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真實自然」與「誠實自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真實自然」與「誠實自然」

一部分摘自《李登輝訪日秘聞》

 2020-10-13 12:10
2017年12月27日作者返台於翠山莊會見李前總統。圖/作者提供
2017年12月27日作者返台於翠山莊會見李前總統。圖/作者提供

李前總統生前贈送別人的墨寶大都是「誠實自然」,惟獨惠贈我「真實自然」,令我琢磨再三,發現其來有自,而且筆重心長。

「誠實」是人類所獨有的問題,所以,崇仁尚義,以「人之道」為本的儒家,奉為立身處世的準則,然而,「誠實」會因人而異,因時而變,並非亙古不變的至理,因此,自然的宇宙萬物是不會有「誠實」的議題。只有,將宇宙的自然萬物與「人」等量齊觀地併合看待,才會凸顯出「真實」的重要性,也就是天人合一「天地與我並生 、萬物與我為一」的概念,「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是道家思想的精髓所在。

自然的宇宙萬物,都有「成住壞空」的過程,瞬息萬變而更迭不休,人事滄桑,肉體方面有「生老病死」、精神領域有「生住異滅」,也都是白雲蒼狗而遷流不息,佛家稱之為「諸行無常」,然而,在千變萬化的大宇宙,冥冥之中,卻,具備有永恆不變的規律性「存在」,圍繞在這個永恆不變的「存在」基礎上,萬變不離其宗,天下萬物,都井然有序地生生不息,這個永恆不變的「存在」,其真實之相,西方哲學稱之為「Ultimate reality終極真實(究竟真實)」、二十世紀存在主義的代表人物海德格(M.Heidegger)稱它為「存在」(Being),這也是日本京都學派西田哲學大師所說的「絕對無的場所」、佛家的「佛性如來」、「究竟涅槃」乃至老子所謂的「道」等等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的衆妙之門,都是形而上哲學所探究的源頭所在。

這些玄之又玄的真實之相(實相),都是無狀之狀、無物之象,其共同點是,永恆、無名、敦樸,其大無外、其小無內,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但,綿綿若存、用之不勤,無法以言語來論述(言語道斷),也不能用思考來究竟(心行處滅),與老子所説的「道可道、非恆道 ; 名可名、非恆名」有異曲同功之妙。宗教家就乾脆說它就是萬能的上帝或「自生的永存者」(見註)。 


圖/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作者提供

研究變易之學,有群經之首美名的《周易》,其第一卦就是探討「天之道」的乾卦,其卦辭「元、亨、利、貞」就是論述天道運行的規範,並且,推天道以明人事,「元、亨」就是: 萬物,創始亨通、蓬勃發展的意思,「利、貞」 意謂: 結成碩果、收歛歸藏 ; 配合,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等四時的運作,明白地闡述了整個生命的過程。

而《周易》的最後一卦是討論「人之道」的「未濟」,它是未完成的意思,表示人生的結局永遠沒有定論,沒完沒了,蓋棺也不能論定,雖然,完成了人生的旅程,但,這個完成只是未完成的終結 ; 同時,也是另一次未完成的開始。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禪宗所說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就是見到宇宙人生的「真實性」,凡是證得此真實之相,就能成佛,所以,金剛經說:「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真相是無相無不相、「相而無相、無相而相」,也就是真空生妙有之相,這是佛法的根本原則所在。


圖/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作者提供

道生萬物、萬法歸道,「真實」就是不虛假,「究竟真實」也就是「道」,而「道法自然」,這個「自然」並非「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的自然界表相,而是,自己本來就如此的狀態,「道」所取法的就是,自然而然的真實面目,所以,凡人修煉的最高境界,不論是儒、釋、道或日本、西方哲學,都殊途同歸地朝向「真實自然」的目標而邁進,修到此層次,則「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佈」就能達到「遠離顛倒夢想」的圓滿境界。

熟讀老子的理論,並師承京都學派西田哲學的李前總統,正如保羅所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的我」,虔誠基督徒的李前總統惠贈我的墨寶,「我是不是我的我」及「真實自然」,似乎意涵著:「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活在我裡面,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我」,也就是,密宗的「入我」(佛進入我心,與我合一)或「我入」(我進入佛中,與佛合一)的觀念。所以,李前總統能够「執一以為天下牧」,秉持老子「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的原則,運用「知雄守雌、知白守黑、知榮守辱」的手段,先放空自己(空我執)、再空法執,將自己回歸到嬰兒、比於赤子之心、返樸歸真、復歸於無極;清淨自己的內心本性,使趨於「真空」狀態或處在「絕對無的場所」境界,所以,他即使身處逆境,卻,能包容萬物、統攝萬民,發揮「真空生妙有」的般若大智慧,貫徹「無為而無不為」的雷霆迫力 ;居此「真實自然」、天人合一的戰略高度,故能遊刃有餘地馳騁官場,氣定神閒地掌控世局而叱吒風雲。

李登輝先生榮任總統後,從容不迫地按步就班,從醬缸文化的濁流中,將浸漬數千年的「法統」,打撈出來,激濁揚清,「脱古改新」,使台灣有如脱胎換骨般,完成了不流血的寧靜革命,在擁有數千年歷史的華人世界中,史無前例地開拓出,唯一自由民主的王道樂土。然而,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者,卻,恨之入骨,加上,醬缸文化的餘味猶存,醬缸遺孽仍然陰魂不散,很遺憾,李前總統的豐功偉績,雖然光芒萬丈,卻,在自己的祖國,也是「寧靜革命」的最大受益者-台灣,反而,飄浮著一點點的塵埃。

耶穌說:「先知除了在自己的本鄉本家之外,沒有不受人尊敬的」;老子也認為:被褐懷玉的聖人,有時難免會因知音難覓,而有「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之憾,因之興起「知我者希、則我者貴矣」之慨。

有幸榮蒙「Philosopher king(哲人王)」李前總統的青睞,另眼相看,特意,筆重心長,惠贈我微妙玄通的金玉良言,其中隱含的般若大智慧,我將奉為圭臬,引為傳家之寶而終身信守不渝。


圖/擷自《李登輝訪日秘聞》,作者提供

註:「自生的永存者」
《聖經》記載 :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時,上帝顯靈現身,摩西詢問:「您是誰?」,上帝回答說:「我是自生的永存者( l  am who I am)」意思是:我是一個自生,原先就一直存在的永存者。
「自生者」就是西方哲學家笛卡爾(R. Descartes)所提出的「自因」—自己是自己存在的原因。「自因」是上帝或永恆存在的首要條件,此外,其他一切皆為「他因」,「自因」只有一個,在基督世界稱為上帝,在老子來說就是「道」就是「自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