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票票不等值的比例代表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票票不等值的比例代表制

2020-01-13 09:52
執政黨的不分區立委得票率,從上屆百分之44衰退至百分之34。不投兩大政黨的比率,也從上次的百分29上升至百分之33左右,這既是給藍綠兩大政黨的警訊。圖/蔡英文競選辧公室提供
執政黨的不分區立委得票率,從上屆百分之44衰退至百分之34。不投兩大政黨的比率,也從上次的百分29上升至百分之33左右,這既是給藍綠兩大政黨的警訊。圖/蔡英文競選辧公室提供

大選結束,蔡總統雖然取得大勝,但執政黨的不分區立委得票率,卻從上屆百分之44衰退至百分之34。不投兩大政黨的比率,也從上次的百分29上升至百分之33左右,這既是給藍綠兩大政黨的警訊,也顯示選民對執政者強力監督的渴望。惟因不分區有著百分之5的門檻限制,就使此次選舉有約百分之14,即190多萬的政黨票被排除於分配名額之外,這實嚴重違反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則。

從2008年的立委選舉開始,我國採取一票選區域立委、一票投政黨票的兩票制。而因單一選區,只能當選一席立委,這對資源不足的年輕政黨或無黨籍者,實屬高不可攀的夢想,這也會使區域立委的選舉,很易形成兩大政黨的禁臠。尤其若兩大政黨廝殺激烈,若有小黨推出人選,除了得受到兩大黨的擠壓外,若屬性相近的大黨候選人落敗,可能也會被指為是扯後腿,而使區域立委的選舉,完全被藍綠兩大政黨所綁架,致對多元民主發展產生極大的戕害。

也為了彌補區域立委選舉的缺陷,才有不分區立委的比例代表制產生。而依據選罷法第24條第4項,能提出不分區立委名單者,除了前次總統選舉得票率超過百分之2、前3次不分區得票率曾超過百分之2或現有立委5人以上出具切結書為保證外,就是必須在區域或原住民立委提名10席以上。這對於新成立政黨來說,無疑是個沈重負擔,更無法集中資源,全力衝刺不分區。

其次,目前關於不分區的名單,乃是由政黨自行排出名次,就使選民只有是或否的選擇權。如以此次國民黨所提出的不分區,因幾位列為安全名單者,爭議性極大,致為人所詬病,也等同是在綁架支持者。故於未來,勢必得檢討此種強制名單的制度,而改採開放式名單。即選民若贊同政黨的排名,直接投政黨票,但若希望某政黨的不分區名單的某人有偏好,即可投此人選。如此的制度,可以讓選民擁有較大的自主權,只是在技術上,該如何克服的問題。

而對小黨,最不友善者,即是百分之5的分配門檻,換算成選票,至少得有超過60萬票。尤其年輕政黨,無法如傳統政黨,有著全國性的輔選體系,致必著重於都會區的宣傳,但在不分區是以全國為選區下,就算在大城市有所斬獲,也會被其他區域所稀釋,致難達於分配門檻。

應勢降低百分之5分配門檻

故為了彌補這種票票不等值的現象,勢得先降低百分之5的分配門檻,並以百分之3為基準。其次,為了有效防止大黨的席次過於膨脹,也就是不分區分配名額,比實際得票率高的問題,就得考慮德國的聯立制,即關於政黨票的分配,必須以區域立委為連動,若區域立委當選人數太多,已超過不分區分配名額,超出部分就不再分配不分區名額。如此的方式,最大的好處,即是在削弱大黨的席次,並讓小黨有機會出線。不過就因此,也會使大黨對此制度有所顧忌。

而如果不採聯立制,就得考慮將比例代表也進行分區,並讓區域立委的候選人,也可加入不分區名單的日本模式。如將台灣劃分為四大區,則小黨就可選擇以其有限資源去進行最有利區域的不分區提名。而此種分區方式,也可讓區域立委候選人列入比例代表的名單中,同區域的所有區域候選人排於同一順位,並以所謂惜敗率來決定此順位的當選人。如此的好處,使是有利小黨,可以將區域與比例代表的選舉資源集中,以能與大黨相抗衡。

不過上述的改革,會面臨最大的問題,即是有關分配門檻,乃規定於憲法增修條文之中,若要修正,似得面臨修憲的極高門檻,即4分1立委提案、4分之1立委同意與有投票權人的2分之1複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須注意的是,憲法對選舉權規定,基本上是種最低保障,故立法者若在公職人員選罷法中,直接將門檻降低,並非是對權利的限制,反而更深化了人民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之保障,致無違憲的問題存在。只是如此的修法,還是得靠既有掌權的大黨來決定,致又面臨叢林法則的政治現實。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