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孤狼直奔南迴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孤狼直奔南迴線

2019-11-09 12:10
搭南迴鐵路遊台東,欣賞山景與海景。圖/林保華提供
搭南迴鐵路遊台東,欣賞山景與海景。圖/林保華提供

不久前見到林佳龍部長,他說,剛視察過南迴公路擴建工程回來。我說,南迴鐵路我走過,風景很好。他說,公路比鐵路風景更好。說得我心動了。

在寫完《我的雜種人生》回憶錄以後,完成大願,一度想去香港「送死」,不過心有不甘,因為台灣有好多地方沒有去過,捨不得台灣的山水土地。南迴鐵路23年前移民美國前匆匆去過,就是怕以後回不來,因為不曉得老共哪一天會「解放」台灣,因為台灣有些人莫名其妙喜歡同共產黨統一。

20多年過去了,對南迴線印象已經不深。剛移居台灣時,當時東社社長余文儀請過我與內子去,見識了台東的好幾處名勝。然而我也有個怪癖,雖然喜歡風景名勝,也喜歡到街頭巷尾走走,這點有些像已經去世的香港老友、散文大師舒巷城(王深泉),他的筆名大概也是這樣來的,這更是他的創作源泉。我不在於創作,我沒有寫散文的細胞與詞彙,只是喜愛如此而已。所以興起再走一趟的衝動,這大概就叫做「驛馬星動」吧。

在吃準有連續3天沒有任何約會與必須參與的活動後,我就像一頭孤狼那樣衝出去了,到了高雄,再轉南迴鐵路去台東。高雄火車站地下化在進行中,分不清東西南北,問了幾次才找到我要出去的方向。去了多年前火車站附近住過的旅館,價錢還是同以前一樣。韓國瑜當選市長後,媒體報導旅館、房價都上漲,我想以後不去高雄玩了。原來這完全是假象,如果不是造謠的話。什麼「貨出去,人進來」根本是空頭支票。以那個旅館的水準與價格,外地很難有這個價錢。

南迴鐵路 坐擁山景與海景

第二天中午搭南迴鐵路去台東,人也很少,我走錯車廂不但有我的位置而沒有覺察到,出了屏東以後還可以遊走左右兩側的窗口拍照,欣賞山景與海景。到了檢票員查票,才知道走錯車廂,反正大把位子,也就將錯就錯了。

如果說23年前來是遊客的身份,這次是主人的心態;以前不知道的地名現在是比較熟悉的地名了,但是有些也還生疏,因為這條線是過去走得最少的線路。火車在林邊停站的時候,不僅想到這是「林家的厝邊」,更記得每逢大雨這裡常常被大水所苦而疼惜。還好那天秋高氣爽、風和日麗,啊,但願年年如今日,國泰又民安。

到了台東縣境,過了大武,到太麻里,這段是風景最好的地區,這同東北海景有些不同。也看到好幾處正在施工的南迴公路,離開地面很高,可以雄視四方八面。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通車,此生我就還有機會上路。

到了台東縣城,以為同其他縣城一樣,旅館就在火車站附近。到旅遊資訊中心詢問,服務台的小姐態度很好,幫我找附近民宿沒有便宜的,她建議我搭公車到市中心的公車轉運站,那裡有好多家便宜的舊式旅館。我準備走過去,她說距離7000米呀,把我嚇倒了。她指給我的公車剛開走,我只能搭計程車,果然要200元出頭。司機抱怨火車站根本選錯地址,市中心的商家不肯遷移過去。因此車站雖然漂亮,卻是孤零零在那裡。我對司機說,這樣你們才有生意呀。如果有人近水樓台去炒地皮,該吃眼前虧了。

果然市中心好多舊式旅館,1000元上下。我沒有做功課,晚上出門找吃的,隔壁是全聯,很大,卻完全不賣生鮮食品,怪啊。再過去幾家,居然是台東夜市。真是瞎貓碰到死老鼠了。夜市中間是小吃攤,路邊商家賣水果,釋迦有一箱箱賣的,比台北便宜多了,但不好帶,還有我第一次見到的月亮葡萄。再走過去居然是家樂福。這條路上真可以大飽口福。幾家紅漆小吃攤的中間幾排露天桌椅,就如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有專人打招呼為你點吃的。看很多人津津有味吃鐵板麵,我也叫了一份,還點另一家的臭豆腐。那個專人一起寫上後居然開發票收錢。鐵板麵很香,才60元,臭豆腐當然要加辣椒醬才好吃。110元我就在台東「吃香喝辣」了。

池上米香 寬廣的綠色田野

第二天在旅館吃完早餐再去看看夜市白天是什麼模樣,原來叫「正氣街」,水果店與家樂福還在,小吃攤沒了。

走出正氣街,抬頭看全聯的對面的建築物,寫上「中央市場」四個大字。我最喜歡逛市場,當然不會放過。街邊是服飾店,走進去才是誘人的魚肉蔬菜市場。那些豬腳蹄膀一定比台北便宜,還有土雞,但也不好帶,只能放棄。但是又不甘空手而回,看到一位阿嬤包我喜歡吃的小餛飩賣,沒人光顧,我就買了兩盒帶走。

本來還想多住一晚,因為臨時有美國來的朋友約見,便提早一天走。200元出頭,計程車司機說200元好啦,我還是給足她。到了火車站,才知道普悠瑪號車票很難買,才星期五早上啊,已經滿座了,自強號有位,但下午開,夜裡才到台北,在火車站無事可做。太魯閣號中午開,要到宜蘭才有位子坐,咬咬牙,就坐上太魯閣號。

除了上個月雨中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多年沒有上街頭,不知如今「站功」如何。結果是中間有兩小站坐了半小時,其他時間站著到宜蘭。尤其過了瑞穗(買牛奶與冰淇淋才知道這個地名),上車的人很多,許多站票,連拍照都不方便。還遇上一個相貌猥瑣非常討厭的桃園乘客,居然在我面前吹捧習近平有皇帝相,還一直打聽我的工作、家人。我不給他好臉色他還一直纏。這一路我不看海景,而是池上的綠色田野,那是我們吃的「池上米」的產地啊。

在有空位暫時給我坐的時候,一停站就拿好行李等候「主人」一到,我問也不問就站起來走開回到車廂間的站立地區。火車一開出宜蘭,我就施施然背了背包走到我的位子,居然已經有人坐了,我站在他面前,他還不肯起來,非得我拿出車票喊出座位號碼,他才悻悻然走開,還是年輕人。唉。

我旅行一定帶電腦與書籍,尤其電腦要把每天重要新聞存檔。在高雄,無線上網一會兒線路就找不回來,到樓下的商務中心,那裡擺了多部電腦,我的電腦也是上不了網。到台東還是如此。我以為電腦壞了,回到台北請教一位大師,才知道我的電腦保護功能很強,一旦與許多人共用線路,就會主動排除那條線路。這次第一次遇到,又學到一門知識。然而住旅館能夠問得這樣詳盡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