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邪惡是愚昧製造的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邪惡是愚昧製造的

 2020-02-16 11:07
中共一黨專政之下,人民已經習慣充當服從黨領導的羔羊,人民不關心政治,讓愚昧當道,下場當然是養出一個最邪惡的政權。圖/取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共一黨專政之下,人民已經習慣充當服從黨領導的羔羊,人民不關心政治,讓愚昧當道,下場當然是養出一個最邪惡的政權。圖/取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偉大的強國面對「武漢瘟疫」,一大堆荒腔走板的動作,再度把這個國家的不文明,曝露在世人眼前,被隔離的所謂「輕症病人」,在「方艙隔離所」大唱紅歌 :「跟著黨的腳步走,建立新中國」,瘟疫當前,還舉辦入黨儀式,甚至違反病人守則,大跳廣場舞,增加交叉感染風險,不久前,一位廣東大媽,喜歡跳廣場舞,更愛唱紅歌,為了向朋友證明「信共產黨可以得永生」,還刻意不戴口罩,後來感染武漢肺炎死了,大媽先生把這段故事鋪上網路,沒多久,這位老公和孩子全部被抓去隔離了,證實共產黨並沒有打敗病毒。

邪惡炒作「信共產黨得永生」

為了營造正面形象,2月13日,「方艙隔離所」特別弄出一個病人出院儀式,送鮮花說好話,一位病人說「剛進來很不習慣,現在倒反而不想走了,因為吃好睡好,被照顧很好」,一位網民說:「肺部醫好了,腦子卻燒壞了」,後來才發現,這是一位專門配合官方的「托兒」,曾經扮演過護士,現在扮演病人,所謂「托兒」,就是配合詐欺犯,唱雙簧的人。

台灣的專業醫師,看到一個自稱醫院的「方艙隔離所」,病床排列方式,就是解放軍的野戰方法,沒有呼吸器設備,沒有心臟觀測器,如果說,這樣的設備可以救人,實在令專家全部昏倒,但是,共產黨就是有辦法呼攏中國人,把「信共產黨得永生」這一套,炒作到最高點,你說他聰明,不如說邪惡。

中國人民抵抗瘟疫的荒唐,正好是毛語錄時代的後遺症,文革時代,信毛澤東得永生,醫院醫生開刀前,不是先洗手消毒,而是先拿「毛語錄」出來朗讀,開刀成功就是毛主席保佑,失敗的話就是醫生朗讀不專心,把專業科學工作,徹底世俗化,低智化,就是今天中國面對瘟疫的表現。

南美作家加萊雅諾在「鏡子」一書中描述,中世紀黑死病傳染到俄羅斯大地時,北國的人民是如何和瘟疫抗爭,書中說:女人必須脫光衣服,成群結隊在雪地上,背上耕種的犁具,男人在旁邊敲著鍋子,唱著歌,意思就是趕走土地上的瘟疫。

迷信,失智,理盲的歐洲社會,必須等到500年,黑暗宗教時代過去,人本主義和理性主義興起,才知道用隔離方法抵抗瘟疫才是正確的,否則還留在瘟神崇拜,中國和台灣的舊社會就是如此,只要瘟疫發生,第一個動作,就是找「五路瘟神」祈禱,奉上祭品,這種「去瘟神」的儀典,在清國統治台灣時演變成「送王船」或稱「送王爺」的固定祭典,至今,已經成為民俗活動之一。

日治瘟疫處理不能抹滅

林瑤棋所寫的「台灣庶民醫療史」中說,台灣本來就是瘟疫之島,天花傷寒,麻疹,都曾經出現過,過去,台灣原住民平埔族知道,住居選擇住在乾淨的水邊,每日必須清潔身體,可以遠離瘟疫,但是,漢人來台後,建築習慣於成群群居,圍困成列成排,卻也增加瘟疫的傳播風險,清治時代220年,台灣瘟疫頻傳,根據統計,來台的漢人致死的三大原因中,瘟疫僅次於海難,械鬥排第三,漢人群聚的地方,衛生習慣不佳,這也是發生瘟疫主因,瘟疫發生後,只會拜瘟神,送王船,群眾聚集,如同俄羅斯女性在瘟疫來臨時脫光衣服,在田裡又唱又跳,沒有兩樣,聚集群眾的下場,就是增加傳染機會,但是,日治以來,日本人知道瘟疫是會傳播的,所以日本警察會在瘟疫發生的家屋外面,圍起封鎖線,任何人不可進出,並且把死者立即火化,在相信風水土葬的漢族文化中,被視為對死者不敬,當時,強制火化已經是很大的創新,如果沒有強勢政府,肯定無法做到。

日本人治台,功過暫且不論,至少在處理瘟疫上,給台灣人先進的衛生醫療觀念,這一點是不能抹滅的。

1918年,西班牙禽流感H1N1在世界大流行,造成2000萬人死亡,當時台灣也沒有倖免,根據統計有70萬人感染,2萬5000人死亡,死亡不多,當然要歸功於日本人治理台灣,在衛生教育的努力。

武漢封城,是對是錯,暫時很難論定,但是,封城之前,沒有在醫療能力上安排,也給人草菅人命的感覺,所以,武漢人民抱怨,自己是被中共官僚主義犧牲的人。

中共是否邪惡到要犧牲8000萬湖北人,用來拯救全中國,我們沒有正確的證據,但是,中共一黨專政之下,人民已經習慣充當服從黨領導的羔羊,人民不關心政治,讓愚昧當道,下場當然是養出一個最邪惡的政權,中共可以對維吾爾人下重手,漢族人不敢說出正義的話,現在,中共已經對漢族下重手,把說真話的人全部送進牢裡,掩蓋所有真相,最後就是愚昧橫行,大家高唱「共產黨最偉大,信黨得永生」,原來,愚昧是邪惡的製造者。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