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學運悍將林飛帆熱血反服貿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學運悍將林飛帆熱血反服貿

 2014-03-22 01:31
簡介:

生日:5月19日

出生:台南市

學歷:新化高中

成功大學政治系

台灣大政治研究所

經歷:成大零貳社社長、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

野草莓學運、ECFA學生監督聯盟召集人

兩岸協議監督聯盟世代正義小組成員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召集人

「馬英九,明天中午12點半以前立即給我們答覆!」「王金平,不准攻堅,不准動用警察權!」 站在全國最高民意殿堂的立法院議場主席台前,拿著麥克風聲嘶力竭、態度堅定的對馬英九和王金平下最後通牒的,不是立法委員,也不是在野黨主席,而是一位25歲的台大政研所學生,林飛帆。

林飛帆,是近年來學生運動的帶領者、各項社會運動的熟面孔,也是這次「318人民佔領立法院行動」,帶領數百位學生攻占國會議場的重要學生領袖,不僅創下學生運動史新的里程碑,也寫下台灣運動史的新頁。

2008年野草莓運動時,林飛帆還只是個18歲的成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在歷經學生運動的挫敗後,不但沒有灰心失望的不想管政治,反而成了異議性社團「成大零貳社」的創社社長(02,發音為台語的「抗議」),考上台大政研所後,不但是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也是ECFA學生監督聯盟召集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召集人。

跑副業,也跑法院

因積極參與社會改革,帶領學生運動的「副業」太多,身為研究生的正職-寫論文,卻遲遲沒有進展,大家最關心、最常問他的一句話是「論文寫到哪了?」、「什麼時候畢業?」,連中正一分局的警察「阿吉」都會打電話關心「你論文寫完了沒?」,「你是寫到封面?還是標題?」,他的回答很文青:「題目有自己的生命,而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還會自嘲:「先寫論文,再搞台獨!」。現在,他又多了一個副業,每週一次的報紙專欄,論文還沒寫完的他,倒是先寫起了專欄。

除了跑不完的「運動副業」,林飛帆還得跑法院,2013年8月16日苗栗縣政府廣場的「拆政府.護苗栗音樂會」活動,有群眾向縣府丟雞蛋、撒紙錢,造成1人眼睛受傷送醫,被苗栗地檢署以「傷害」罪提起公訴。讓林飛帆傻眼的,不只是他被以原本認為最不可能的「傷害罪」起訴,之前苗栗警分局要調查「妨礙公務」,竟然把應該寄到台南給他的傳票,寄給了一位在台中和他同名同姓的林飛帆!

面對警察、政府的恫嚇威逼,林飛帆不但不認罪,還強調,檢調應該辦的,是濫權追訴、弊案多端的苗栗縣政府!他曾在臉書上寫道,苗栗大埔,反服貿、反媒體壟斷等抗爭,都不是突然就搞得很激烈,都是經過多次的溝通未果後,所不得不採取的最卑微的肉體抗爭方式,馬政府執政下的抗爭經驗,已經告訴我們,這些手段可能都不見得有效了。他警告馬政府,人民的訴求你不回應,站在人民對立面,若還要用法律濫訴,你根本是逼人民革命。

性情中人,被迫轉大人

身為318反服貿占領立院的行動總指揮,肩負著上百位學生安危的責任和壓力,在媒體及各界的關切下,忍不住真性情,在鏡頭前流下男兒淚,真情流露的對著家長們溫情喊話:「如果你的兒女在現場的話,請電視機前的爸爸媽媽、家人朋友不用擔心,他們是在替台灣的民主建立一個新的契機,深化台灣民主」,請大家放心,因為他們有萬全的準備,有非暴力的抗爭原則,盡可能不要讓同學受傷。

其實,這不是林飛帆第一次在運動場合流淚,2012年11月26日,他帶著學生上街「拒黑手,反壟斷」,夜宿行政院時,要求陳沖出面接受陳情,卻換來官員的冷漠以對,相應不理,此時的林飛帆,淚水止不住的哭著向同學們說對不起,要求和陳沖見面的任務沒有成功,必須請大家離開…..。

「我們這個世代其實是晚熟的世代,很多人在現在才被迫要轉大人」,林飛帆曾在臉書上這樣寫道。正因為不斷的被迫轉大人,練就了熱血青年的膽識與使命,頻頻向馬政府下戰帖,毫無懼色、毫不退讓,即使喉嚨早已沙啞、「燒聲」,還是繼續吶喊「決議無效」,怒吼「退回服貿」,馬英九不回應、王金平不出面,誓言無限期抗爭,絕不撤退,絕不讓馬政府好過!

(照片攝影:黃謙賢)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