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面臨決斷時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面臨決斷時刻

2017-06-21 09:29
台灣最危急的問題,已經不是統獨公投或正名制憲,請把華獨或台獨爭論放一邊,先弄清楚;台灣人要投降或不投降,舉辦投降公投更重要,確認自己的方向,才能決定未來。圖/郭文宏
台灣最危急的問題,已經不是統獨公投或正名制憲,請把華獨或台獨爭論放一邊,先弄清楚;台灣人要投降或不投降,舉辦投降公投更重要,確認自己的方向,才能決定未來。圖/郭文宏

卡達因為支持恐怖組織,被9國宣布斷交,而中國抓捕台灣公民,奪走台灣邦交國,中台實質進入準戰爭時期,而台灣政客卻還沉迷在親中的嘴皮子,和攻擊政府的嘴砲戰爭,甚至對敵人投懷送抱,實在可嘆。

國際媒體分析,習近平內心充滿煎熬,如果不是為了在19大之前,做出一點對台統戰成績,贏得鷹派的支持,中國不會貿然在這個時刻,出手砍斷台巴邦交,因為,此舉不只是加深了台灣人反中情緒,其次,已經是世界強國的中國,出手奪走僅剩的幾個中華民國邦交國,對中國有害無利,連錦上添花也說不上,國際上留下以大欺小壞名聲,還等同協助民進黨,打倒中華民國黨國體制法統外交。

一旦中華民國沒有邦交國,最終也不被世界小國承認,屆時,逼迫台灣真的脫離中國,脫胎換骨,成為正常國家,接下來該被打倒的,就是同為黨國一體的老共所控制的中國帝國,因為中國13億人會相信,台灣人做得到打倒國民黨黨國,中國人當然也可以,歷史上,中國就是一個易姓革命的國家,社會上對老共黨國一體專政腐敗的不滿,已達極限,人民不姓黨,依然可以活下去,因此,老共很清楚,摧毀台灣自由民主生活,所象徵的價值,讓中國人失去仿同目標,是確保中國法西斯黨國,永續的唯一方法,但是摧毀的同時,也是在摧毀一個中國,這也是中國目前的兩難困境。

老共很明白,拿走台灣邦交國,和真實奪取台灣土地的目標,距離甚遠。自古以來,摧毀他國的唯一方法,就是軍事占領,即便中國鷹派感受到統一大業正和時間壓力賽跑,擔心尚未征服台灣,收入口袋之前,中國已經進入變天的混亂期,但是,客觀衡量,大規模軍事登陸佔領台灣,以中國目前軍力不能做,也做不到,甚至會有邊疆趁機起義的危機,因為美日聯盟就在一旁,除非中國估計軍武可以勝過這兩大國聯手,否則不會打沒把握的仗。

全球化以來 除了軍事占領 又多了經濟佔領這一項

但是,全球化以來,又多了一項經濟佔領方式,香港就是一個例子,80%的上市公司,已被中資控制,香港獨立陣營鬧歸鬧,想要翻身,極為困難,香港的兩制,已經剩下零點五制,另一個例子就是宣布破產的加勒比海自由邦[波多黎各],波多黎各欠下1300億美元債務,6月11號公投,有97%的人選擇放棄獨立,併入美國,正等待美國國會的討論,2015年公投,也有63%的人選擇併入美國,可惜美國國會沒有同意,波多黎各的破產主因是地理上距離美國太近,台灣也一樣,惡鄰在旁,波多黎各中產階級,每年以十萬人速度,至今已有百萬大軍移居美國,最後不但勞動力下降,稅收大量減少,最終導致破產,中國靠著地方夠大,目前直接對台灣實施內政化,鼓勵台人西進,招人引資,手段目的相同,一但,支撐台灣的勞動力和經濟力崩解,台灣被波多黎各化,就是被中國控制的時候。

這兩個例子說明經濟才是摧毀台灣的真正武器,這也可以解釋新政府上台後,中國單邊冷凍官方交流,但是,中國各省辦或官員入台次數,不減反增,這些各省統戰人員,直接下鄉,接觸農漁牧單位,甚至民間社團,增加更多邀訪行動,經貿採購並沒有停過,今年,老共透過親中立委在上海,北京以及廣東,福建,貴州,雲南舉辦的台灣農產品展售會,至少有六處,台灣對中國輸出的農漁牧,機具,甚至高科技產品,只有增加,沒有減少,甚至更多,一但台灣對中國經濟依賴超過紅色警戒點,就像終止中國旅客來台,中國即將單邊下令中斷,台灣經濟很快陷入危險境界,這也是新政府南向政策,分散輸出,正在和時間賽跑的原因,失去經濟依靠,台灣就如同被拆除圍牆的城堡,不攻自破,眼看台獨或拒統無望,有錢人或激進台獨者,即將面臨選擇留下奮鬥,或離開台灣,到時候恐怕會像97年前的香港大逃亡,成為觀察的重點,台灣是否會面臨這一天到來,答案是;取決台灣人的信念而已。

最近看完日本電視大河劇《真田丸》感觸很多,特別引用日本戰國最後一場戰役大阪夏之陣,說明台灣今日處境,以及突圍方略;聖經的故事;描述大衛戰勝巨人歌利亞,證明自古以來,以小博大,獲得勝利,並非沒有,重要的因素是贏的信念。

1598年,豐臣秀吉病亡,豐臣臨終時,囑咐家臣真田幸昌,兩度派出忍者刺殺德川,可惜沒有成功,但是,五位被豐臣選為顧命大臣的人,其中以德川最具野心,1600年,石田三成不滿德川私下和大名聯姻,暗中擴大勢力,逾越規矩,終於發動討伐德川的戰爭,史稱「關原戰爭」,這一戰,石田三成失敗,德川勢力更加龐大。

1614年,德川69歲,自認時日無多,決定發動對豐臣秀賴的戰爭,取代秀賴,登上關白大位,當時的秀賴已經17歲,史書說這是一場30萬對10萬,以大欺小的戰爭,這場戰爭發生在冬天,所以稱為「冬之陣」。

因為反抗德川,而被放逐到九度山的大名真田昌幸,在臨終前把一生兵法大成,託付二子真田幸村,幸村擺脫監控人員,奔赴大阪城,加入抵抗德川的戰爭,真田昌幸告訴兒子,打敗德川的方法就是主動出擊,首先攻擊尾張,江戶,只要打贏一場仗,許多不服德川的大名如:上衫景勝或伊達政宗,就會退出聯軍,採取觀望態度,迫使德川分散兵力,可惜,大阪城內聚集10萬名關原之戰後失敗的浪人,如同一盤散沙,很像今日台灣,秀賴又缺乏主見,權力又被乳母大藏卿局和「有樂齋」織田長益把持,事後證實了有樂齋是茶聖千利休的門生,不滿老師千利休被豐田下令切腹,決定摧毀大阪城復仇,所以,甘願成為德川埋伏在大阪城的內奸,好像台灣島內的紅色木馬和親共藍血人一般,秀賴軟弱,不敢作主,真田的主動出擊策略被保守派否決,最後軍事決策裁定圍城之戰,圍城不就是台灣的維持現狀嗎?

從豐臣家與德川家的競逐天下 對比台灣與中國現狀

真田幸村無奈建議:既然要進行圍城,也要小小改變一下,首先要三年糧食準備,並且在最弱的南城牆,建立一個可攻可守的「出城」,外面挖深壕溝,作為對抗德川聯軍攻擊的重點,因為這個建議使德川聯軍在攻城的戰爭中失利,最後兩軍進行議和,雙方派出女性進行和談。

日本戰國時代,很多大名以家屬聯姻或互為人質,確保和平,所以女性之間,有相同的血親和宿命,談起來比較愉快,沒想到厭惡戰爭的大藏卿局秀賴乳母卻當場同意自動解除武裝,拆除出城,驅逐浪人,添滿壕溝,作為德川聯軍退軍的條件。正是所謂對敵人慈悲,就是對自己殘忍,德川很清楚大阪城戰力來自浪人武士,只要失去浪人依靠,失去出城,失去壕溝,大阪城就是一座無防禦力的碉堡而已。

真田再度面對豬隊友的考驗,但是,即便環境如斯惡劣,真田並未失去贏的信念,在真田努力之下,秀賴改變主意,願意把浪人收為家臣,保留戰力,果然,假裝退兵的德川聯軍,於1615年夏天再度發動「夏之陣」,這一戰是德川20萬對豐臣10萬的戰爭,真田採取主動出擊策略,直接攻入德川本陣,這就是冷兵器時代,戰爭的斬首行動,本來這是一場真田勝利的戰爭,但是,一個小動作卻勝負逆轉,以為大阪聯軍已然勝利,一位毛利的家臣居然把代表豐臣的戰旗,帶回城內,正在交戰的雙方一看豐臣軍旗返回城內,誤判豐臣已經輸了,戰場局面,瞬間轉變,這個時候,一名懷恨豐臣秀吉曾經強暴其女兒的城內廚匠,趁機在城內縱火,已經獲勝的真田軍,只能對天長嘆,這是「夏之陣」的結局,勝者被逆轉的故事,史家說:老天站在德川這一邊。

可見,戰爭只靠一個人的信念還是不夠,反省這場戰爭,大阪城烏合之眾,有這些人格缺點,面對壓力,拿捏不出主意的領導人秀賴,還有內心充滿失敗陰影的茶茶、秀賴的母親,單純渴望和平的大藏卿局秀賴乳母,還有內奸,廚匠和有樂齋,這樣的團隊結合一起,就算真田是戰神,充滿勝利信念,恐怕也無濟於事吧。

從歷史上日本戰國重要戰爭,我看到今天台灣的處境,相較之下,台灣是大阪軍,中國是德川軍,台灣以小博大,並非不可,但是,只是嘴巴說要維持現狀,喜愛和平,是最無法維持現狀和和平的,台灣正在學習豐臣故步自封,又缺乏行動力,但是中國對台灣的經濟外交包圍戰略,早已啟動,簡單說;中國已經兵臨城下了,中國抓我公民,挖我牆角行為,在國際法上稱為兩國進入準戰爭狀態,台灣社會還在為了[共識不共識]打嘴砲,甚至還有人投敵求降,還在海峽論壇高喊和平,何其荒唐無知啊。

台灣人以後可能得用台胞證行走世界?

去年,我在紐約訪友,以車輪牌護照,要進聯合國不可得,今年,中國外交部下令,只要帶台胞證,表示自己是中國人,就可以進入,最近杜拜台灣辦事處,也被逼迫改名為台北,連台灣之名也不能用,就算堅持用台灣,也落入中國兩階段陷阱,屬於中國一部分,遠看不久,所有台灣非邦交國,恐怕也會比照看台胞證通關制度,請問:台灣政府或社會,打嘴砲可以解決兵臨城下這些問題嗎?台灣車輪牌護照還能用嗎?

大阪城淪陷,就是一個啟示:台灣最危急的問題,已經不是統獨公投或正名制憲,請把華獨或台獨爭論放一邊,先弄清楚;台灣人要投降或不投降,舉辦投降公投更重要,確認自己的方向,才能決定未來,假設多數台灣人不要投降,那麼才接著談不投降準備,處理願意投降者去處,財產清理,人道安置,因為大阪城的歷史證明;信念和團結加起來總和,才能致勝,台灣如果要投降,那麼要做的事情簡單多了,坐下來談一談投降條件,對不願意投降者如何安置,香港在97之前,把不願意當中國人的移民到英國,就是一個範例。

台灣政權長期以來,以圍城內的短暫和平自爽,縱容木馬和投降主義者散播,卻名為自由民主之島,漠視中國從未宣布內戰結束,企圖以維持現狀,換取和平,政客以此作為騎牆策略,以為這樣子就可以不去觸碰統獨問題,這是典型鴕鳥心態,中國侵略台灣野心昭然明白,絕不會因為台灣想維持現狀就停止,更不會因為你嘴裡說一說「親中愛台」就停擺,事實證明,現在,維持現狀路子已走到盡頭,台灣人是戰是降,應該要表態決斷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