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被擊碎的自由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被擊碎的自由夢

 2019-10-04 10:15
十一抗爭中五生遭港警槍擊後,全世界更加注意香港反共運動的未來,期待這場運動不會是另一個短暫的布拉格春天。圖/擷自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十一抗爭中五生遭港警槍擊後,全世界更加注意香港反共運動的未來,期待這場運動不會是另一個短暫的布拉格春天。圖/擷自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共產主義和香港的和解,會成為破碎的幻想嗎?

10月1日紅色中國國慶,港警選擇這一天,真的實彈開槍了,一名十七歲的年輕學生,在荃灣「反送中」的抗議活動中,被港警近距離開槍,子彈擊中胸部,學生生命垂危,這一槍也擊碎港人的自由之夢,越來越暴力的港警行為,說明了中共為了壓制港人爭自由,未來的紅色中國暴力,只會增加,不會減少,懷疑港警已經被中國公安扮演,以至於暴力升級,其來有因,最後,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會成為51年前發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的翻版嗎?這個問題已經是聚集在香港的外國媒體,最關心的問題,共產黨和香港人的自由和尊嚴,有可能獲得和解嗎?同樣的這個問題在51年前也被蘇聯的自由派學者提起過。

歷史就像一夜間,可以把枯樹變成綠葉的魔術師,當你不經意的時候,同樣的情節,總是悄悄地在不同的時空上演。

「布拉格之春」從1968年1月5日上演,到1969年1月16日落幕,整整一年,其中穿插了從8月20日起,蘇聯武裝部隊和坦克鎮暴車,進入布拉格市區,展開槍殺平民,逮捕異議人士,估計死傷有數百人之多,到了1969年1月,團體的抗爭逐漸降低,只有零星的自焚抗議。

1969年1月16日,一位布拉格查爾斯大學的學生簡帕拉奇,來到瓦茲拉夫廣場,以自焚方式抗議蘇聯入侵捷克,這個廣場也是「布拉格之春」運動中,抗爭死傷最多人的地方,後來,廣場的地上留下捷克詩人亞歷山大加利其所寫的一首詩,

一如往昔/你能夠來到廣場嗎?/你敢來到廣場嗎?/你能夠來到廣場嗎?/你敢來到廣場嗎?/當時候到來

詩人用簡單的語言,表達當時充滿肅殺的廣場,這個廣場也是抗爭之地,更是危險的地方,簡帕拉奇的自焚行動,也讓「布拉格之春」運動走向尾聲,蘇聯用武力坦克,使短暫興起的自由民主夢想破滅,經過了20年的寒冷冬天,捷克才在東歐一連串民主運動中甦醒,最後可以脫離紅色蘇聯的宰制。

蘇聯用坦克擊碎自由民主夢

「布拉格之春」的開啟時間應該是1967年,中產階級的復興,使捷克斯洛伐克共黨書記杜布切克走向開明,他希望替社會主義鋪上一層人性的面孔,所推出的第一個法案,就是取消新聞及出版品審查制度,簡稱「媒體法」,主張國家應該保障人民言論自由,這是捷克向西方學習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改革經濟,引進競爭方式消除國家管制,杜布切克的改革呼籲,立即引來當時蘇聯自由派物理學家沙卡洛夫,索忍尼津的贊成,沙卡洛夫也因此寫了一本小書,「省思進步,和平共存與知識自由」,這本書更主張蘇聯必須和西方國家同步,這本書一共印刷了1800萬份,超越蘇聯所有出版品,「詳見,奧卓夫斯基所寫,製造俄羅斯」

極權政府最怕言論自由

從1967年到1968年8月,蘇聯坦克決定入侵之前,當時的總書記布里茲涅夫和杜布切克,持續保持密切通話,杜布切克向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保證,捷克的改革,是為了人民富足,並非為了脫離聯邦,但是,從揭露的文件中顯示,布里茲涅夫對經濟改革意見不多,反而擔心捷克廢除新聞管制,言論自由,表達不支持態度,蘇聯方面,自由派的學者以沙卡洛夫為代表,樂於看到捷克對蘇共獨裁政權,開出第一槍。

捷克已經表明向西方靠攏的企圖,實際的原因是經濟成長快速,根據統計,布里茲涅夫執政的70年代,蘇聯因為石油上漲因素蒙利,經濟成長每年來到5%以上,1968年,蘇聯買下飛雅特一個舊工廠,開始生產國民車「拉達」,在東西方冷戰之下,鐵幕雖然隔絕雙方陣營,但是,西方的文化流行歌曲藝術,仍然經由各種管道進入捷克,中產階級逐漸普遍化,一般家庭有車有房,接下來當然要求人權和自由,更簡單說,70年代的蘇聯,是蘇聯的富裕時代,已經脫離戰爭剛結束,初期的共產印象,「工人假裝去工作,國家假裝付薪水」,捷克的改革,背後有經濟發展的因素,但是,蘇聯並沒有看到這一點,布里茲涅夫只看到一但言論開放之後,蘇維埃政權的治理,立刻會出現危機,這種情況和現在的港民要求老共回歸真正的普選,其實是一樣的。

從1967年到1968年夏天,捷克享受了很難得的西方自由假期,社會上的創造力萌發,各種西方元素的文化進入布拉格,很多人學習西方的生活方式,度假,喝咖啡,搖滾,鄉村音樂,但是,進入夏天以來,緊張氣氛出現了。

1968年8月,蘇共中央為了是否進軍布拉格,展開多次激辯,當時蘇共中央委員波文,是唯一反對出兵的人,他說,蘇聯一但對捷克動武,將造成歐洲國家的反彈,並且使美國和西歐國家關係更加緊密,反而會傷害蘇聯,但是,到了8月19日,布里茲涅夫做了出兵決定,第二天清晨,坦克進入布拉格瓦茲拉夫廣場,抗議群眾聚集的地方,一位年輕人企圖拿國旗覆蓋蘇聯坦克車,遭受紅軍當場擊斃,民眾用瓦斯丟向戰車,士兵向人民開槍掃射,造成數百人死亡,瓦茲拉夫廣場被鮮血染紅。

「反送中運動」如布拉格之春翻版

51年後,香港「反送中運動」宛若布拉格之春翻版,主角換成中共和香港年輕人對立,我們不知道,已經持續三個月的抗爭,香港人可以支撐多久,紅色中國國慶,也因為港警殺人,演變成國殤日,第一位被槍擊的學生,他的自由夢想會被老共擊碎嗎?共產黨和自由香港的和解,可能出現嗎?全世界正在注意香港反共運動的未來,更期待這場運動,不會是另一個短暫的布拉格春天。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