辦的音樂會,背景的十字架上耶穌像被國民黨黨徽所取代。圖/黃昭輝提供

一如國民黨的威逼利誘外加分化等手法,長老教會內部也有少數人站到統治者那邊,造成極大的傷害,但長老教會不妥協,陸續在台灣被逐出聯合國、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以及美中建交等關鍵時刻,發表〈國是聲明與建議〉(1971年)、〈我們的呼籲〉(1975年),以及〈人權宣言〉(1977年),其中〈人權宣言〉明確主張:「為達成台灣人民獨立及自由的願望,我們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40年前就提出這樣的獨立建國主張,教會相關人員的勇氣,島內至今無人能及。


《新而獨立的國家》封面,長老教會在10年前紀念發表人權宣言30週年的專書。圖/黃昭輝提供

所有這些聲明與宣言,都是在高俊明牧師擔任總幹事任內提出的,國民黨政權正苦無理由逮捕高俊明,剛好利用藏匿施明德案一舉成擒。

畢業於台南神學院的黃昭輝,談到這段往事,只把它歸因於信仰的力量,否則以藏匿案一邊是5百萬元的高額獎金利誘,一邊是重刑俟候,無法解釋所有人都選擇後者的理由。

黃昭輝後來曾擔任多屆立法委員,也曾任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長等職,3年前離開市府公職後競選市議員失利,雖然大半生擔任民意代表及政務官,卻沒有退休金可拿,兩袖清風的情況下,他開始思考往後家庭經濟問題該如何解決。

由於他在民政局長任內把一般人最不愛去的高雄殯儀館做了一番整修,讓殯儀館看起來不再陰暗雜亂,卸任後無意間有人勸他成立殯葬禮儀公司。

「我最需要克服的,不是和死人為伍,而是背後難免有人指指點點,看到我在殯儀館走動時,常聽到旁人的竊竊私語:『那不是黃某某嗎?』我花了3年的時間,才克服這樣的心理障礙。」黃昭輝說。

這其實是早期挺綠人士的共同問題,特別是早年街頭運動常客,很多人年老了或經濟情況變差了,都只能自己想辦法,熬得過的當然沒問題,熬不過的,下場悽慘者所在多有。

依舊是信仰的力量,外加他在教會的人脈,以及比別的業者更加用心,譬如改善葬禮儀式進行中的配樂,或是針對往生者的性別,選擇相同性別的禮儀師,都會讓家屬感受到他們的用心,慢慢做出口碑,讓他走過草創期,做到目前不但生活問題無虞,業務也日漸擴充,只好把在美國工作的兒子找回來,父子兩人一起打拼。

他的精彩人生,見證了台灣這半世紀以來的政治變化與社會現狀。他現在最想做的是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傳承給年輕一代,包括他家族是台灣少數最早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即便在長期遭受壓迫的長老教會中,更加令人深刻感受到信仰的力量無窮。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