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伊拉克和伊朗的蝴蝶效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伊拉克和伊朗的蝴蝶效應

 2019-12-04 09:53
伊拉克人口4,000萬,4分之1人口每天收入不到2美金,長期處於三餐不繼的狀態,失業率飆升到20%,難怪要上街造反。圖/擷自美國之音網站影片
伊拉克人口4,000萬,4分之1人口每天收入不到2美金,長期處於三餐不繼的狀態,失業率飆升到20%,難怪要上街造反。圖/擷自美國之音網站影片

「一隻蝴蝶在中美洲拍了翅膀,卻造成太平洋的颱風」,這是蝴蝶效應理論,大家耳熟能詳的金句。

12月1日,經過60天無大咖的反政府運動,伊拉克總理馬蒂終於請辭,獲國會批准,儘管政府用斷網,阻止群眾串聯,但是,仍然無法阻擋這場從巴格達興起,蔓延到全伊拉克的群眾運動,群眾用汽油彈、石頭,攻擊鎮壓的政府軍,高喊向香港學習。

這場運動已經在武力鎮壓下,408人死亡,10,000多人受傷,但是問題並未解決,更令人關心的是,伊拉克的示威波及兩伊聯盟的伊朗,這個被美國視為邪惡軸心的國家,情況也不妙,無形中能夠喘一口氣的卻是美國,如果中東的大患,可以自然消除,美國將可以用全部精神對付中國,這是西方世界的利多。

伊拉克失業率飆升20% 

2003年,美國推翻遜尼派的獨裁者海珊以來,為了伊拉克的民主重建,灑下不少銀子,沒想到伊拉克在民主復原的道路上,一直是多數的什葉派掌權,走來坎坷,而且政策向鄰國同為什葉派掌權的伊朗傾斜,最後結成兩伊同盟,美國勢力逐漸被趕出中東,倫敦政經學院中東研究中心的賈瓦德說:「基本上,伊朗已經控制伊拉克上層政治17年」,也因此,在這次60天的伊拉克示威中,伊朗駐巴格達大使館,也被憤怒的群眾放火摧毀,伊拉克人認為,伊朗綁架伊拉克,並且在這次示威中,伊朗跨境協助伊拉克進行武裝鎮壓,使伊拉克的政治經濟無法前進,示威群眾喊出,「改組政府、建立新憲、重建國會,我們只要尊嚴」,真正導致這場60天示威的主要原因,還是經濟問題,伊拉克原油輸出是全球第四,但是,很顯然人民沒有受到石油輸出的福利,伊拉克人口近4,000萬,4分之1人口每天收入不到2美金,這些人長期處於三餐不繼的狀態,失業率飆升到20%,更糟糕的是,伊拉克受到宗派政治左右,遜尼派信徒想要找工作被排斥,但是上層官員卻養尊處優,美國人離開後,很多被戰爭摧毀的基礎建設,至今沒有恢復,很多地區沒水沒電,人民處於蠻荒生活,政府遇到民眾示威不滿的時候,口口聲聲會盡量改善,問題是僅止於口頭呼攏,人民對政府這種欺騙已經厭倦,不滿的情緒,終於累績成為運動的火源,而這種對經濟生活差距的不滿,爆發的庶民革命,已經不只是伊拉克,南美的智利、委內瑞拉,最近也是群眾運動不停。

就在伊拉克的群眾運動進入衝突最激烈的時刻,11月中旬,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宣布油價調漲50%,每月限購油品60公升,也引爆伊朗的示威運動,迅速擴大到百座城市響應,群眾燒毀加油站、破壞銀行,鎮暴部隊用實彈開槍,國際特赦組織說有一千多人被捕、一百多人死亡,為了停止示威,伊朗政府宣布全境斷網,對境外也封鎖消息。上月底,伊朗政府認為,這場運動是美國CIA居中挑動,並且逮捕8位所謂美國情報員,更激起美國對伊朗制裁;而伊朗則在上月30號,宣布中俄伊朗將進行聯合軍演,表示邪惡軸心國無懼美國的壓力。

伊朗貨幣無量崩跌

伊朗上月初剛宣布,在南部胡茲斯坦地區發現蘊藏540億桶的原油,全球蘊藏石油排第二,人民剛剛迎接喜訊,但是,自己國家的汽油卻上漲,這一點令人民無法接受,事實上,伊朗因為發展核彈問題,被聯合國經濟制裁以來,伊朗的貨幣里爾已經無量崩跌,市場上缺乏美元支撐,整個國際貿易受限,雖然中國仍然持續支持伊朗,但是無法照顧到所有行業,很多行業或工廠缺乏進口的原料來源,價格當然持續上漲,如果不是多數人民依然可以保持反美的精神力量,而政府也把生活困難轉嫁到到美國的經濟制裁身上,讓群眾找到發洩的出口,藉此來戰勝物資的缺乏,否則這個國家的人民生活早已崩潰,老百姓擔心,一但汽油漲價,勢必帶動新一輪的物價波動,升斗小民生活肯定會更艱困。

伊朗也是什葉派信仰居多數,這一點和伊拉克相似,因此結成同盟也順理成章。過去伊朗在巴勒維國王時代,雖然也是獨裁統治,但是巴勒維國王政策親近美國,也對西方文化表達歡迎,八零年代伊朗表現開放和活力,人民生活水平也很高,穆斯林女性在伊朗大大解放,德黑蘭甚至被視為小巴黎,女性的作風大膽,與西方女性無異,這些表現當然引發傳統伊斯蘭主義者憤怒。1979年,長達50年的巴勒維王朝統治,被人民革命推翻,憤怒的群眾佔領美國大使館,綁架使館人員,引爆人質危機,後來被美國中情局用五鬼搬運方法救出人質,好萊塢電影「亞果出任務」,就是描述這一段故事。從此,美國和伊朗之間種下死結,再加上伊朗堅持發展核彈,美伊之間關係已經回不去了。

是否美國中情局人員在伊朗策動這一場示威運動?至今無法證實,但是兩伊相繼動亂,影響中東和西亞政治,也顯示邪惡軸心的中國,號稱世界經濟體第二居然搭救無力,如果伊朗在經濟制裁下倒地不起,下一個倒地者,恐怕就是中國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