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共黨內民主,依法治國── 從黨主立憲到民主政治 座談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共黨內民主,依法治國── 從黨主立憲到民主政治 座談會

2014-11-13 09:41
中華民主進步同盟

時間: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週一)下午二時
地點:臺北市濟南路臺大校友會館三樓
主辦單位:中華民主進步同盟
聯絡人:楊雨亭(0935-140-072)
主持人:楊雨亭(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主講人:馮勝平(中國民主運動工作者、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研究)
講評人:周玉山(考試院考試委員)
    林濁水(臺灣新社會智庫顧問、前立法院立法委員)
    錢達(中華民主進步同盟主席、前立法院立法委員)
吾爾開希.多萊提(中國民主運動工作者)
王智盛(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助理教授)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
兼任副教授)

座談會內容說明

馮勝平,1954年生於重慶,文革後恢復高考,考進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1982年留學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得MBA及政治系碩士,進入博士班,六四之後,放棄學術研究,到華爾街從事金融工作,十年後轉行紐約房地產,獲得相當成功。近年來,見中國發展正在轉型路上,他從2013年3月開始給習近平寫第一封信,得到國內外網民熱烈傳頌,接著給習近平寫第二封信、第三封信,皆引起各方重視,亦招徠正反兩面的激烈支持和批評。值得注意的是,馮勝平三封信的言論尺度超過當前中國政治界線很遠,而並未遭致當局封鎖,可以看作中共對於下一階段政治改革的水溫試探,近日來《炎黃春秋》改由胡德平負責,可見政改進程處於重要階段。此次馮勝平來臺參加國立中正大學儒學學術會議之餘,託其八○年代老友楊雨亭於臺北舉辦座談會,由於「黨主立憲」可能是可見未來中共政改比較務實的路線,同時也必然引起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兩方的疑慮。茲值中共十八大四中全會高倡「依憲執政、依法治國」之際,因應中國大陸的政治變化,期望臺灣朝野對此議題深入交換意見,以為即將到來的後馬英九時代兩岸關係預作規劃。

本場座談訂於十一月十七日(週一)下午二時在臺大校友會館三樓舉行,題目是「黨內民主,以法治國──從黨主立憲到民主政治」,歡迎各界關心中國往何處去的媒體與學者專家參加。

馮勝平致習近平三封信的節錄:

習近平先生,中國現在面臨歷史的選擇──前途往何處去。對您來說,這已經不是一個理論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的問題。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您的智慧和決心,也將決定中國今後的走向。

一、黨內民主,以法治國:讓少數人先民主起來

現實上,中共這個曾經代表人民利益的黨已經在相當程度上腐化了,背離了人民。造成黨腐敗的原因不在於黨政官員的個人品質而已,而根本是缺乏監督的一元化的權力結構。因此,整黨、清黨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必須開展政治體制改革,政改是當今中國最大的政治議題。它關係到中國共產黨的生死存亡,也關係到中華民族的未來動向。目前最首要的工作是落實黨內民主,以法治國。如果說經濟改革的實質,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搞資本主義,政治改革的核心,就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逐步實現憲政民主,這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必經之路。由於民主立憲就今日中國而言,還是遙遠的未來,在目前條件下,先走一步路,應是「黨主立憲」,即在共產黨領導下解決共產黨自己權力結構與權力制衡的問題。進一步,通過讓少數人先民主起來,逐步實現全民民主的憲政。

二、黨內民主,以法治國:既得利益集團是憲政改革的動力

掌控權力需要時間,而您只有十年。未來的十年是中國政治轉型的關鍵,是對您勇氣和智慧的考驗。與蔣經國相比,您擁有太少的時間,卻面臨更多的問題。沒有人替您清除權力道路上的障礙。正如經濟改革的成功需要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政治改革的成功需要一個穩定的政治秩序。面對貪婪的官僚和腐敗的國民,一襲清正之氣救不了國家,要力挽狂瀾,只有厲行政治改革,重建國民的道德與人格。

在相當程度上,中國已被既得利益集團控制,他們也是您部分的權力基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既得利益集團是您最大的敵人,也可以是您最大的盟友。如果您以反腐、清黨、陽光法案作為改革重點,他們就是您的敵人。但是,如果您跳出運動治國的思維,以推行82憲法和07物權法為目標,就很可能贏得既得利益集團的支持中國的既得利益集團,猶如三百年前的英國貴族,他們既有公權,又有特權,唯獨沒有安全。通過光榮革命,英國貴族放棄一部分公權,保留一部分特權,換取了財產和人身的安全。同樣,今天中國的既得利益集團最缺乏的也是安全。他們做裸官,做噩夢:共產黨在,他們不安全,隨時可能被“雙規”、被查辦;共產黨不在,他們更不安全,暴民會清算他們。他們無時不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比中國社會中任何人都更期待憲政。

就黨內權力交替的形式而言,中國共產黨已經走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只要改革不失控,民主選舉在共產黨內的實現只是個時間問題。鄧小平廢除終身制,實行指定制是一個歷史進步;從指定制過渡到高層內部協商選舉是又一個進步;從高層內部協商選舉到黨內公開選舉則是共產黨擺脫封建,走向黨內民主的最後一哩。

三、黨主立憲:政治走出叢林,軍隊退出政治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在爭論什麼是中國模式?我的看法是,中國模式就是共產黨+市場經濟。儘管這一模式伴隨各種弊病——低人權、低道德、環境污染、兩極分化、貪污腐敗——它就是中國過去三十年走過的路。如果說中國前三十年的社會實踐消滅了貧窮,今後三十年的目標就應是消除不公。貧窮和不公,是三千年來中國社會動盪革命的兩大根源。消滅了這兩大根源,中國就有可能走出王朝迴圈。

在人治社會中,政府告訴人民享有什麼權利,凡是政府不允許的,人民都不能做;法治社會下,人民告訴政府享有什麼權力,凡是人民不允許的,政府都不能做。

美國制憲的基礎是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中國則首先應是黨、政、軍三權分立。各國憲法源於不同政治文化,歷史背景,必然有不同的特徵。在中國,什麼時候黨的領袖不再清洗軍隊領袖(毛澤東整彭德懷、林彪),軍隊領袖不再逮捕黨的領袖(汪東興、葉劍英逮捕“四人幫”),政府領袖不再在黨軍領袖之間走鋼絲、裝孫子(周恩來文革中在毛、林、江之間搞“中央政治”),憲政就算開始上了軌道。當前不立足於中國現實搞自己的憲政,立刻學美國的三權分立,中國學不起。一定要學,只能是天下大亂!

軍隊國家化問題已經談了多年,卻始終不著邊際。現實情況是,中國目前連黨和國都分不開,國家都是黨的,軍隊就是國家化了又怎麼樣?還不是受黨領導。沒有民主憲政,不界定黨、政、軍各方的權責,“軍隊國家化”只能是個偽命題。

毛澤東之後,國人再無信仰,除了金錢和權力,今天的中國人什麼都不信。沒有人能夠重建國人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也沒有人願意發起一場天下大亂的革命。這是一個“人人要發財,個個想腐敗”的國家;這是一個“全面潰敗”的社會;這是一個拜金主義的“小時代”。吊詭的是,正是在這個道德淪喪、物欲橫流的時代中,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沒有了運動的資本,卻陰差陽錯地獲得了立憲的本錢。

革命是窮人的節日,立憲是富人的本能。今天中國離自由也許還很遠,但它離憲政卻很近。當人們什麼都不信的時候,立規就成了必須;當人們害怕失去的時候,立憲就有了可能。

習近平先生,憲政是一條艱難的路,但中國別無選擇。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