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程嬰、杵臼、月照、西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程嬰、杵臼、月照、西鄉》

2014-04-13 02:12
譚嗣同向梁訣別時說:「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酬聖主。程嬰、杵臼、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
譚嗣同向梁訣別時說:「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酬聖主。程嬰、杵臼、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

1898年戊戌變法(百日維新)失敗後,清廷逮捕維新人士,當時梁啟超要求譚嗣同一起離開,繼續為大事奮鬥。但譚嗣同向梁訣別時說:「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酬聖主。程嬰、杵臼、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

譚嗣同在乎的是:沒有逃命的人,維新大業無以為繼;沒有留下的人,皇上的知遇之恩無以為報。聖主指的是光緒皇帝,光緒領導變法,深入經濟、教育、軍事、政治及官僚制度等層面,希望大清帝國走上君主立憲,然而遭慈禧太后等守舊派強力反撲而失敗。

程嬰、杵臼的故事背景是古中國春秋時期,當時晉國大夫趙盾被奸臣屠岸賈陷害而慘遭滅門,倖存下來的趙氏孤兒(趙盾之孫,趙武)長大後為家族復仇。當時為了保存趙氏血脈,程嬰涉險將嬰兒藏在藥箱中帶出,當時杵臼問程嬰,殺身取義和忍辱負重哪一個比較難?程嬰答:忍辱負重比較難。於是杵臼要求程嬰負擔那一個困難的使命。最後杵臼殉身,程嬰則忍辱負重扶養趙武長大。

日本德川幕府時期的月照和尚與西鄉隆盛為了推翻幕府而努力,後來月照死亡,西鄉隆盛則在脫險後繼續努力,最終完成志業。

對我來說鹿兒島最重要的景點就是:《維新故鄉館》。地下一樓《維新體感大廳》放送的的《走向維新之路》,驚異於日人對於重現歷史的用心。二十五分鐘的內容,以精彩的燈光、畫面、旁白,和擬真機器人的演出,讓觀眾穿梭幕末到明治的日本。反看台灣,咀嚼歷史的功力輸人一大截,歷史事蹟的陳列往往都讓人覺得古板乏味。明明有太多故事可以用各種方法呈現,光霧峰林家林朝棟帶隊在獅球嶺打法國人,這麼精彩的故事難道沒機會以《清法戰爭體感大廳》,讓目仔少爺林朝棟跟法國孤拔(Courbet)將軍會上一會?

「一貴爽文來起叛」、「獅虎貓抗日三猛」、「二七部隊鍾逸人」,在這個統治政權頻頻更迭的台灣,我們有豐富的歷史素材可以咀嚼反思,政府官員喊著不會做、不知怎麼做的,請飛到鹿兒島,搭一段電車到鹿兒島中央站(切記,不是鹿耳島),徒步八分鐘到鹿兒島市加治屋町23番地1號的維新故鄉館吧!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