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憶台灣省議會娘子軍團,不讓鬚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憶台灣省議會娘子軍團,不讓鬚眉

 2019-04-21 10:10
台灣省議會五十多年歷史中,女性議員名氣最響亮的當然是「五龍一鳳」中的一鳳許世賢,但省議會其實曾經有許許多多的女性,只是沒被那麼重視而已。圖為舊省議會議場大樓圖/臺中觀光旅遊網
台灣省議會五十多年歷史中,女性議員名氣最響亮的當然是「五龍一鳳」中的一鳳許世賢,但省議會其實曾經有許許多多的女性,只是沒被那麼重視而已。圖為舊省議會議場大樓圖/臺中觀光旅遊網

在拙作「看千帆過盡」乙書,寫的淨是男人的角色,女人嘛,好像只有一個「五龍一鳳」的許世賢留其名,其實,省議會是曾經有許許多多的女性,只是沒被那麼重視而已,另方面,女性由於家庭及社會環境的限制,多少較男性沒有那麼自由發揮的餘地,所以,女性省議員多產生於各縣市的「婦女保障名額」,(即各縣市如應選省議員四人以上者,應至少有女性省議員一人,此謂之婦女保障名額,在台灣省議會,應是人口衆多之縣市才有,如台北縣、桃園縣、台中縣、彰化縣、台南縣、高雄縣、高雄市等),但也有縣市不待婦女保障,即先有婦女候選人領先當選者,即不再靠婦女保障,此制度由來和依據不可考,但不外考慮婦女於社經地位通常較居於弱勢,所以在應選一定名額以上者,給予至少一席之保障。

其實,在以往此理論或許有一些邏輯支持,但是到了晚近,對照單一選區的立委選舉結果,女性不見得較男性為弱,例如本屆彰化縣四席立委中,有三席女性,其中一席,又當選現任縣長,依此邏輯,豈非要設男性保障名額?又單一選區中,制度上已無法設置什麼保障名額,又對照民主先進國家,並無婦女保障名額之設,故而,婦女保障制度應該在各種選舉中取消,回歸「女男平等」,可乎?

台灣省議會五十多年歷史中,女性議員名氣最響亮的當然是「五龍一鳳」中的一鳳,嘉義縣市的許世賢,本身是留日女醫生,後來再拿醫學博士,又參與政治甚早,一直站在反對執政黨立場,注定她能在女性鳳毛麟角的台灣省議會嶄露頭角,千古留芳。其女張博雅, 當過立法委員、內政部長、現任監察院長,也是女中豪傑。其次,第五屆高雄縣黑派余家班的大媳婦余陳月瑛,也是政壇不可多得的能手,她當過省議員、縣長、立法委員、總統府資政,也是高雄黑派余家的靈魂人物,長期撑起黑派一片天,可惜她年紀稍長,子女䦧牆,余政憲、余政道、余玲雅三人爭鳴,致力量分散,每況愈下,殊為可惜。

第六屆的「南北雙嬌」則以潑辣飆悍出名,北嬌黃玉嬌是乘著「中壢事件」旋風而起,時勢造英雌,以最高票當選桃園縣省議員,而纏功特強,那個單位或首長被他相中,使出渾身解數,還不見得能了,而她偏偏有一些弊案消息會找上她,使她如虎添翼,盛名歷久不衰,然她「黨外」性格,乍隱乍現,使她的評價起伏不定,從第六屆最高票當選,以後歷屆(至第九屆)均有當選,但每屆票數愈選愈低,評價愈來愈不妙,致她第十屆時忍痛放棄尋求連任,1999年底因病在美國洛杉磯去世,享年八十一歳。

黃玉嬌經歷奇特,不曉得什麼時候、為什麼跑到中國去歷練,此段經歷一片空白,也不曾聽她提起,更不見諸文章敍述,反正在她廿七歲二戰後,隨國府的台灣接收團回台接收(似接收工礦方面),但接收大員工作並沒有使她在政治上大露頭角,而是擔任縣議員,在1977年底發生「中壢事件」那次縣市長與省議員選舉中,因與選縣長的許信良搭配,一唱一和,致許信良高票當選,而她也水漲船高,進省議會時,和其他13位「黨外」共同聯手,聲勢嚇嚇,和雲林縣選出的蘇洪月嬌,一南一北且名字中都有「嬌」字,所以巧合而成「南北雙嬌」,各擅勝場,發揮互乘作用,一時之間,似有如武俠小說之名號,在台省政治界,成了響亮稱謂。

「南嬌」蘇洪月嬌的政治生涯,比起北嬌要曲折多了,因她自幼家境良好,又有領袖氣質,所以擔任班長之職,中學唸南一女,是令人羡慕學校,很多畢業生都是非醫生不嫁,但她並無此安逸觀念,十八歲憑媒妁之言,和當時政壇秀異蘇東啓縣議員結婚,婚後原本家庭美滿,然從中國而來的雷震等結合本省李萬居、郭雨新、高玉樹等籌組「中國民主黨」,得罪了當權蔣介石集團,下令逮捕以粉碎新政黨組黨行動,其中蘇東啓就是參與的本省政治人物之一,自是受其株連在內,雷震以「首謀」身份,但其名氣大,蔣介石不敢以叛亂懲治,1960年9月以「為匪宣傳」、「知匪不報」為罪名,治其十年徒刑,但對蘇東啓等一干附翼者,就不客氣了,事隔一年,1961年9月蘇洪月嬌角之夫蘇東啓在縣議會提案建請政府特赦雷震等,獲全體無異議通過,因此觸怒當局,翌日凌晨即發動大逮捕,控以軍事謀叛,追求台灣獨立,牽涉四十多人,蘇東啓等三人判死刑,餘分判無期徒刑及徒刑若干,是二二八事件以來牽涉最廣的政治事件,後經蘇洪月嬌多方奔走,及國際壓力,蘇東啓三人才由死刑改判無期徒刑,至1975年蔣介石去世,才特赧為十五年有期徒刑,於1976年期滿出獄。

出獄後的蘇東啓,由於不能再參選,遂由蘇洪月嬌「代夫出征」,在1977年底一舉當選了第六屆省議員,展開了四屆十七年的問政之路,及至1994年,才由長女蘇治洋接手競選擔任第十屆省議員,後來次女蘇治芬擔任了兩屆縣長、兩任立委,一門豪傑,不下於高雄黑派余家的政治家族,而蘇治芬已宣布下屆將不再參選區域立委,若能夠繼續擔任不分區立委,蘇家的政治影響力自能延續,在雲林扮演四十多年的政壇要角,且為台灣民主獨立盡心力,而蘇東啓、蘇供月嬌都已仙逝,於2004年入祀台灣人聖山,已不愧所生矣!

至於其他歷屆女省議員,還有台中市出身張溫鷹和盧秀燕,後來分別擔任台中市長,是罕見的現象,而高雄縣黑派長孫女余玲雅接母親之棒為省議員,頗有乃母之風,凍省後,在民進黨執政期,長期擔任省咨議會議長。而台北縣出身的苗素芳,充滿了大而化之「大媽」的特色,是替國民黨䕶航的女戰將,很像資深立委楊寶琳。雲林縣的曾蔡美佐和北港朝天宮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原高雄市23歲就當選省議員的趙綉娃,是省議會第一對現任議員結婚「金童玉女」,(她和苗栗傅文政議員結婚,轟動政壇),第二對是台中縣的王玲惠和台北縣鄭逢時結婚,省議會還特立愛情紀念碑記之。

另澎湖縣張素葉曾任縣議會議長,再代表任省議員,經歷特殊,高雄縣余陳月瑛、余玲雅、余政道的母親和子女皆任省議員,在省議會沒有類似之例,嘉義市呂秀惠和新竹市莊姬美,都曾在單一名額下,拔得頭籌當選省議員,不讓鬚眉。而更早曾任臨時省議會議員及四屆省議員的梁許春菊,更是鳳中之鳳,前後擔任民代共四十年,在省議會除台南市蔡介雄六屆省議員資歷外,梁許春菊實是政壇長青樹,後在第四屆擔任一年省議員後,被國民黨徴召選增額補選立委而當選,此屆不必改選,所以她當了二十二年立委才退職,加上十八年省議員,一共四十年民代生涯,在台灣恐無出其右者。

此外,有高雄縣郭吳合巧、嘉義縣蔡陳翠蓮、彰化縣謝許英、周清玉、台南縣葉宜津、台中縣楊瓊瓔、屏東縣余慎、台中縣張郭秀霞、基隆市程惠卿、雲林縣侯惠仙都曾是一方俊秀,後轉戰立法院者有楊瓊瓔、盧秀燕、葉宜津、游月霞等,比起男性省議員高育仁、陳明文、顏清標、謝言信、蘇貞昌、余政道等,不遑多讓。

由歷屆選票統計而言,若有婦女保障名額而競爭對手不強的話,女性候選人得票數多會在末尾,只求當選即可,以免影響同陣營男性候選人的當選率,但如有勢均力敵對手,女性候選人就可能拉高得票數,以求安全上壘,如今省議員選舉已告取消,在縣市除議員選舉外,只剩立委單一選區的一對一對決,像彰化縣本屆女性立委以3:1,南投縣以2:0領先男性候選人,誰説女性是弱者?現縣級市級以下選舉,在一定應選名額中,仍有婦女保障名額,是否合乎票票等值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則,是值得檢討探究的,畢竟,台灣已產生第一位女總統,美國也差那麼一腳,英國、德國女首相更是做得嗄嗄叫,回首台灣選舉制度已半世紀之久,有沒有必要改變,可供大家參考思考。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