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韓粉如何練成聖戰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韓粉如何練成聖戰士?

2019-07-12 10:50
當韓粉變成聖戰士,失去愛和包容,被虛幻製造的神,一心只想著人世間的高官權位,還有很多沒有吃到神蹟迷幻藥的清醒大眾終究還是會反撲。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當韓粉變成聖戰士,失去愛和包容,被虛幻製造的神,一心只想著人世間的高官權位,還有很多沒有吃到神蹟迷幻藥的清醒大眾終究還是會反撲。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自從老韓喊出「酸宗痛」之後,韓粉已經不只是韓粉,而是升級版的聖戰士,印驗一句話:「韓粉出征,寸草不生」。他們已經忘了自己只是支持老韓選上市長的平凡選民,選完市長後應該恢復正常生活,他們南征北跑,迷亂不由自己,很顯然已被有心團體操控,導致電視藍綠名嘴對這批聖戰士罵聲連連,高雄發大財沒有,製造事端卻不少,台灣沒有被統獨撕裂,反而遭韓粉霸凌,我擔心未來代誌還會更大條。

朋友問我,如果把這一群穿國旗裝的聖戰士,送進北京機場,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我說,「大概航班會停飛吧,或者全部被老共抓進秦城監獄」。

立志恢復中華民國的聖戰士,進不去北京機場,倒是到高雄亂一場的能力總是有的。於是,我們看到大媽凶狠罵街,回嘴的年輕女孩事後被肉搜,還遭受網路霸凌;賣煎餅的店家老闆,被騷擾到神經衰弱,聖戰士廣場亂舞,大聲喧囂,還有聖戰士利用舊照片移花接木,企圖鬥臭蘇貞昌,你以為只是個人情緒,我不以為然。請問,也就剛剛好,這傢伙手邊有一張舊的蘇貞昌參加公祭照片,可以搞移花接木,真的那麼單純嗎?後面沒有集團提供照片嗎?否則,韓粉們誰吃飽閒著,會收集蘇貞昌公祭照片。更糟的事情在後面,二次傳播假照片訊息者,居然是高雄調查處二把手,連帶查出這位老兄,過去就有前科,專門傳假黑訊息,搞亂社會,群組中的調查局同事卻不敢檢舉,如果你以為紅色滲透只在媒體,現在才發現國安單位腐敗更厲害,你如何指望這些單位擔任「防衛民主」責任?還好,殉職員警李承翰公祭日期還沒到,終於讓這種低劣的抹黑無法達成。

韓粉聖戰士受亂台集團操控

但是,我必須懷疑,激情的韓粉聖戰士後面,應該有一個陰謀亂台集團操控,由老共的「內容農場」提供源源不絕資料,甚至有不可告人的對價關係,吸引韓粉利用選舉擾亂台灣,並利用更隱密的網路平台發號司令,不要等到7月15日八德夜市開幕,或者老韓選不上總統,聖戰士開始亂台灣才感覺不對了,很多怪事情,值得國安上級單位趕快查一查。

老共想要控制台灣,有兩種方法:第一、積極造神,讓心目中兒皇帝選上總統;第二、就算選不上,也要製造台灣混亂,讓台灣人痛恨民主自由,自然歸向獨裁專政統治。

所以,韓粉升級進化變成聖戰士也就有跡可循了。網路和紅色媒體,當然是背後影武者,不只是最先建立「韓粉臉書專頁」的中國騰訊集團網軍在後面操刀加工加料,真正指揮韓粉聖戰士的統一總部,目前應該還隱身背後,出錢出力,看看這個電影就知道了:

2017年,英國導演彼得柯斯明斯基(Peter Kosminsky)由「國家地理」資助,拍攝一部真實故事,《夢醒伊斯蘭國》的影集,這部影集描述四位英國高級知識菁英如何被伊斯蘭國網站煽動,如何拋棄家庭、國家,從敘利亞取道,歷經危險,加入伊斯蘭國然後又逃離的故事。最終,這些人發現,這裡不是他們追求的社會正義,很多歐美社會邊緣人,容易被伊斯蘭恐怖組織煽惑,奉獻財富和生命,連健康的人,也無法抵擋這種洗腦的魔手,唯一悔悟的方法,就是進入團體生活,親身經歷感受,慢慢反省,人只要尚未完全迷魂,從現實所見所聞去比較思考,才是喚醒良知的良藥。政治洗腦變得有效,原因是多數人記憶短暫,很多人看到老韓進入下水道幾分鐘,驚為神人,其實,以前嘉義市涂醒哲市長也幹過這款事,進下水道時間比老韓更長,也沒有人認為他是神。

恐怖組織類似蓋達或伊斯蘭國,利用網路或傳媒,招募伊斯蘭聖戰士,速度更快,因為可以省下造神階段,通常,所有穆斯林的宗教領袖在「可蘭經」裡面就是神的代言人,很多穆斯林從小信到大。但是,造神也不會太難,一位草包權貴才幾個月時間,就可以被紅色媒體打造,完成升天儀式,證明了台灣社會亂七八糟的信仰、不健康的公民教育是造神的沃土,連老韓是老蔣投胎轉世,這種無知的話也可以掰出來,眼睛睜大一點吧,「老蔣還活著時候,老韓就出生了」,何況老蔣也不信藏傳密宗。

神祇並不完美,卻被視為完美,所以才會有那位大媽罵街的情節,你若告訴她老韓也會死,她恐怕也不相信,這位大媽足足可以代表陷入洗腦的其他聖戰士們。

「623反紅媒運動」後,紅色媒體囂張依舊,這個集團的「兩台兩報」,連台灣首富郭董,都被這些紅媒黑到落下男人淚,威力可見一般。其實,紅色媒體已經不從事廣播為主業,而是「窄播」為主,何謂「窄播」?就是只為了傳播給「特定閱聽眾」而不是一般大眾,傳播學上稱為「利基行銷」或「目標行銷」所稱特定閱聽者,就是透過大數據找到的對象。例如,擁有藍色基因、價值觀偏向大中國主義、喜歡到中國旅行、不反對一國兩制等等,討厭台灣獨立這些特質形成特定對象,所以更容易從韓粉變成聖戰士。恐怖組織也是經由大數據,鎖定特定目標進行洗腦,例如,「哈瑪斯組織」的網站,專門以吸收婦女穆斯林,身上綁炸彈為主,宣傳婦女也可為阿拉赴義,以成為聖戰士,替阿拉服務進入天堂,博科聖戰士網站,則以吸收兒童和青少年為主,甚至在網站製播兒童卡通,描述聖戰士是如何偉大,為了聖戰,立刻上天堂是好事。(詳見,國防部出版《網路戰場》)

吸收「潛在閱聽者」是洗腦第一步,一但你踏進網站點閱,或收看媒體報紙,變成長期固定閱聽者,整個人的思想意識形態就會被左右,失去獨立判斷的精神,媒體記者說老韓是神,他就是神,無須質疑,一但造神成功,接下來就是依照任務需要,對聖戰士進行召喚,然後行動。恐怖組織利用這三部曲進行召集人馬、勸募資金、推動任務、進行恐怖攻擊,換一個鏡頭看看台灣,目前的韓粉聖戰士,全部拷貝伊斯蘭國等等組織的運作方式,早已經偏離正常選舉的管道方式,走向有組織的聖戰士運作,所以被稱為「國瑜黨大於老韓」、「老韓大於國民黨」,這也是老韓喊一百遍「愛與寬容」,聖戰士充耳不聞,照樣出草的原因,因為國瑜黨黨主席,絕對是紅色媒體,不是老韓,紅色媒體的後面是誰,大家都知道的。

專研恐怖組織的德國學者霍夫曼說,「鍵盤的傷害,比炸彈更巨大」,台灣政府網站平均一個月,會被老共網軍攻擊超過十億次,這些網軍不只製造假訊息而已,還盜取金錢,支援紅色媒體文字內容,把洗腦豆漿送到你家門口,有人還傻傻當作補藥吃下肚。

但是,這個世界的真理就是,「成也國瑜敗也國瑜」、「濫瑜終究無法充庶」,當韓粉變成聖戰士,失去愛和包容,被虛幻製造的神,一心只想著人世間的高官權位,還有很多沒有吃到神蹟迷幻藥的清醒大眾,終究還是會反撲,最後的結局也就可以想見了,信我一句話,「神不可能當總統,歷史上沒有過,未來更不會發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