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我終生敬仰的陳智雄烈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我終生敬仰的陳智雄烈士

 2016-02-09 12:44
為台獨理想而犧牲的陳智雄烈士。(劉重義/提供)
為台獨理想而犧牲的陳智雄烈士。(劉重義/提供)

新春過年前2月6日,劉重義教授從台北打電話來多倫多給我,說今年2月18日是陳智雄烈士百歲冥誕,台灣人社團將在3月12日替他舉辦一場隆重嚴肅的敬悼紀念會,並出版文集永留台灣史敬懷陳智雄的英靈。筆者早年在白色恐怖時代受難時,從他被關進警總看守所就睡在一起,牢中大家都尊稱他陳桑,有長達六個月時間睡在陳桑的身邊,1963年5月28日也含淚恭送他壯烈勇敢為台灣獨立捐軀。

幾十年來,台灣有些人認為228和白色恐怖的賠償、補償基金會,受理的被槍決犧牲者都是冤魂,那是不對的,台灣人仍然有像中國歷史上岳飛、文天祥等一樣氣節高尚,視死如歸的英雄烈士。宋朝亡國後,勝利者雖是北方蠻族,但依然尊崇岳飛、文天祥的志節,為其立碑建祠給後人拜祭,留芳後代。1959年12月被國民黨特務從日本綁架回台的陳智雄烈士,不屈服不投降不接受官位享受榮華富貴。國民黨在國際人權輿論壓力下將他釋放,但陳烈士還是四處傳播台獨的福音,至死永不停息。

現今台灣政府邁向民主體制,政權換黨,總統換人,理應更加尊崇敬奉這些有崇高氣節的烈士英靈,為其建祠立碑,永為後人敬仰效法。過去都遭立法院中國國民黨立委反對,這次代表咱台灣人的民進黨獲得68席,已掌控立法權,期盼能趕快為台灣獨立和過去為台灣這塊土地反抗強權遭受殘殺的英雄們,建立一座宏偉的紀念祠,讓台灣人永久追思敬悼。

二年前,台獨日本和美國本部主席都在找當年和陳烈士關在一起的難友。住在印尼的陳雅芳(陳智雄之女)也接到台灣政府還她扣押50年父親槍決前留下的遺書。半世紀來,她一直認為父親是個寡情無義的人,讀完遺書方知父親臨死都還惦念著兒女,因此決定從印尼回台,尋找當年和父親關在一起的朋友,探尋一些父親的形影情事。筆者自陳桑入獄就睡在一起,看他被死刑起訴,恭送他壯烈勇敢成仁,因我旅居加拿大多倫多,無法回台見陳雅芳女士,謹以此文敬懷陳智雄烈士。

筆者1962年7月23日被關進台北市青島東路3號警總軍法看守所14號牢房。那時一間10尺深、18尺寬、由木欄杆圍成的囚室內,關了14人,一人只睡1.28尺寬空間。時逢炎夏,大家脫到只剩內褲還是熱汗直流。我還沒適應牢房生活的時候,就來了一位40多歲中等身材約170公分高的難友,他的體態壯碩,面容俊朗;最令人察疑的是,他有一頭淺金黃色頭髮,貌似西洋人。按慣例,後來的人要從最裡面的馬桶蓋睡起,我自然升上一級,新來者也同時會被難友們「審問」犯了何罪?

那位先生毫無懼色坦然告知:他是陳智雄,台灣屏東人,自小被送到日本讀書。東京神田錦城中學井上英語學校畢業後,進入外務省服務,也繼續在興亞學院進修,能懂中、日、英、台、荷蘭和馬來六種語言。東南亞戰爭時被徵調到印尼擔任翻譯官,戰後留在印尼做珠寶貿易,娶了混有荷蘭血統的女子為妻,隨後並協助蘇卡諾爭取印尼獨立。

陳智雄說,他不甘被中國割棄的台灣在戰後不能獨立建國,知悉旅日台胞在日本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並推選廖文毅博士為大統領時,即和臨時政府取得聯繫。他以蘇卡諾總統高級顧問身份,獲得廖文毅博士委派為「駐東南亞特使」。後來蘇卡諾屈服於中共,將陳桑逮捕入獄,然後將他驅逐出境。他輾轉回日本,積極推動台獨。結果,被國民黨特務買通日本移民局,騙他到移民局報到後,下手綁架押送回台灣。在調查局被偵訊將近一個月,因旅居日本許多台胞每日向日本移民局舉牌、發傳單要求釋回陳智雄,後來調查局答應給陳桑自由,每月並付予二千台幣等於省府委員的待遇,但要求陳桑不要搞政治活動和發表不滿政府的言論。

陳桑自由後,在屏東住一陣子後,搬到羅東,住在白蓮寺出家當比丘尼家妹的庵內客房。但陳桑心腦中的台獨理念永不熄滅。他在屏東和羅東公園見人就公開倡言台灣獨立信念,並免費教授英文,吸收蕭坤旺、戴村澤,成立「同心社」,不為調查局所容,把陳桑和其他兩人逮進牢內。

那時牢房內14人中,大約有一半是傾向台獨思想的,他們判斷陳桑的案情非常嚴重,都勸他要聘請律師辯護。但他卻說:「我幫助過印尼獨立戰爭,雖然坐過印尼的牢獄,落後國家的牢房都有冰箱、床舖、通風設備等,國民黨的政治監牢比豬欄還糟,我受不了,我準備捨身台灣獨立運動。」果然,他被二條一死刑起訴,而且從未寫下一句自我辯護的答辯狀,判死刑也不求上訴,堪稱台灣獨立第一勇士。

在獄中,後來牢房改建,筆者調到第10號房,陳桑關進斜對面的19號房。1963年5月28日凌晨五時許,天未亮,好幾個獄卒在監獄官鄭華的監督下,悄悄打開19號牢房。三個手腳俐落魁健的獄卒衝進房內,敏捷地按住熟睡中的陳桑,將他雙手反綁,用手銬銬住。但陳桑以銬著鐵腳鐐的雙腳用力敲響聲音,全牢房都震動了。我也驚醒,抬頭看到陳桑被二個獄卒一人一手,像抓雞鴨翅膀般地拖出牢房,地板上畫出一道鮮紅血跡,同時聽到陳桑用日語大聲喊出:「台灣人萬歲!」接著再喊出:「台灣獨立萬歲!」再接著一聲「台灣獨立萬歲」後,隨即有一獄卒掏出像手帕的東西塞進他的嘴巴,一群獄卒殘暴地將陳智雄先生拖向刑場,連讓他昂首挺胸勇敢邁向就義之路都加以剝奪。那年陳桑49歲,是蔣家政權殘酷對待台灣獨立烈士的卑鄙方式。陳桑,請安息,台灣歷史一定會記下您灑熱血輝煌犧牲的一頁。

……………………………………………………………………………………………………………………………

活動通知:海外熱心台灣人已將「台灣民族英雄陳智雄烈士百年冥誕徵文比賽」前三名獎額,從原先的NT8,000、4,000和2,000加倍提高到NT16,000、8,000和4,000。請鼓勵您認識的台灣學生參加比賽。截止日期是2016年2月21暗時12點前,以電子郵件附加文稿寄至:TaiwanNC@gmail.com。詳細辦法請參閱〈台灣民族英雄陳智雄烈士百年冥誕徵文比賽〉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