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訪二】【影音】為父親吳晟抱屈 吳音寧點名藍營議員回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訪二】【影音】為父親吳晟抱屈 吳音寧點名藍營議員回擊

吳音寧:上任後,實際使用業務推廣費是近5年最低

 2018-06-06 18:20
台北農產運銷總經理吳音寧接受《民報》專訪,談及來自藍營的集體攻擊,以及對她家人產生的壓力。圖/張家銘
台北農產運銷總經理吳音寧接受《民報》專訪,談及來自藍營的集體攻擊,以及對她家人產生的壓力。圖/張家銘

面對來自藍營的不斷爆料批評,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接受《民報》專訪時指出,最近幾個月的生活對她而言,「簡單來講,就是應付這些國民黨的台北市議員」,並直接點名7位藍營議員及議員參選人,「他們當然在炒作北農議題」,她的父親吳晟也同樣遭受這波攻擊,十分辛苦。

吳音寧說,這幾個月來藍營的不實「驚爆」令她不勝其擾,包括最早開始攻擊北農的國民黨市議員汪志冰,隨後又有陳重文、王鴻薇、王欣儀、徐弘庭等議員,接著還有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游淑慧為了選舉曝光,甚至還捏造了一個吃魚翅事件來攻擊她,民國黨市議員徐世勳在網路上剪輯了一段「吳音寧看不懂財報」的影片,「這一陣子就這幾個人」,讓她不堪其擾。

無論是贈菜為綁樁、買洋酒贈民進黨、出差吃魚翅等藍營傳言,吳音寧說,「驚爆、驚爆,他們每天都在那邊不實驚爆」,這讓她覺得,好像投身公共事務,就得承受這些不實的謾罵,假消息傳播速度快於真消息6倍,這就是台灣現在的環境,不是只有她在這個位子上要被迫回應,只要是有理想參與公共事務的年輕人,恐怕都要面臨到這些事情。

對於自己的父親、無給職的總統府資政吳晟,也在這陣風波中被捲入,吳音寧顯得十分不捨,頓了幾下,只說得出「真的非常辛苦」。她說,吳晟作為一個詩人,作為一個台灣的詩人,如果不去涉及公共事務,如果她也好好當個作家,大家都不碰公共政策,是否就不會受到這些謾罵了?但,難道台灣的社會要讓願意關心公共事務的人,都要承受這些不實的謾罵嗎?

提到藍營的攻擊,吳音寧十分激動,她說,以吃魚翅這個謠言為例,其實這種人身攻擊就不是特例,今天藍營用這種方式攻擊她,表示他會用這種方式攻擊其他人,更可能威脅到未來所有要參與公共事務的年輕人,是不是年輕人就得像老一輩說的一樣,被告誡不要管政治,不然就是會被人罵到臭頭、被人扭曲、被人抹黑?

吳音寧表示,外界先是杜撰春節後「菜價崩盤」、「農民很慘」,但實際上當時北農菜價並沒有崩盤,甚至是與往年同期、與今年全台各個市場相比十分良好的菜價;接下來又剪接影片扣她「看不懂財報」的帽子,但實際上當時是她剛上任時,在討論為員工加薪的事情,她說會認真學習,卻被剪接成看不懂財報。吳音寧還說,事實已經證明,她上任將近一年來,2017年整個公司的稅後盈餘5千5百多萬,盈餘是歷年最高,但是至今仍遭到那個斷章取義的剪接影片抹黑。


面對外界不斷質疑北農「業務推廣費」的支用,吳音寧表示,業推費的使用十分廣泛,包括致贈產地農民伴手禮,以及用於北市府、議員之間的補助或贈品。圖/張家銘

關鍵「業務推廣費」 北市府、議員都有份

針對藍營不斷拿北農的「業務推廣費」作文章,影涉她有選舉饋贈之嫌,吳音寧特別說明,相較於前任總經理韓國瑜,她上任後,全公司所實際使用的業務推廣費是近5年來最低,議員說她有500萬的額度可以用,但實際上更是誤植,這500萬的業務推廣費是全公司所有部門的總合,編列在營業部、業務部、行銷課等各個部室。

吳音寧表示,藍營議員都拿北農業務推廣費裡面的小細項來「驚爆」,但其實業務推廣費的實際支用範圍遍佈全台,包括生產端的全台灣4大農民團體,遍及14個縣市產地,另一個是消費端的,包括台北市、大台北地區這些承銷人,全都涉及在北農的業務範圍裡面,可以動支業務推廣費來服務,更還有各個議員、政府機關,還有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曾經向北農買洋蔥捐助社福團體。

吳音寧表示,過去北農使用業務推廣費作贈禮,確實並未實際記載贈送對象,過往都是僅以「貴賓」作記錄,因為業務推廣費的使用範圍,從農民餐敘的餐酒,到產地拜訪時隨手帶上的農禮盒,都可以從業務推廣費支用,難道要跟農民說,你收我一個香菇禮盒,要先給我名字?商務贈禮並不是這樣的概念。

吳音寧表示,北農雖然有官股成份在,不以營利為最大目的,但其實官股未過半,本質上仍是依《公司法》所營運的企業,必須依照公司法自負營虧,要自己賺錢去養活員工。不過業務推廣費的部分,未來可以考慮建立制度化的SOP,去規定應支用多少佔比給農民團體、多少佔比給產地、多少佔比給政府機關等,這是未來希望制度化改革的方向。

【相關報導】
【專訪一】【影音】吳音寧駁柯P:我不是小白兔 只是做事比較「耿」
【專訪三】年薪250萬實習生? 吳音寧拿出三大數據完勝韓國瑜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