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聯合國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它已經失敗30年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聯合國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它已經失敗30年了

2020-01-13 10:11
聯合國秘書長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制定切實可行的具體計劃,到2050年將其國家淨碳排放量降至零。但是,聯合國的氣候程序是否符合目的?圖/作者提供
聯合國秘書長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制定切實可行的具體計劃,到2050年將其國家淨碳排放量降至零。但是,聯合國的氣候程序是否符合目的?圖/作者提供

全球變暖正在加速,這增加了歐洲發生嚴重熱浪,澳洲、美國西部發生致命性大火以及海洋日趨溫暖,引起的大規模熱帶風暴的可能性。在溫室氣體排放量仍在上升的情況下,沮喪的激進主義者走上街頭,向政界人士施壓,要求他們信守諾言。

布魯諾․羅德里格斯(Bruno Rodriguez)只有18歲,他在自己的祖國創立了阿根廷氣候青年組織。該組織在2019年5月的全國代表大會上,吸引了8,000多名示威者,其領導人與參議員一起在7月17日通過了一項決議,宣布發生氣候緊急情況。他說,科學很明確:如果世界要避免大規模的環境和人道主義危機,每個人都必須採取積極行動。「沒有中間立場,」羅德里格斯說。「我們需要徹底的產業轉型。」

叧一位16歲女生,是由瑞典氣候活動家葛麗泰(Greta Thunberg),對當前行動速度緩慢,問題的緊迫性之間的反差,痛斥世界領導人對「一切照舊」的做法。她說:「後代的目光都注視著你。」她顫抖憤怒的聲音說「如果你選擇讓我們失敗,我會說我們永遠不會原諒你。」

2019年9月在紐約舉行的全球氣候峰會,全球150個國家的團體舉行罷工,這種新的積極行動得到充分展示。這次會議是在巴黎氣候協議簽署後,近四年達成的,該協議旨在將全球溫度限制,要比工業化前的水平只高1.5–2°C。聯合國的目標是要求各國,明年提交新承諾計劃。在各國承諾大幅削減溫室氣體的時候,數據顯示,儘管達成了2015年協議,全球碳排放量在2017年增加了 1.7%,在2018年進一步增加了2.7%; 據估計,2019年的增長率將創紀錄新高。部分原因是中國和印度等地對煤炭的需求增加。此正突出二氧化碳污染和氣候正義問題。

中國(27%):中國是最大的CO 2排放源,其排放量正在增長,而其他主要排放國則轉危為安。氣候行動追踪(Climate Action Tracker,CAT)表示,中國有望在2030年之前達到其排放峰值(符合其巴黎承諾),但這與將全球變暖保持在2°C以下是不一致的。

美國(15%):美國的排放量在2018年激增,但在過去十年中總體上一直在下降,因為煤炭的使用量下降了,有利於天然氣和再生能源。然而,川普總統正在削減限制溫室氣體污染的規定,並希望該國退出《巴黎協定》。

歐盟(9%):隨著時間的推移,這28個歐盟國家的CO 2排放量占總排放量的五分之一以上,但自1990年以來,她們的集體年度排放量下降了20%以上。一些估計表明,歐盟有望實現其巴黎目標。煤炭使用量正在下降,但仍然是主要的排放源。

印度(7%):按人均計算,印度對全球變暖的貢獻遠少於其他大國。儘管其能源使用和煤炭消耗增長迅速,但該國也正在成為使用再生能源的領導者。

俄羅斯(5%):蘇聯解體後工業崩潰導致CO 2排放量暴跌,但此後一直在上升。俄羅斯對太陽能和風能等再生能源的投資很少,而CAT則將俄羅斯評為最低。

其他前五名:日本(3%),伊朗(2%),沙特阿拉伯(2%),韓國(2%)和加拿大(2%)。全球2018年共排出二氧化碳10億9557萬噸。


最新的科學表明,世界變得越來越熱,全球變暖的危險越來越明顯,颶風越發激烈,乾旱時間越長,熱量記錄也越多。圖/擷自NASA,作者提供

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令人失望

峰會召開之時,最新的科學表明,世界變得越來越熱,全球變暖的危險越來越明顯,颶風越發激烈,乾旱時間越長,熱量記錄也越多。最大的排放國(中國,美國和印度)在減少其對氣候變化的貢獻方面做得還不夠。其他主要排放國的承諾仍未達到政府間小組會議所要求的水準。雖然,許多國家正在努力實現其(已經很弱)目標,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仍在上升。這對於激進主義者來說,因為排放量最大的國家仍然不願意簽署更嚴格的氣候目標。

印度總理在峰會上的講話中承認,世界對氣候變化的抱負必須更高。他說:「我們必須接受,如果我們必須克服諸如氣候變化之類的嚴峻挑戰,那麼我們目前所做的是不夠的。」

中國在國家數據中心的進度提前,正在部署更多的再生能源,並增加了林地。但是中國的國家自主貢獻,並沒有使其達到攝氏2度的目標,中國也沒有宣布將增加其雄心。

不要押注聯合國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它已經失敗30年了

聯合國秘書長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制定切實可行的具體計劃,到2050年將其國家淨碳排放量降至零。但是,在這場大肆宣傳中,有必要將這次聯合國峰會與這種國際會議30年的歷史聯繫起來。197個國家根本沒有希望,就任何有意義的氣候行動達成一致,只是徒勞的希望。特別是當涉及需要到龐大的金錢和權力時。

從1950年代後期開始,科學家們就知道二氧化碳正在積累,這可能是個問題。1994年3月,在里約熱內盧峰會召開兩年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成為法律。當1997年達成擴大《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京都議定書》時,儘管其中的碳交易和其他經濟手段旨在使美國人滿意,但她並沒有作出認真的減排承諾。在2015年不具約束力的《巴黎協定》拼湊起來的,基於以前丟棄的「承諾和審查」機制,其中有創造了未兌現的無盡承諾。美國於2017年6月退出了《巴黎協定》。

有人會爭辯說,試圖讓197個國家在任何事情上達成共識是愚蠢的。20年來,國際關係專家、批評家一直在質疑聯合國是否是進行氣候談判的合適場所。早在1983 年,美國的一些政策分析家就表示,由於其政治複雜性,無法解決這樣的全球性問題。

事實上,這是一個信任的問題:已經遭受氣候變化影響的人們,是否信任那些導致氣候變化,得到解決的人們承諾。

如何解決不確定性的事

氣候變化,仍然存在的不確定性以及如何解決這些不確定性,以及變暖的物理影響,在不同的政策方法下可能會發生變化。

麻省理工學院院長說:「我相信,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必須找到方法進行積極投資,以促進氣候科學的發展,並使減緩氣候變化和適應技術的成本大大降低:價格低廉,足以贏得廣泛的政治支持,每個社會都能負擔得起,並可以在全球範圍內部署。」

牛津大學物理學教授雷․皮埃爾․休伯特(Ray Pierre humbert)描述了一些不確定性的剩餘根源。他說,不確定性的最大來源在於可能發生的某些複雜的反饋效應,尤其是涉及雲的情況。雲層反射陽光,因此可以提供一定的冷卻,但也可以隔熱,因此有助於保持表面溫暖。他們的動力學非常複雜,教授他說「涉及到毫米級甚至數千千米的事物之間的相互作用。」結果,「我們不知道它會變得多麼糟糕的一個原因是由於雲。」但是,這種不確定性不會引起自滿。他說:「極有可能出現一些神秘的影響使事情變得比現在的預測更好。」 相反,「事情很可能會變得更糟。」

加州理工學院環境科學教授塔皮奧․施耐德(Tapio Schneider)補充說,關於雲的不確定性包括它們如何受到空氣污染的影響,空氣污染為水滴提供了成核中心。他說,這些相互作用的模型很複雜,但是「其中一些氣溶膠作用,似乎比預期的要強。」這可能意味著總體變暖,可能會比預期的要大。

麻省理工學院大氣科學教授保羅․奧戈曼(Paul O'Gorman)說,重要的是要了解變暖的氣氛,如何根據當地條件而變化。他說:「有些國家會出現較大的季風,」例如在印度,由於大氣環流模式的變化,印度的某些地區的降雨量實際上可能會翻倍。這些變化的細節中「存在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答案對於區域規劃可能至關重要。

皮埃爾․休伯特(Pierre humbert)補充說,儘管各國做出承諾將全球變暖限制在不超過2攝氏度的承諾,但這還是有些武斷的上限。「即使我們認為我們不能將升溫停在兩度之內,我們也必須全速前進」以遏制排放。「兩度的情況會令人恐懼,但四度的情況會更加可怕。」

全球變化科學與政策聯合計劃的聯合主任約翰․賴利(John Reilly)也強調說,無論在氣候變化影響細節方面是否還有任何不確定性,「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等到科學解決之後。實際上,我們需要相反的效果。」如果可能結果的範圍很廣,則必須非常認真地對待「真正的極端和災難性影響。」在氣候模型指示的可能結果範圍中,如果氣候變化沒有共同行動,可能會使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區無法居住。即使該可能性很小,也可以在整個成本效益計算中占主導地位。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