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前途──彭明敏、蔡英文和賴清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前途──彭明敏、蔡英文和賴清德

2020-01-09 09:27
作者認為,彭教授的建國大道,有其艱苦開創革命性,需要魅力領袖(charismatic leaders),如1990年代的李登輝前總統,才能大開大闔、大刀闊斧邁進、走成。圖/左至右分別為林冠妙攝影、賴清德臉書及總統府提供之資料照,民報合成
作者認為,彭教授的建國大道,有其艱苦開創革命性,需要魅力領袖(charismatic leaders),如1990年代的李登輝前總統,才能大開大闔、大刀闊斧邁進、走成。圖/左至右分別為林冠妙攝影、賴清德臉書及總統府提供之資料照,民報合成

去年(2019)1月2日,彭明敏教授和高俊明、李遠哲及吳澧培4大老發表公開信,呼籲蔡英文2020不要競選連任。我馬上回應,呼籲賴清德挺身而鬥,參加初選。5月我回國和賴清德見面長談,瞭解他的想法,還出席他的記者招待會,表明公開支持。初選有變更程序不公之處,賴清德雖敗猶榮,並立即表明支持蔡英文。我也表明支持小英。

我和賴清德想法一樣

我想我們想法相似。經過2018九合一選舉大敗,我們認為蔡英文2020總統大選必敗。為了維護台灣的自由民主獨立主權,絕對不讓習近平同時(2019/01/02)發表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得逞,不讓走入中共統戰機構中聯辦的韓國瑜贏2020,我們唯一選擇是,大力支持堅定維護台灣民主主權的蔡英文。何況,經過初選,6月後,台灣政治氛圍大變,蔡英文和韓國瑜的選情大逆轉,蔡勝韓敗的趨勢浮現。我們1月初反對蔡英文連任的主因不再明確。

9月,被邀請出任布里斯本小英後援會會長,我遲疑,沒接受。10初也被邀請當喜樂島聯盟澳洲後援會會長,我拒絕。10月11日,因為另一位綠營朋友不接,我「被迫」接小英後援會會長。10月12日我回台,得知賴清德會接副總統候選人。10月24日賴清德從美國返台,25日和我見面,默認英賴配。但經過1天考慮,沒接受我邀請11月9日(後來改11月15)來澳洲出席後援會成立大會。我後援會開得非常成功,募了一筆澳洲來講相當大的獻金。12月底,好友陳永興醫師來布城,我告訴他2020/01/11不回國助選和投票。

今年1月6日,我發表《民報》專欄,預測小英大贏、韓國瑜大敗,並說明不回國助選的個人想法和因素。

我公開支持蔡英文的立場被深綠朋友質疑。他們質疑蔡總統的學位誠信問題,這我不認同,也不在意。他們質疑她過去3年多是維持「中華民國」主權現狀,沒有、甚至反對推動我們台派長期主張的公投正名制憲入聯的台獨議程。她是「華獨」,不是台獨。她不特赦陳水扁,不把華航(China Airlines)改成台航(Taiwan Airlines),不支持、還壓抑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連簡單的中正紀念堂都沒改成民主紀念舘,令我們這些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拼數十年的老台獨,如彭教授、吳澧培、陳永興、李筱峰,大跳腳,情何以堪。

老台獨大跳腳

我不能和彭教授比,但吶喊台獨也喊了50多年,我2016大力支持小英,2020對她有所失望,但還是大力支持她,當然也情何以堪。

12月陳永興來布城,我們談到彭明敏教授,說他96歲了,腦筋清楚、敏捷,但身體衰弱,今年我們應替他辦1個紀念1964「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的活動。去年10月我回國,照過去10多年往例,由我邀請,李筱峰和我輪流埋單(這次吳新興搶了付帳),請彭教授和幾位好友(這次有陳麗貴、郭美芬等)吃簡餐,閒聊國政世事,聊得興高采烈。

過去3年因為對小英的不滿,李筱峰他們會開玩笑,哄彭教授和我組彭邱配選2020,但是算來算去,我們得票都是10幾票。

耶誕前在布城談彭教授,耶誕後陳醫師回國看他。1月2日,看到彭教授在《自由》寫的「台灣人自救宣言續文」,讓我驚豔,讀得感動、感慨萬分。我的立即感傷反應是,56年前在戒嚴台灣,那是驚世駭俗、振聾啟瞶、震撼台灣民心的革命呼喚,56年後在今日民主台灣,它只是令我們7、80歲老人懷舊傷感的空谷足音、暮鼓晨鐘。我和李筱峰、陳永興外,不知還有多少台灣人讀了「續文」會感動得心酸、心痛?

蔡英文會嗎?賴清德會嗎?是我心中的疑問。我心想,小英不會,賴清德會。

彭教授的7點建國藍圖

彭教授續文提出的7點台灣獨立建國建議,後面5點的基礎根據是前面2點。有了前面2個根本,後面5點水到渠成,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他的第1點:「台灣的獨立主權,絕不可退讓。」這是「母親的話」(motherhood statement),大家都懂,都不會反對。

第2點:「我們活在政治和法理上極其畸形虛偽的台灣,太久了,應急切成為正常國家,立刻召開『建國會議』,集智制定台灣憲法、新國號、新國旗、新國歌,宣布新國家的成立,凡冠以『中國』的公私機關、公司、社團、學校、街名,全部除去『中國』名稱。」這是我們被彭教授1964宣言啟蒙的台灣人,追求獨立建國喊了半個多世紀的SOP(標準運作程序)。也就是前總統李登輝的「兩國論」、陳水扁的「一邊一國」實現的SOP。台灣要國家正常化,非一步一腳印走完此SOP不可。

這條路當然荊棘滿地,寸步難行。所以,彭教授的第7點說:「以新國號新國家名義重新申請加入聯合國,一年不成,三年,十年,五十年,繼續申請直到成功為止。」豈只50年,100年、200年都要堅持走下去。

這條路非常難走。以蔡英文總統的理性、穩重、保守政治性格,她會堅定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的獨立主權。3年來為此她表現堅毅、亮麗,令人欽佩。但性格使然,她不會走彭教授第2點的建國道路。對此,我不敢寄予希望。只希望,她繼續堅強維護台灣的自由民主和「中華民國台灣」主權,並大肆建設國力:富裕的經濟、強壯的國防、健康的社會和有台灣心、台灣情的教育和文化、與美國、日本、歐盟等國家建立民主同盟,對抗專制中國。這些重要工作,小英總統可以做得很好。4年後國家基礎建設有成,民主深化鞏固,台灣認同增強,大得民心,讓賴清德有強大的建國基礎,接棒推動彭教授的建國藍圖。之後,大概還要經過鄭文燦、吳怡農、林飛帆等一代又一代天然獨的犧牲努力奮鬥,50年、100年後才能看到自由民主獨立台灣國的出現。

還有,我認為,彭教授的建國大道,有其艱苦開創革命性,需要維博(Max Weber)的魅力領袖(charismatic leaders),如1990年代的李登輝前總統,才能大開大闔、大刀闊斧邁進、走成。小英不是魅力領袖,賴清德是。

為了台灣下一代非走不可的路

這條路難走,但值得走,走得成。台灣要不亡國,非走不可。走成的台灣,彭教授一定看不到,我也一定看不到,蔡英文和賴清德恐怕也看不到。為了未來世世代代的台灣子子孫孫,我們有別路可走?我認為沒有。我的看法,小英可能不同意,我希望賴清德同意。我更希望越來越多一代又一代的台灣人同意。

2天後我預測1月11日總統大選小英必大贏。我的預測被很多朋友罵為豪賭,說我是我「無可藥救的樂觀主義者」(incurable optimist)。罵得好,也可能得對。如罵對,我預測錯,韓國瑜贏,當然這篇論述變成廢話連篇。

不管如何,反正我一定看不到20、50、100年後的「劇終」(endgame)。誰要和我豪賭天下?我樂意奉陪。(2020/01/09)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