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當走經「台北刑務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當走經「台北刑務所」

2019-07-16 12:45
「台北刑務所」圍牆遺蹟。圖/取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網站
「台北刑務所」圍牆遺蹟。圖/取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網站

昨日下晡 ,雨中我走經「台北刑務所」北圍牆,慣性駐足懷思。拆走了那一列百年的檜木宿舍,讓柯市長的豪宅,裸露在新建公園右端的視野中。

我看到了圍牆的側門,而柯市長在他的陽台上,可以俯視更清楚。他可知這個門在旁邊就是行刑處,有多少被處決的遺體一具具,從門內運出,再從宿舍和圍牆之間的小路送走?他賞心悅目,綠樹绿茵,卻能無感於圍牆內,長遠開闊的時空存在?他是市長,他是教授,他無感百餘年的萬計受刑人的故事嗎?

十年前,我搬到了金華街,一開落地門,刑務所擁入了客廳,從此彷彿是哭泣哀嚎的音響,時時繚繞我的心際。我研讀它,關心它。大家只知華光社區,只知道護樹,我先恢復台北刑務所之名,讓大家知道是百年的監獄,也是反日反蔣的政治監獄,是台灣監獄文學的發祥地。台灣追求自由、平等、獨立著名的工農運者、革命家、醫師、詩人、作家,大多在這裡曾留下他們深刻的印記,我常在陽台上尋找眼前的可能出現的幻影…。替他們編織有待書寫的可歌可泣故事。

5年前,在刑務所被拆的現場。我主持呼籲保存台北刑務所記者會,市長候選人姚文智也來了,立委、市議員不少,唯獨家在刑務所北圍牆外五十公尺的柯醫師沒有來,我當時不以為意。嘆息的是沒有多久百年的日式建築歷史的見證,被郝龍斌市長拆得精光。

如今,這一大片約有兩三甲的草地,土地歸國有財產局。只要中央政府能夠認識這個台灣人最大的血淚歷史現場的重要性,將來可以作為台灣精神的圖騰,可在日本的總督府、中國蔣介石公園的東方,建設一個「台灣歷史紀念園區」,能立一座比總統府高的「台北監獄紀念塔」,非敏感之事,小英總統一聲令下,何事不成。

阿扁時代說這裡要開發建設如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區。附近的居民喜歡有公園,不喜愛華爾街的金融建築,但如果又變成商業區,讓周圍的房屋漲價,居民在正課資本家的操作下恐怕成為阻力。

台灣沒有歷史教育,附近的居民,不知道這裡原來是監獄,毫無歷史感,可悲。

百年政治監獄 台灣人最大的血淚歷史現場

民進黨政府從阿扁到小英都不够用心推動主體性的台灣文化和思想,唯有文化思想教育,才能建構台灣國家意識和認同,如果全民認同台灣,不可能有親中的政黨。

8年前我就強烈支持沒有政客羶味的蔡英文當總統,學界後援大會,與小英共在台上,我陳述對台灣文化教育的期待。

她上任以來,我卻沒有盡智識份子之責,也許老而無用了,沒有公開批評蔡英文的文教政策與成效。文化部不只是表象文化,不只是表演藝術。教育部屢屢見錯不說。我常覺得文教,似皆不知有最重要的深層思想底蘊的內涵,要談的具體事情很多我只舉一事。小英既有原住民客家Holo血統的多元優勢,對原民、客家做了不少事。但原住民恢復本族名的人,受到主流社會的歧視,小孩不敢用自己 本族的名字,在學校感受沒有尊嚴,這乃是在社會文化丶和學校教育沒有強烈引導台灣人是多元民族,多數人還都有南島民族的血缘,這也能夠抗拒中國民族主義的滲透,讓台灣人都會自己說:「我們也是南島民族的子孫。」

最後回到台北刑務所,如果這塊台北市中心的最珍貴的土地,被開發而消滅台灣人的血淚歷史,小英政府難卸其責。(2019年7月13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