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知青下鄉時代來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知青下鄉時代來臨

2019-05-14 11:57
中國知青下鄉始於1955年,老共只要面對社會經濟危機,驅離城市知識青年到鄉下,已經是長期對策。圖/公有領域,中國《人民畫報》1964年的下鄉知青
中國知青下鄉始於1955年,老共只要面對社會經濟危機,驅離城市知識青年到鄉下,已經是長期對策。圖/公有領域,中國《人民畫報》1964年的下鄉知青

中國政府把群眾事件當作政權崩盤警訊,根據清大教授孫立平評估,2010年群眾事件有18萬件,從此中國公安部不再公布數字,預料經過9年,數字只會攀高,不會降低,但是中國比較可喜的是,知識青年的群眾事件從天安門事件之後,30年不再發生,因為老共對知青的管制相當嚴格。

美中貿易戰爭進入深水區,習大王放火,劉鶴飛奔救火,5月10日免強把美中貿易戰的25%關稅懲罰,再延長21天才開罰,預計從中國港口出發到美國的貨品,海運作業天數是21天,簡單說從這天起算日到月底前,到岸貨品免罰,可是中國必須趕在這21天,弄好一份可以讓川普滿意的協議,外國觀察家比較多傾向認為,習大王不會認輸,就算免強簽約,中國仍然不會執行,最近很多跡象正在支持這種看法,習大王許多措施,並不是朝向更開放的政策,而是更加緊縮,簡單說老習正向「極左派」靠攏,包括為文革平反、培養小學紅衛兵,宣傳「習語錄」往下扎根,以及發動新一輪的知青下鄉運動。

一年有12個月,其中中國的5月到6月最為敏感,中國政府已經下令,這30天內一直到六四結束,所有國人必須共體時艱,市場上不准販賣水果刀或菜刀,以免增加維穩的難度。

五四紀念日這天很悲哀,五位北大學生以邱占萱為首,被請到警察局毒打一頓,根據邱同學事後向「美國之音」記者控訴,公安對他霸凌過程,很不人道,擔心他偷偷錄音,還掀他屁股,邱同學等人因為加入「北大馬克思學會」,前年到深圳為勞工出氣,抗議資本家,結果成為黑名單,因為老共害怕馬克思。

強迫1000萬知青下鄉勞改

五四這一天,北大學生不能談自由和人權,只能說愛國,更諷刺的是,國台辦劉結一針對台灣青年喊話,「歡迎到中國,中國會提供給你更寬廣的舞台」,也是這一天,老共才剛剛宣布,避免知識青年在家中賦閒,計畫今年開始三年內,要強制把1000萬沒頭路知識青年,送到鄉下和農民一起奮鬥,這是所謂「上山下鄉」計畫,一手拉攏台灣知青,一手打壓中國知青,老共兩手策略令人笑翻。

把知識青年丟到農村,是老共應付危機的一貫手段,歷史紀錄,89民運爆發時候,都市知青失業率高達75%,很顯然,這一次,美中貿易戰爭下,不只是農民工和低端人口回鄉而已,失業的高級白領,也在增加,這些人都具有高校以上學歷,卻因為經濟不景氣,成為失業大軍一員,貿易戰爭協議,一但談崩,失業大軍立即迎面而來,這才是老共的致命一擊,因此未雨綢繆,把這些知識青年人驅趕到鄉下,變成維穩重點。

上一次老共發動知青下鄉上山運動是在2008年,因為被美國「次貸經濟風暴」橫掃全球,中國輸美出口量急速下降,估計有15萬家工廠關門,下崗工人超過千萬,當然也包含知青,所以才啟動下鄉運動,但是老一輩中國人對知青下鄉運動並不陌生,並且把知青下鄉視為中國那一代年輕人學習中斷的因素,也導致中國發展受限。

2009年中國公布的失業率是12%,這個數字顯然不真實,因為老共從來不把農民工失業率當作失業率看待,這群人是中國社會隱形人,來去都市和農村之間,就好像流浪漂鳥,主要原因是沒有戶口,也不知如何計算,根據統計,10年前中國農民工大約1億5000萬人,同樣這一年大學生畢業生有640萬人,大約200萬失業,另外100萬高知識卻低就,屬於不完全就業,認真算起來失業率25%;10年後大學畢業生一年來到870萬,10年增加200多萬,如果是依照10年前失業水平估算,今年剛畢業知青失業者至少350萬人,如果加上待業很多年的大學生,數目應該多於350萬,所以把這些沒事做的大學生弄到鄉村,防止作亂才是政策要點。

中國知青下鄉始於1955年,由於長期對日抗戰和內戰,造成大量農村年輕人從軍死亡、農地荒廢,毛澤東發動知青下鄉,並喊出「下鄉插隊,向農民學習」,主要是為了添補農村人力,進一步防止這些城市失業青年在城市鬧事。從老毛發動文革到1975年,長達10年的時間,學生紅衛兵到處串聯,或者被派到鄉下插隊。根據統計,知青人數超過1700萬人,甚至更多。文革結束後,知青下鄉並未結束,只是減少而已,到1979年美中建交,中國喊出改革開放,下鄉人口來到25萬人,印證一件事,老共只要面對社會經濟危機,驅離城市知識青年到鄉下,已經是長期對策。

30年前老共利用武力鎮壓天安門學運,以及宣布知青下鄉,所以才能保住自己,沒有步上蘇聯崩盤的軌跡,這一次川普已經擺出要消滅共產黨,和平演變中國的姿勢,老共雖然未雨綢繆,先把知青驅離城市,但是這一股下鄉插隊的讀書人,會不會充滿怨氣,甚至和農村失業者聯合起來,推翻老共政權,老共現在實施這個策略,到底結局是福是禍?恐怕更令人關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