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法官全面評核績效掛零 黃國昌狂電張瓊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法官全面評核績效掛零 黃國昌狂電張瓊文

 2016-10-17 18:01
時力立委黃國昌詢問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張瓊文,對司法院多年來的法官全面評核績效掛零非常不滿。圖/何豪毅攝
時力立委黃國昌詢問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張瓊文,對司法院多年來的法官全面評核績效掛零非常不滿。圖/何豪毅攝

立法院今(17)日進行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審查,時代力量黨立委黃國昌詢問被提名人中唯一一位女性被提名人、現任司法院副秘書長張瓊文,問及兩性平權、行政法院訴訟、稅法等相關問題,張瓊文多次被逼問到無言以對,說出「我真的不記得了」來回答問題,連旁聽席記者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黃國昌一開始以本屆大法官被提名人,僅她一位女性,遭社會團體批判,詢問她的看法。張瓊文以總統職權為由,不方便表示意見,黃國昌轉個彎問:「妳是不是一個具有性別平權意識的大法官?」張瓊文答:「我相信我是」。

隨後黃國昌開始丟出問題,首先問她關於祭祀公業有限制男性為「派下員」,在先前時力發出問卷時,張瓊文異於另外四位被提名人認為有違憲法規定的性別平等保障,她認為應區分為兩種狀況,在規約有規定的情況不違性別平等,他問:「這立場妳有沒有要進一步說明?」

黃國昌詢問前,趁休息時間與張瓊文握手。何豪毅攝

張瓊文答,祭祀公業非常早期就有規約在先,寫規約的人希望是由男的來接,隨即被黃國昌打斷:「對呀,因為當時做決定的都是男的呀」,等了幾秒,張瓊文沒回答,黃國昌繼續問:「不是如此嗎?男人寫的規約,規定只有男的可以繼承,實際的狀況就是這樣嘛。」

「如果是有規約就不違憲,那我要請教妳,有規約的的區別化對待的正當性在哪裡?妳回到契約自由的原則,但是事實上就是這些規約都是家族裡掌握權力的男性所寫的呀」,黃國昌問。張瓊文答:「有規約的區別是因為,結社的是由來以久的歷史呈現,我覺得要尊重。」

黃國昌追問:「子女從父姓的歷史也由來以久呀,歷史由來以久的理由要怎麼解釋其他的狀況?」幾個回合後,張瓊文還繼續執著於歷史由來以久的說法,但黃國昌忍不住:「沒關係啦,時間有限,請張法官把問題帶回去思考」,隨即問下一題:「張法官有沒有被司法關說過?」

張瓊文回應表示當法官期間「印象當中只有一件國賠….應該還不到關說的程度」,黃國昌在大螢幕上秀出問題:「A法官為其子繫屬刑案,向承審B審判長關說,B並向受命法官C關說,因此原有罪改判為無罪,A、B法官應受何種懲戒處份?」

張瓊文答:「我認為他們應該被撤職」,黃國昌追問:「為什麼是撤職,而不是免職?撤職跟免職有何不同?」張瓊文表示,免職是從此後不得再擔任公務員,撤職是撤現職,但是未來有可能再擔任公務員的機會。

「妳覺得這樣的法官還應該讓他們回任嗎?」張瓊文答:「如果他們還有其他的專長,不涉及司法,說不定還可以到行政機關去」,黃國昌說:「這是個具體的案子,發生在2011年,釀成軒然大波,這件關說案最後公懲會(判決)出來,一個是休職6月,一個是降兩級改敘;妳覺得這樣的結果,符合我們對法官倫理跟職務的要求嗎?」

停頓許久,張瓊文才開口:「公懲會的決定,我沒有辦法為他們做解釋….」,「沒有關係啦,我只是要測試,對法官的要求,妳心中的那把尺在哪裡」,黃國昌說:「我知道妳從司法實務界出來,同仁之間不要相互得罪的那種氣氛跟文化,我非常了解」。

隨後黃國昌提問,司法院是否辦過司法官全面評核?張瓊文答有,黃追問:「那有多少法官因為全面評核,而被送評鑑的?」張瓊文答說,全面評核並非她在司法院(副秘書長)任內所做,「委員剛才的問題,我想應該是沒有(無法官被送評鑑)。」

「那妳覺得這樣的結果,有發揮原先法官全面評核的目的嗎?」張瓊文再度沉默以對。

張瓊文答詢時,手上握著面紙直搓,似乎十分緊張。何豪毅攝

「全面評核是浪費納稅義務人的血汗錢嘛,那我乾脆把它廢了,還是要強化全面評核?妳覺得這兩個方向,我們未來司法改革應該走向哪一邊?」黃國昌提高聲量。張瓊文表示,強化全面評核應該是司法改革應該走的方向,但「制度設計應該要再精緻一點」。

黃國昌緊追不捨:「那這些年來司法院到底提出過什麼精緻化的訴求?有嗎?」張瓊文嚅諾回答:「其實….我不了解」,原本昏昏欲睡的旁聽席記者,此時爆出笑聲。黃國昌說:「司法院這幾年來什麼事都沒有幹嘛,就全面評核這件事情,妳說有再改善的必要,但司法院有提出什麼改善的具體措施?」張瓊文依舊沉默。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